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乘长途车远去  

2016-08-18 00:1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乘长途车远去

黎晗

 

十八九岁时,我迷恋上了一种隐秘的逃逸行为:独自乘车远行。那是些没有理由的出发,因为太具个人性,所以剔除了无聊的告别和叮咛。我现在把那种行为称作“逃逸”,并不是说我年轻时厌弃故乡,推卸某种难以承担的责任,或者是为了逃避早熟爱情带来的忧伤。我只是喜欢走,渴望离开,从“这里”到“那里”,从“这一刻”到不可知的“未来”。这种“未来”自然十分短暂,作为一个从小病弱懂事的少年,在远行的车上我一次又一次被温柔的乡情捕获,带回已成“过去”的原初的日常生活中去。我现在还能记得那种“长途车,短程客”的滋味:“未来”在出发时就被限定了长度——几天。“几天”与一生相比,只是“一瞬”,但这“一瞬”于我太重要。我日夜狂想,渴望离开和逃逸,向往着从某种具体明晰的固定化中跳出,向不可知的那里、异乡飞奔……夜晚降临,一列火车在梦中出现……我的每一次旅行都被烙上梦幻的痕迹,具有了象征的韵味。

火车鸣响,我终于再度踏上孤寂神秘的旅程。火车翻过了一座山,“一个在路上”的情景逐渐呈现。一个人, 是的,只有我自己,在暮色苍茫中,在细雨滴沥中,在漫坡红杜鹃的映照和目送下,我点燃一支烟,被远行的欲望牵引,如同一片纸屑,向异乡飘去。

异乡是一种不可确定的泛指。速度提供了无数可能,随即又无情地给予更改。没有人告诉我路在何方,也没有人知道,我临窗眺望独自不语,离开了家乡欲往何方。人在车上,车在路上,你见不到路,也见不到奔驰中的列车。速度改变了一切,你飘浮在一种全新的状态中,虽然不能接近天空,但品尝到了不断离开的神奇。火车飞奔,你见到一片水田像绿色地毯在飞旋,一座山瞬间展示了他的十二个侧面。火车穿过漫长的隧洞,穿过“虚空”,又落进春天无边无际的阳光中。被悬置,被诱引,又被弃绝,你真切地觉察到一种变化,但你无法诉说。因为过于匆急,从“这里”到“那里”只有眨眼的一秒钟。寂寞山花为你绽放,痴情守望一季或千年,却在一秒钟的凝视后秃然凋谢风永远比你更快,它能见到明天的月亮,却又回头转告:你太慢,今生永远不能抵达。一张美丽的脸庞,与我对视了一生中难忘的六小时。那是多么神奇美妙的六小时!她凭窗凝望,又把令人心动的侧影留给我,阳光一次又一次把她脸上的细小绒毛镀亮。你温和的姿势,是在悄然告诉我吗:世上有一位女子,这样地比我更孤独,在一种“遗忘”中,比我陷得更深。无名的青鸟斜飞过她眼前,给过她最真切的神示和告慰了吗?她想转述什么,当她把美丽苍白的脸庞朝向我,当她用幽深的眼睛把我注视……火车鸣唱着过桥,我疲惫地闭上张开太久的眼睛……

又一个异乡出现,几乎只是在瞬间,那让人心痛的窗前,换上了一位喋喋不休的老头。“人的一生要过很多河,而我在寻找丢失的七分钟。”他压低了声音,对全车厢的耳朵说。我怀疑这一切,怀疑他说错了往事,或者用错了表达。或许他的一生只在旅行和梦幻中飘荡,而他的梦比我要老四十年……我闭上眼睛,等待黑夜的降临。

火车的速度再度被我关注,火车向黑夜挺进,火车满载一群旅行者,向“那里”,向未来更为零碎的梦境狂奔。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