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乍如谣白雪,犹恐是巴歌”——写在《朱红与深蓝》出版之际  

2016-05-17 23:35:32|  分类: 文化档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乍如谣白雪,犹恐是巴歌”

——写在《朱红与深蓝》出版之际

黎晗

 

《朱红与深蓝》是我的第一本小说集,辑入短篇十五中篇一,二十万字201610月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1999年在《十月》发表处女作,这十七年里,我一共就写了这么一点点小说。我确实是写得太慢太少了。

小时候吃饭吃得快,母亲总是说,慢点慢点,吃那么快要去干嘛?她的意思是,吃得快的人都是要赶着去干活受累的。小时候我体弱多病,什么活都不用干,我能乖乖坐着不发烧不说胡话就谢天谢地了。母亲那样说,也只是随口说说,如果我一直那样病下去,不管吃得快还是慢,不还都是苦命孩子一个?如今,我已年近半百,吃饭还是很快,固然已经不再动不动就发烧说胡话,可我快快吃完之后,依旧是没什么事急着要去做。南方小地方的天空虽然没有雾霾,但我每日举头仰望,发现天上始终就是那么一种单调的蓝,浮云的变幻也没什么过多花样。下雨的时候,这个世界变得生动一些。夏季,我们家的第一滴雨,一般会落在南面的铁皮遮雨板上。冬天,却往往是把北边露台的花木都淋湿了,南边的窗户才传来雨的消息。我在这个小地方搬了八次家,现在这个家已经住了快十年,在可预见的未来,我都会坐在这个靠南的窗口,有时饮茶,有时发呆。四季流转,看似无拘,实则有序,一年一年,最终还是让我看见了那晨昏交替的索然无味。久坐亦有惊醒时刻,那时我就会在心对母亲说,阿娘,您不识字,您并不知道,慢也不一定好,写得慢的人,终究是比写得快的要多一些愁苦的。

母亲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我老是忘了她的忌日是哪一天,但我记得她是哪一年离去的。1999年,是的,正是我的小说处女作发表的那一年。那一年我三十岁,三十岁之前我写东西快,经常一个晚上能写几千字。母亲去世后,我慢了下来,一直慢到祖母去世、父亲去世、两位叔父去世,一直慢到老家无人居住,慢到几乎忘了我还有个老家。就这样,我越写越慢,慢到已经两鬓霜白,再快也写不了多少小说。这中间有什么联系吗?我是说难道亲人离世、朋友疏远,真的能浇灭我曾经兴致勃勃的文学热情?

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吧,然而现在我不愿多想。我这不还在写着吗,不还在出版小说集吗?而且,我自己很明确地知道,这本集子之后,我至少还会有两到三本书要出,其中一本还会是小说。

现在,我来说说这本书。出版前,因为深悔少作,我对之进行了长达十四个月的的修改润色。我不敢说慢工一定能出细活,但是这种,至少让我拥有了久违的耐心。小说集已经在线上线下书店发售,如今每个作品有了全新的面貌,虽然远离了这十六个小说修改现场,但我依然能够清晰地记得,过去这一年修旧如旧的文字修缮过程:我纠正了花蚊子有十二条细腿这样的常识错误(《智能梯子》),也在一个小角色卖肉还是卖海鲜的职业安排上反复斟酌(《国欢寺》)。枫叶做为一个南方乡镇的名字显然过于浪漫,西墩看来更为妥帖(《假肢》)。普通女秘书与副厅级领导的绯闻不太可能发生,更合理的级别要低一些(《巨鲸上岸》)。晚报报道当日黄昏事故不可实现,要让第二天上午出街的晨报来完成(《石子跑得比子弹快》)。扑克牌不可能杀死一个人,最多只能刺瞎一只眼睛(《我喜欢倾听打牌的声音》)。鹅的肚子磨不了刀片,准确的部位应该是“砂囊”(《同声歌唱》)……感谢电脑的书写和修改功能,如果没有电脑这样伟大的工具,我这样“恨不得把脑袋伸进电脑里”(我太太言)的修改根本无法实现。

略略有点遗憾的是,到交稿的最后一刻,我仍然无法对《晚期》中去鲁迅文学院进修这一情节做出修改。文中的是个作家,按照小说发展需要,他必须离开此地外出几个月,可是经过一年的考虑,我仍然无法让他换一种方式离开……师专毕业以后,我从未长时间离开这个小地方去外地生活,我也曾经渴望去鲁迅文学院这样的地方进修,然而遗憾的是,在我年轻时,从未有谁给过我这样的机会。我其实是极不愿意在《晚期》中保留这一情节的,可是经验的匮乏居然让我一直无能为力。这真是一个奇怪的遗憾,我能对二十万字做出万处的修改,却改不了我年轻时代的一次遗憾

最后我想说的是,这本小说集的作品全部公开发表过,其中九篇首发于《十月》,其他分别见于《作家》《福建文学》《大家》《西湖》《春风》。为此,我必须对以上刊物的编辑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他们是《十月》的两任主编王占军和陈东捷,三任责编顾建平、周晓枫和宗永平,《作家》的宗仁发和王小王,《福建文学》的石华鹏和杨静南,《大家》的陈鹏和马可,《西湖》的孔亚雷,《春风》的金仁顺。搜狐福建、海峡都市报曾经以专栏形式刊发过《朱红与深蓝》和《黑暗佛》,感谢当年选题的推动者吴泓和宋晖。这些作品发表之后,陆续为一些国内外重要的年选文选和选刊转载,为此也向谢有顺、张颐武、拓璐、黄文山杨晓敏、秦俑、林霆、冰峰、陈亚美、汉学Josh Stenberg等表示感谢。此外,李敬泽、谢有顺、席扬、顾建平、陈加伟、谭雪芳、许元振、杨雪帆、麦冬、高军、吴富明等评论家、作家也对这些作品做过或整体或单篇的述评点评,这里一并致谢。我是个散淡的人,如果没有你们的鼓励,终其一生,恐怕连一本小说都写不满。我要特别感谢十月文艺出版社的韩敬群总编和李成强编辑,没有你们的帮助,这本小说集不可能在这么专业的出版社出版。十月文艺出版社和十月杂志社所处的北京北三环中路6号,永远是我最感恩的地方感谢你们,没有你们这么多年不离不弃的持续扶持,我的文学人生不是今天这幅模样。

“乍如谣白雪,犹恐是巴歌”,我在小说集的《后记》中提到了一句偈语,这是我的族亲唐代高僧本寂禅师说的。这一刻,这句一千多年前的禅诗,在我的心中又有了回响。 

 

2016116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