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薛祖清:《瑞兽》的文本意义  

2016-11-20 00:14:38|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笔走龙蛇,纸添新语

——《瑞兽》的文本意义

薛祖清

 

成语是汉语词汇中特有的一种长期相沿习用的固定短语,固定的结构形式和固定的整体性意义。黎晗的中篇小说《瑞兽》却以此为灵感生发点,全面颠覆了“叶公好龙”的成语本义,在奇趣而浪漫、热情而魔幻的原创故事中,重新构建一个魅力纷呈的想象世界,探讨在不同文化背景和人生际遇下,人的内心在坚守神性时的艰难、焦虑、困惑以及彻悟之后的逍遥自恰。

俄国形式主义学派创始人什克洛夫斯基认为,文学的特性就是奇异化、陌生化,从而使形式变得更加复杂,“务求新奇”ostranenie)概念,是他对这个流派的主要贡献。《瑞兽》与这一学派的主张有着显而易见的共通性,但又绝非简单的盲从黎晗的创作具备深度的主体创新意识,着力于将文本形式的探究推向更高的层面,他以更切近读者的角度思考着:小说可以展示什么样的想象时空,小说的可能性边界到底在哪里,小说能够用什么样的拓扑和变形呈现人类现实性的生存图景?在此形式追求的驱动下,《瑞兽》以迥异于当下中国小说主流写作的崭新面貌,对叙事艺术作出了果敢的探索章回体的套盒连环结构,说书录的元小说叙事手段,终局解构的开放式结尾,晚清民国味的话本小说语言,西尾塘方言掺杂的官 话,四个专题夜话的一系列奇幻故事……黎晗在这个两万多字的小中篇里,兴致勃勃地完成了对西方后现代小说和中国民间故事的双重致敬。如此勇猛奔突的文本实验,如此奇诡有趣的语词冒险,如此活力四射的小说美学,三十年前王小波、莫言、马原、孙甘露等人笔下曾见波澜,随后这股潮流渐渐湮灭于物质主义精致的魅惑之间。从这个角度上来看《瑞兽》我们完全可以将其视为先锋小说一记漂亮的回马枪。

谢有顺先生为黎晗新近出版的中短篇小说集《朱红与深蓝》所作的推荐语称:“黎晗擅长书写南方这片湿润的土地。无论是早期清新可读的青春谜语、官场谜局、社会谜案,还是后来愈显复杂的婚姻苦厄、情爱困境、人际危情,以及近年来意旨更加丰富的人生况味,他总能融汇地域文化资源,融入现代人性思索,以此敞开小说新的艺术空间。他的叙事,角度新异,语言干净。情节简约,却蜿蜒曲折;细处幽微,而每有奇观;结构灵动,常翻转自如。如果一定要从当代小说写作中单列出‘南方写作’这一类别,我愿意举黎晗的小说为例。”关注黎晗小说写作的加拿大汉学家Josh Stenberg先生注意到,他的小说,通常都是通过一位作家的内敛视角,对各种对话与短信、官僚与官场、各种交易买卖以及旅行经历进行细腻描写,渐渐造成一种略带异样怪诞阴暗的气氛。虽然超现实和意识流的效果处处可见,他笔下的当代中国也依然瞬间可辨。”显然,这两位评论家所针对的是辑入《朱红与深蓝》的现实题材作品,“视角内敛”、“细处幽微”、“语言干净”是黎晗这小说的主要特征然而《瑞兽》不仅颠覆了古老传说的坚固本义,还颠覆了他自己近二十年来孜孜以求的“南方小说”温润凝练的风格,在拓展言说的可能性方面具文本创新的当下意义。

《瑞兽》的创作是叙写的解放,小说的构建开放自由,那些原创的故事是以一种散漫的状态进行的,种种怪力乱神的视听体验集聚于神奇的“龙耳朵”。在这里,“龙耳朵”的功能无限延展,故事也随之如一条壮阔的河流奔腾向前。龙耳朵、乌鸦嘴、十二指等是文中特有的意象,身体部件功能的置换带来了陌生化的感官体验。纷扰的视听世界众声喧哗,高蹈的想象空间此无限扩展,充盈着极为传神、独创的动感比喻。黎晗似乎沉浸于自我构建故事的拆解中,所有的人事都与日常背反,一切都不是在常态中推进,典型的例子如人物在聋哑的背后却是千里能闻,孩童身陷蛇阵却能全身而退。黎晗的叙事状物能力极强,缘于生活化的谐趣顺手拈来熠熠生辉,滑稽场景更是让人忍俊不禁,但他又能万变归宗,笔下如龙蛇游走,蜿蜒盘旋自在潇洒。从整体上来看《瑞兽》展现了一场场滔滔不绝话语欢宴,文言与白话,官话与方言,饶舌聒噪与装聋作哑,黎晗极尽了口舌探险的种种可能。叙述者九聋子的用词、腔调、语气、节奏,显然经过了作者极其用心的设计和拿捏,那些说书人特有的诙谐与自嘲,那些开场、收场的插科打诨,那些随意穿插的“神聊”,看似闲散琐碎,实则收放自如,谐趣活泼。《瑞兽》的语言刻意模仿百年前文白相间的章回体小说腔调,看似近乎口语化、白描化,裹挟其中的是饱涨奔流的乡野热情、焦虑不安的听说冲突、厮守与迟疑交替上演的神性坚守,狂欢与唏嘘忽隐忽现的主体感受。我们将来可能会淡忘其局部情节,却不会忘记弥漫整个文本的那种活跃跌宕的浓烈情绪。

从文本结构来看,《瑞兽》的创作别具匠心,四个晚上说书,上下千年,往来两地间,可行可止,勾连自然。由于以说书体推进,每段故事又精心布局,扣子暗伏,呼应自如,叙述节奏时而舒缓时而跳跃,在不动声色中形成内在的紧张感,让读者为人物的奇特命运深深吸引。《瑞兽》同时也是想象的爆发,朽木救龙、心诀唤龙、日、蛇阵奇遇、县怪病、官话泄密、五色闪电、雨花藏龙……奇人、奇物、奇遇,奇风、奇俗、奇说,千奇百怪,集于一体,血肉丰盈,自在涌动,民间化的世相、世态、世情写来声色动人。《瑞兽》更是精神的招魂,文中那不绝于耳的呼唤“龙兮归来,返故居些”,犹如某种魔咒,让人生发出一种心灵的呼号,直想遁入朽木中将神龙解救。从两千年前的木匠叶公开始,叶家已是一百零九代接连承传着呼唤龙的使命,而这个秘密却只能默默坚守不得诉说,哪怕是要饱受煎熬,乃至舍命牺牲,也要代代“神龙在心”,“绝不可与外人道”。卑贱下等人,内心生长着不绝的信仰,涌动着生生不息的精神源流“只要咱老叶家一代代这样呼唤,有朝一日,天下需要龙的时候,龙便会现身!……老叶家世世代代都要呼唤龙,倘若断了,龙便要重新回到那木头深处,再锁一万年才出得来!

总的来说,《瑞兽》作为一篇探索性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黎晗竭尽所能开拓独异于他人的言说空间,努力追求言说的种种“可能”在诸多“可能”的延展中,打造出一个完全虚构的新世界巧妙地布设了金陵城与西尾塘的距离,县官与南闽的隔阂,神龙与巷陌的对立其出发点在于对人类存在境遇的独特感受和发现,过程中以现代性的思想探讨了民间独具的信念和固守的生命意识,效果上消解了文化传统中某些陈陈相因的秩序,精神上则呈现出了一种灵魂拷问的漫游状态老叶家世世代代长龙耳朵,世世代代便是要信龙”,“龙便是龙,龙在你的心窝窝里,除了你的心哪儿藏不住——经由叶家世代家训之口,黎晗最终在这篇创作中彰显了他独特的民间立场

(本文作者任教于绍兴文理学院,文学博士,从事现当代文学教学与研究,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史和作家论。)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