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条河流的名字叫木兰(简本)  

2014-05-12 15:26:22|  分类: 散文新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条河流的名字叫木兰

黎晗

 

 

木兰溪是莆田的母亲河,她怎么看也不像“溪”。南宋大儒、写出煌煌200卷《通志》的郑樵说木兰溪,“集三百六十涧总而为一,故有无穷之流。”今人勘测,木兰溪光是干流,全长就有170多公里;其流域面积广阔,达到1700多平方公里,占整个莆田市总面积的近一半。有意思的是,福建省主要水系,闽江、九龙江、汀江、瓯江,它们都叫“江”,只有木兰溪叫“溪”。木兰称溪,境内别的河流都不敢充大,仙水溪、延寿溪、萩芦溪、莒溪、后溪……在莆田,无论是山区平原,还是大海之滨,只要是移动的水流,没有一处不叫“溪”的。

一条汪洋恣肆、从西到东横贯莆田全境的河流,她的名字被叫做“溪”,木兰溪无形中增加了许多悠然荡漾的美感。然而木兰陂建成之前的木兰溪,可不是今天这样在平原上蜿蜒流淌的样子,当年的兴化平原不仅频遭上游洪水的浸漫,也饱受下游海潮的冲击。此邦民贫,不任竭作”,郑樵这样描述当年民众饱受水灾泛滥的困苦。为了在木兰溪上建造一座可蓄、可挡、可引、可排的坝堰,我们的先人没少折腾,郑樵在《重修木兰陂记》一文里说,“钱女吐愤”,“林叟衔冤”,他感叹的是前朝这两位“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草根英雄。钱四娘和林从世都是异乡长乐郡人士,时在十一世纪中后期,古人憨直,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他们从大老远跑来的。可惜钱女和林叟壮志难酬,善愿最终不得实现。没过几年,又一位外乡人,侯官人李宏来了,这次他获得了莆田当地一位高僧冯智日的帮助,李氏费资,冯僧筹谋,精英联手,历经八年鏖战,宋元丰六年(1083) 木兰陂终于成型。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莆田县丞冯文肃主持重修木兰陂。这项当时最伟大的民生工程竣工时,莆田最有名望的大学者郑樵提笔为之写下了一篇雄文《重修木兰陂记》。

郑樵褒扬木兰陂“断大川之流析而为三,故有无穷之泽……伊昔甚伟,于今有芬……源清流长,千载融融”,他这么说可能还有一份隐藏的私人感情。话说陈永定二年(558年),有个叫郑露的大儒与其弟郑庄、郑淑自永泰徙居莆田南山,创建“南湖书堂”,由此“开莆来学”,世称他们兄弟为“南湖三先生”。邑人咸谓:“莆之衣冠文物,实自郑氏兄弟开先之也”。又谓:“莆邑之称为‘文献名邦’,实肇于陈代之郑露。”

过几年,郑露奉召赴任离开莆田。临行前,人们感戴他功高泽宏,扶老携幼到溪边十里长亭欢送他。为了表达对南湖大先生的敬意,送别的人们采摘木兰花,将花朵撒向舟上、溪里。一时间溪面上水波微漾,花团锦簇。郑露的船慢慢离岸,向下游飘去,那些美丽的木兰花朵也逐水而歌,相伴而去……

郑露开莆田儒学之先,莆田人很快就掌握了儒家的礼仪之道,而且发挥得更有诗意。据说郑露钟情木兰花,南山书堂周围曾经遍植,书香与花香四溢,成为当时一大雅事。木兰花别名辛夷、紫玉兰、木笔,早春花开时,满树紫红色花朵,幽姿淑态,别具风情。早春,空气中已经有了些许暖意,这样的时节送别客人,比古代常见的那些离别场面温馨诗意得多。人们把满手满掌紫红色的木兰花朵撒向水面,对大先生表达着前程似锦的美好祝愿。此情此景堪比李白的“桃花潭水”,较之甚至更有人间温情。

此后,莆人为了纪念“南湖大先生”,就把这条溪流唤为“木兰溪”。

而六百年后,木兰陂重修竣工,欣然为这一盛事撰文致贺的郑樵,正是当年为莆田儒家文化播下种子的“南湖三先生”的嫡传后裔。《重修木兰陂记》的结句是君子之泽,不可终穷”,遥想当年郑樵写作此文时,他的心底一定泛起了木兰花在江上逐水而流的怀古幽情。

郑樵《重修木兰陂记》堪称莆田文学的扛鼎之作,我曾反复咏诵不已。在南宋后期那样羸弱不堪的时代,小小莆田能迸发出如此豪迈雄奇的文字,实在让人惊艳。与其说是郑樵赋予了木兰陂文化的光芒,不如说是木兰溪激发了他澎湃的文学激情。

木兰溪真是一条神奇的河流,四百年后,又一位莆田大儒的文学激情被她点燃,写下了另一篇“质而不浮,丽而有则”的美文。陈经邦的《重修宁海桥碑铭》首句便是:“郡东二十余里有桥曰宁海,长百丈有奇,跨溪海之吭喉,束潮汐之吞吐”。单从这个句子,我们就可体会到全文的气韵。陈经邦为明嘉靖进士,官至礼部尚书,曾被选任东宫选读官,有“昭代巨儒”之誉。

陈经邦为宁海桥写志,和郑樵为木兰陂撰文应该是基于同样的情怀。而同样是木兰溪上的水利工程,宁海桥修得比木兰陂还艰苦。史载,自元代元统二年(1334年)至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的三百多年间,宁海桥六建六圯。现存的桥,是从清雍正十年(1732年)开始、耗费15年修建的。

宁海桥为石梁式,全长225,面宽5.8,两墩之间的净跨径在8.811.8之间,比我省著名的五里桥和洛阳桥的跨径还大。过去莆田人训示小孩“吃茄要摘蒂,走桥要念志”,为的是不忘前人缔造之功,可惜现在没几个人知道,“宁海桥志”是陈经邦写的了。

宁海桥的第一个倡建者是元代莆田龟山寺僧越浦禅师。修建跨海大桥,非一日之功可成。为了做好准备工作,越浦一边募捐,一边在岸边创建吉祥寺,作为建跨海大桥的落脚点。工程艰巨,花钱多,时间长,寺僧外出募捐,渐渐泄气。造桥工场上,千辛万苦筹来的材料,也时不时地被附近百姓偷走。见此“不给力”的情景,越浦禅师很是生气,便以手指作笔,用海水作墨,在吉祥寺的石柱上写下了一对对联:“施我物必昌,偷我物必殃;入吾门不贫,出吾门不富!”

据说越浦的字犹如凿刻在石柱上一样,民众和众僧都感到震惊,自此,再也无人敢偷吉祥寺的材料,小和尚们也不敢逃离修桥工地了。

我很喜欢这个传说,我喜欢禅师生气的样子,看来即便是高僧,急起来也会骂人的。

吉祥寺至今还在木兰溪出海口北岸与宁海古桥相伴,让人称奇的是,越浦禅师当年用手蘸海水写下的对联,还有半对悄悄潜藏在石头柱子上。当地老人教我们站远了看,“很多时候,我们离一件东西太近,什么都看不见的。”

我曾不止一次带朋友到吉祥寺寻找那半对对联。我们先是过去摸了摸石头柱子,那上面除了粗糙的纹理,什么都没有。后来我们慢慢慢慢往后退去,石头上的字迹终于渐渐渐渐浮现了出来。

20110506一稿

20110730二稿

20140512三稿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