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不随,遇,而安:2014读书小记  

2014-12-16 16:36:42|  分类: 散文新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随,遇,而安

——2014读书小记

黎晗

 

随遇而安。不随遇而不安。随遇而不安。不安而随遇。不安而不随遇……人生就是有这么多种活法,倘若每个人都一样随遇一样安,挺没意思的。当然,每个人都不随遇都不安,可能更不好玩。几天前我在微信朋友圈上耍嘴皮,发了这样一段话。有朋友自以为读出了我某种幽微的心曲,追问我,你是遇,还是不遇?安,还是不安?我随口回道:不随,遇,而安。

明眼人应该看出来了,我这是拟木心笔法不随,遇,而安,这话也确乎契合我今年的阅读态度,好吧,那就拿它做标题吧。

刚才翻了翻广西师范出版社的这套木心作品集的版权页,颇有点意外,这书居然是2006年出版的。也就是说,这套十三薄册的木心,我居然反反复复读了八、九年?这样不好。不这样更不好,这是木心的口头禅,此处引用,不是戏拟,算是讨巧。是的,我想说的是,这些年来,木心散文几乎是我的至爱。今年时间多心思却散,刚好可以断断续续再读木心。温故知新谈不上,倒是更坚定了温故知故:《哥伦比亚的倒影》自不待言,体例上完美,老头难得完完整整写了一册散文;其中《竹秀》《空山》二则,清丽得让人迷醉;《哥伦比亚的倒影》《童年随之而去》等篇,也让人寂寞得遇见谁都不想说话。更钟情的可能还是《即兴判断》《素履之往》《琼梅卡随想录》三册短文集,句句如俳句如绝句,句句动人,勾人,惊人。汉语里怎么会有绝句这么精彩的一个名词呢。此外,虽无意于做所谓的木心迷,但是上下两册厚超一千页的《1989-1994文学回忆录·木心讲述》,今年早些时候还是翻了一遍。有尚未翻完的同道问感受,我跃跃然说,想去大学做讲师!这话自是戏言。然则也终于明白了,只有讲得出这一千页古今中外文学卓识的那个老雅皮,才能写出这满纸孤傲的漂亮句子呀。

重读木心之外,这一年最让我愉悦的不是别人,而是一个角落里的洪都百炼生。木心没有提到他,木心的《文学回忆录》只谈到十八世纪的中国,曹雪芹是他心目中中国文学英雄榜的最后一位。找出刘鹗(笔名洪都百炼生)的《老残游记》,源于某天浏览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这本书靠后处,鲁迅用了不少笔墨评说这册一百余页仅二十回的小书,言历来小说,皆揭赃官之恶。有揭清官之恶者,自《老残游记》始也。鲁迅目光犀利,他瞧得上眼的不会有假。然而用不到一周的时间读完《老残游记》,真正吸引我的并不是攻击官吏亦多的所谓批判性,而是鲁迅一笔带过的历记其言论闻见,叙景状物,时有可观的那些可观处,其中第一回的海上救险、第二回的美人绝调和第十回的山中雅集,堪称妙笔。

可能是因为年岁增长开始恋旧,这一年我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旧书。《重刊兴化府志》1399页,这本比一块砖头还厚的重器一直就搁在我喝茶的几案上。这本志书算是莆田文史界最权威的工具书,此前几年,为了写作一个与莆田风物有关的散文系列,我对这本书的部分内容做过用心的研读。现在,我更喜欢漫读,就是在随手翻翻的时候,我读到了陈俊卿的性格:幼庄重,不苟言笑。父死,执丧如成人,这么逼格,难怪后来他会说出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这么铿锵有力的话语。而莆田另一位名相龚茂良又恰恰是个重感情的人,父母丧,哀号擗踊,邻不忍闻。读志书让人慷慨怀古之余,时获雅趣,我尤其喜欢其中对动植物品类的记载,如蚺蛇一目有这样的介绍:相传开肋取胆,复缝合而放之,仍活,他日见捕者,辄自侧身露疮求免……”《兴化府志》里这样有灵性的文字太多了。

《重刊兴化府志》是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近年来,该社重刊了不少地方文献,跟莆田有关的有蔡襄等人的《荔枝谱》,我的散文《陈紫方红宋家香》,灵感即来自这册老文献。我还买到一本清代进士涂庆澜编辑的《莆阳文选》,在和书画家朋友饮茶闲聊时,我没少提醒他们,别动不动就写厚德载物那么无聊的条幅,买本《莆阳文选》,写写历代先贤题咏家乡的风物诗文多么风雅。林金松先生在世时,我曾邀约他选编过《玉箫吹起故园心”——莆阳先贤家乡风物百咏》,这一百首诗发表在《莆田乡讯》上,不知道是否有人关注过。这个系列还有一册明代姚旅写的《露书》,这真是一本奇异至极的好书,夏天的时候,我翻了一遍,其中有关莆田方言、秦淮风流和各地志异的篇章好玩极了。印象最深的是,书里有载,洪洞有人养独脚鬼,专门偷稻谷。有的人家养恶了很多只获利。这独脚鬼厉害,但就是怕人家骂,一骂就乖乖把稻谷送回去了。此间奇篇秘籍、诡怪荒渺种种,不逊《酉阳杂》一类。姚旅,明代商人,涵江人氏。我在涵江生活了20年,至今筑巢于此。曾动念写本《涵江笔记》, 学姚旅,类《露书》,向古人的浪漫心致敬。然而写了个开头就作罢了,如今时代昌明,家家不愁吃不愁穿的,独脚鬼可爱是可爱,但究竟是没人养了。

说到有趣和可爱,今年读到的《我们这儿是精神病院》相当有趣且可爱。这是一本随笔,作者是诗人小安,成都某精神病院护士,这本书写的是疯子和护士们幼稚园般的生活。读完,大笑,可惜很快就读完了,也可惜自己不在那个幼稚园里。

诗人多有跨界的好本事。前一阵在山西朋友作家玄武打造的微信公众号小众上,读到诗人钟鸣关于历史和文化的一个八万字访谈,读罢折服。如果你喜欢文学,又喜欢微信,建议你关注小众,真的好。唯其真,才好。

著名书法家朱以撒先生也算是跨界能手。他的散文常年高居散文刊物头条。其实,他写得最好的文字不是散文,还是有关书法的随笔。以撒先生曾赠我一册《书法百说》,今年入秋细读了一遍,颇有所得。其中思接古风且静坐法如律心有妙契等章节,让人掩卷沉思。

今年大都时间都在读旧书,我没有提到国外名家和国内新出炉的热门长篇,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心境变化,也许是艺术感觉钝化,无论是去年没读完今年继续读的门罗的《逃离》,还是刚刚获得首届路遥文学奖的阎真的《活着之上》,它们总是不能带给我木心、刘鹗、姚旅一般的妙趣和启发。

天冷了,忽然想念夏天去世的林金松先生和上个月突然辞世的席扬教授。金松先生出过一本散文集《坐看云起》,他的散文,我一向觉得品味不俗。福建师大文学博导席扬先生,他是国内现当代文学的名教授,席先生的《选择与重构——新时期文学价值论》、《知识分子心路历程——中国现代散文名家新论》等书是坊间重要论著。但是很遗憾,我去书架上找二位忘年交亡友的著作,居然一本都没找到。这又让我略略感到了不安。

2014-12-16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