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用一篇您写我的文字来悼念您:我的忘年之交——席扬老师  

2014-11-24 12:26: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悉我的忘年之交、福建师范大学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席扬先生,因突发心梗,于2014年11月23日上午不幸离世,享年仅56岁……

老席!席老师!我没有更好的方式来悼念您,与您突然辞世的悲痛相比,一切的形式都已是多余……

我用一个夜晚和一个上午的独处和回忆来纪念您,我敬爱的席老师……

这是您十三年前为我写下的文字,我找出来,贴在这个荒芜了的博客上。依我家乡的习俗,大标题用了代表悲的蓝色,副标题用了喜的红色。这是我一个人的方式。

从此以后,您远在天国,而我仍然如此无力地活着……】

 

 

 

隽思的复杂与凝重的澹然

——评黎晗三篇散文

 

□席 扬

青年散文家黎晗,已在这“边缘文类”的创作路上跋涉了多年,又恰逢散文从外围突至中心,盎然热闹的年月,为此,便使他痴情眷恋的“散文言说”生发出“幸”与“不幸”的双重意味。说“幸”者,是因为散文这一被周作人称为“文艺少子”的文学物类,终于在八十年代末至今十余年间,经“小女人”们的“抚摸”,“学者们”的“栽培”和各类“杂家”名星们的“侍弄”,忽闪之间长大成熟,并在文学舞台上揽了个“主角”位置——一时间散文滚滚,名字亦“云蒸霞蔚”起来。不言而喻,所有接触过散文者,都跟着沾了不少便宜——恐怕想歇手也欲罢不能了。黎晗恐怕也有着被这滔天热浪挟裹而来的身不由己和苦笑罢。所谓“不幸”者,我指发酵般展延的散文,犹如超级市场或夜晚马路摊点或免费入住的“话吧”,头脸齐整的、衣衫褴缕的、气壮如牛的骗子或胆小如鼠的偷儿,各色人等一一不拘均可来此一游。反倒使那些于此想做点“真生意”的人们,不胜嚣烦而意欲逃匿了。黎晗以专注、痴迷的精神跻颠其间,“不幸”的苦处谅也不少——我这样说并非无凭空言:十余年来,他常常游戈于散文与小说之间,襟怀的日益深遂与文类选择的“言说阻隔”之间的矛盾却始终存在。不过,我以为正是在这“不幸”之中,他寻求并托起了一份自我而又卓然的“散文表达”。

就《为什么要愤怒》、《走神的时光》和《细节中的温暖》三篇作品来看,于今为止有关散文的基本能指,黎晗已熟练地思考并运用着。当“散文表达”在他的创作跋涉途中逐渐显现出它作为知识分子言说方式的独一性时,黎晗的创作便不期然地迈进那有意拒绝民间而仰望高贵俊逸的品性境界。在我看来,这确是一种根本的颖悟——在诗、小说、戏剧、散文这四大文类里,唯有散文与知识分子有着单一血亲式的资源关系。这是我们辨识黎晗散文“卓然性”的有力视角。《为什么要愤怒》,可以被视为鲁迅式“忧思”的诘问与追索的当代薪传。体制化“做作虚伪”的背后,埋葬的是无数小人物或百姓无声的抗争与无奈。文字表达其表面的平静与澹然,拽出的是“杂文的凝重”和“小说的荒诞”。这可以认作是散文之于知识分子良知呐喊的别致的艺术表达了。其思想内核与黎晗的大篇幅小说《巨鲸上岸》《石子跑得比子弹快》等是极一致的。我不禁想问:“这是小说对于散文的影响呢?还是反之?”深寻中我悟出,或许是知识分子的言说良知使文类影响成了互动关系。《走神的时光》里,把“走神”定位为人生挣扎的某种境界,显然有着无奈的凄切在。当“走神”成为商业文化语境里人为了生存而刻意追寻的目标或只有在“走神”中才可抓住自我时,世间的复杂便可想而知了。如果说《为什么要愤怒》中“隽思”依托于一个相对完整的故事,那么《走神的时光》只是个细节,于此可看出黎晗在“散文表达”方面的变化意识。《细节中的温暖》一篇,我是作为“思想随笔”或“读书小品”来看的,黎晗假想着面对一群有品味的同好,坦诚而又入神地讲述着他对那些卓然不群的艺术创造者的阐释体验。这里有某种凭了想象而前行的玄思推想,而更多地是对倾慕者们的内心复活——这油然使我想起徐志摩散文名篇《曼殊菲尔》的笔致,我喜欢这种被自我感情浸漫的创造式随笔。

散文的精神是什么?这已在今日闹哄哄的散文实践里真相隐匿、难以说清了。其实,如果我们认同于“散文表达”之于知识分子的单一血亲关系,那么其精神的内涵当去“文化的尊贵性”中翻找。黎晗是有意这样做的。“隽思”的复杂并不包含“俗庸”,澹然的背后是良知的凝重。题材并不重要,“文化指向”可能会把散文从目下“繁华的贫困”中救出。

(《福建文学》2001年第6期)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