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老虎会游泳吗”——黄志雄《妙应禅师传》印象  

2013-01-29 17:51:06|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虎会游泳吗”

——黄志雄《国欢文矩——妙应禅师传》印象

黎晗

 

黄志雄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国欢文矩——妙应禅师传》的特别之处在于,作者为一个近乎于传说的人物立传造像。从佛教经典简单的记载和颇为神奇的民间口头文学入手,藉由多年积累的对莆阳传统文化和佛学禅理的理解,作家调动文学的虚构力量,重建时代环境、历史现场和文学情境,借佛问佛,借禅参禅,终于让一位一千年前的高僧在他的书中现出了清晰而庄严的法相。

22万字的《妙应禅师传》的第一句是,“公元911年,我的33世祖黄滔从福州退休返还莆田。那年,他已经72岁了。”首句追叙色彩浓重,由此奠定了整本书舒展、悠长的基调。“我”的出现,决定了作者本人将不断出现在文本的各个角落,他将和族中先人、佛道高人以及俗世凡心不时相遇、对晤恳谈、碰撞砥砺。而以“闽中文章初祖”黄滔为引子,导向同族堂叔黄文矩对他的“开智”,一部厚重的传记由此缓缓展开,可谓角度精巧,“由头”诱人。

轻松而优雅的“引子”之后,黄志雄用半本书顺叙了黄文矩向佛悟道的奇妙一生。第一章到第十章,完整地叙写了传主从出生、向佛、习禅、剃度、参谒、受教到示真、悟道的传奇历程。如果说这是一条纵线的话,那么接下来的后半本书,从第十一章到第十八章,作者选择了横线,集中叙写妙应禅师得道之后教化、堪舆、预言等方面的奇行异事。第十九章交代妙应身后预言的实现,第二十章以历代文人诗句映衬囊山寺千年兴衰。最后这两章宛如一个活扣,把前面的横线和纵线绾在一起,留下了一个漂亮的佛家“卐”字结。

引子和最后一章,本书的开头和结尾,都引用了黄滔著名的《游囊山》诗。“不知遗谶地,一一落谁家”一句,显然已成全书文眼,追寻、追问、追溯,始终是整本书紧紧抓住的要旨。

黄滔做引,显然也意味着作者将在为妙应造像的同时,解读莆阳黄氏望族的文化奇观和个人选择,追溯一个儒学为本的家族缘何会出现“兄弟高僧”这样的异数。作家王顺镇先生在为本书所做的推荐语里,准确地总结了这种写法的价值:“本书通过莆阳黄氏家族的人才流向,浓缩了儒道释三家文化在唐末五代时期此消彼长的现象,再现了士大夫‘宁为高僧,不为将相’的时代风貌。”

这是一本以高僧为主人公的传记,艰深的佛典佛史和晦涩的禅宗公案是作者和读者都绕不过去的“障”。我们从前言后记和作者近期接受媒体采访的回答中了解到,为了这本书的写作,黄志雄不仅披阅大量典籍、遍访周遭方家,而且从初稿到最终出版,在“佛禅入传”这个重要环节,做了诸多调整,其目的在于,让读者更顺畅地进入,共同体验“即心即佛”的禅宗真谛。调低了这个阅读门槛的同时,我们从书中参禅问道的情节可以看到,黄志雄精心设置了各种生动的生活细节,将公案置于某种合理的语境,不为公案而公案,不掉书袋,不打诳语,只为传主“由心造境”,“本自天然,不假雕琢”。作家杨金远为本书做推荐语言,“这是我读过的最好的一部描写禅师的作品。作者将深奥的佛学禅学融入了生活的细节,再现唐末禅师风貌……”尽可能地让佛禅通俗化,不是写作中的“降格以求”,相反,作为一位同行,我认为这是文学的必然要求。文本内部的均衡、和谐和自洽,始终是检验一本书是否成熟的一条基本标准。然则,这是一本与佛禅有关的厚重之作,它本来就迥异于时下畅销的各类明星传、领袖传,佛只度有心人,“随便翻翻”的浮躁轻慢,本来就应该不在作者的期许范围。

我是在年过不惑、心向本土之际,与《妙应禅师传》相遇的。此前,我发愿为莆阳撰写系列文化散文;之后,亦有若干文字见诸报端;最近,我为自己供职的一份小报组稿,邀约黄志雄撰写与莆阳黄氏家族文化相关的一个长文。得此机缘,我们有过较为深入的交谈。以此种种积累准备,参之对《妙应禅师传》的阅读,我深深地为黄志雄在本土文化领域所下的功夫折服。《妙应禅师传》不仅为妙应作传,不仅梳理莆阳黄氏家族文化脉络,不仅引佛禅入文,且对莆阳本土诸多以讹传讹、似已定论的“公共文史知识”,有过深入考察、慎密论证和大胆辩诬。此书所及多种,异于常见俗识,每有新论洞见,值得推广,以成通识。

为追寻一个传说中的人物,背负上了对一个地方佛教史、禅宗史、公共文化史的研究重任,黄志雄似乎用力过猛、举轻若重了。然而,如果不这样披荆斩棘,于乱林中寻幽探秘,如果不这样终期尽物,在细沙里淘金觅宝,如何描摹得出高僧之所以为高僧的法相庄严

在这部融合了史料考证、佛禅释义、小说叙事、散文抒怀等多种手法的长篇传记里,作者显然寄托了一种写作雄心,他要把这本书写得像“金菠罗花”。“金菠罗花”是南传佛教的佛花圣花,作者怀有这种写作心志,一方面表达了参禅问佛的善愿,另一方面,也为自己预设了一种文体结构上的难度。“本书在结构形式上就与一般的传记有着本质的不同,她不再是一条直达目的地的高速路,倒像一条九曲十八弯的溪流,虽然岔路很多,弯弯曲曲,但在每个弯曲之处都旋转出美丽的涟漪。这些涟漪就是……高僧大德手中的‘金菠罗花’。连接这一连串菠罗花的金线,便是本书的传主。”(《妙应禅师传》前言)

有难度的写作历来为我钦佩,为此我愿意为黄志雄这本了不起的传记击掌呼好。

我喜欢整本书最后一段的诗意,在囊山小路上,一位女童唱出了《游囊山》诗,“女童忽然停止跳动,转身对我问道:‘叔叔,老虎会游泳吗’”——22万字的《妙应禅师传》在此嘎然而止。“老虎会游泳吗”,这像一个黄志雄随口说出的禅宗话头,留待一位位有缘的读者参究开悟。

 

             (《国欢文矩——妙应禅师传》,黄志雄著,中国文联出版社,201212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