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微博(2012年2月份)  

2012-03-07 14:30:27|  分类: 浮想联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2月起,我在网易开了微博。微博好玩,可以随时记录脑电波的些微颤动。我在每日的子夜时分,脑电波颤动得特别厉害,所以现在置一ipad于床头,随时速记脑电波微微搏动之状况。第二天醒来,看到那些只言片语,忽然就有在田间地头拾穗的欢欣。遂乐此不疲。

 

我之崇敬木心,因其如巫师预言家。

 

老作家章武早上来电,表扬我近期陆续的发表的有关莆田风物的系列散文,说,一个作家总要为家乡留点文字,这样好。听了高兴。

又及,去年秋风起的时候,在厦门见萧春雷。老萧说,你们莆田号称文献名邦,怎么就没有一本和风物、传统相关的书呢。我当场诡秘一笑,呵呵,您老等着,快了。

 

周末来办公室整理书柜、办公桌,发现老鼠屎七颗,以北斗七星状,撒落在老朽获得福建省百花奖奖状的红色封皮上,不禁莞尔。

 

刘俐俐和张绍刚掐架的那场非你莫属我刚好看到了,坦率地说,我讨厌死了这个刘俐俐!现实生活中,这样的孩子不少,我和张绍刚一样,对之没有一点好感。这件事后来据说引起不少争议,公知们对张绍刚群起而攻之,我当时看了只冷笑。靠,看你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变成刘俐俐!什么狗屁英雄双体诗!

 

能记住一个眼神就好啦,现在的文字,就是一张死人的脸。||@何雨桐hyt 怎样算是读过一本书?若是只留下书中一个眼神,一句话,一抹色彩带来的冲击烙印,也算是读过吧?

 

说的是,但《红楼梦》,可从三十四页开始看。也是了不得的。今天早上,我读于坚老师的诗,从第二段入手,也一下子读了进去。我有时候随便翻开于坚老师的诗集,都有会心一笑的愉悦。这里没有丝毫的调侃之意,我以为这是汉字的魅力。||@于坚有一次看见托尔斯泰的一张纸,上面画着《战争与和平》的故事线索表,箭头符号,完全是一张施工图。昨天重读《复活》,立即就看出那种伟大匠人的经营,一切的出场都为后来的结局铺垫着。这作的随意性大概仅仅在细节上?大概都没有。每个细节都是故事发展中不可缺少的一笔。看漏了就影响小说的力度。不像《红楼梦》,可从三十四页开始看。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讨厌李庄。我觉得这个人身上有戾气,其他不评论,因为不了解。

 

去年以来,有几位同僚被抓,据说受贿数额不是很大,有的10万,有的五六万,据说会判好几年。他们在位的时候,应该说都是我的朋友,个把还算挺好的,我是闲人,他们说我这里清静,人好,茶好,他们来区里办事、开会,看我办公室开着,经常过来喝茶闲聊。他们出事后,有人同情,说判得太重。我没表态,心里说,活该!你是发过愿的,谁叫你贪呢!

不是我心狠,说到底,我跟他们不是同路人。我常常说,看贼吃,也要看贼打。你出来当官,你就要有不贪的打算,否则你出事,连我都不同情,我一点都不同情,真的。我就是认一个理,你是举香发过愿的,你要当官,就是别贪,贪了就得死,这个政党不会对底层官吏有丝毫宽容。你应该是想好了才来当官的,没想好,赶紧辞掉。

 

刚醒来得到一个噩耗:青年诗人、福建省文学院工作人员陈让先生,昨晚在住处突发脑溢血,去世……享年仅30周岁!!!

我对陈让并不是非常的熟悉,以前去省文联,路过文学院,透过门,总是看到他默不作声埋首伏案的样子。最早的时候,他给我的是一种乖孩子的印象,后来我知道,他在黎明新村那座阴森森的办公楼里,虽然低着头,但并不是在做很无聊的文艺工作,而是在阅读诗歌,我对之油然而生敬意和爱意。美丽从来都脆弱,惊闻噩耗,心痛不已……

陈让是以诗人的身份去世的,我不知道,死神突然降临的那一刻,鲜血突然溢满他脑海的那一刻,陈让,这个我一直视为省文联机关最干净最可爱的小兄弟,他想到了什么……他太年轻了,当年张紫宸突然遇难时,我有同样的惋惜和心痛!

 

去年一年,我把订阅的《人民文学》、《收获》、《十月》、《作家》以及其他十来本文学期刊的每一篇文章几乎都翻了一遍,总体印象是,不好,大多平庸,富有原创劲儿的几乎没有,让人佩服的更少。给我留下最好印象的是钟求是的短篇小说《皈依》,精彩,我写不出。还有两位新人:苏枕书的散文和纳兰妙殊的随笔,苏雅,纳兰脱俗,妙极!||

 

有个问题,我被人家问倒了,谁能帮忙我解答呢:在古代,各地书生们入京应试,必须讲当时的官话,那是谁教他们的?当时的私塾老师能讲官话吗?

 

在当地日报上看到一篇文章,作者是当地一位退二线的厅级干部,他为一本与地方文化有关的书籍做序。这个序的最后一段中写道:我生在莆田……有着三步一回头的缱绻。离之不舍,去了又返……”说的是实情,他几年前去省里任职,后来又要求回来任职……这几句话有人情味,这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我们的领导平日不爱说这样的话呢!非得要到退了才说!

 

接一区委办小秘短信,你知道吗?情人节晚上,紧急召开计生领导小组成员会议,我做记录。悲催啊,本想晩上和一姑娘好好探讨人生,领导却让我去旁听怎么生人!

 

网络上每天都有火爆的新闻,很多事,刚刚听到的时候震撼,很快的,比女人的经期还短,我们肯定都会忘掉!这到底是谁的悲哀呢……

 

刚才吃午饭的时候,我还跟我老伴说,人生就是服苦役,我现在这么努力而明白地活着,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将来死得好看一些。

 

傻孩子,真爱无需任何节日,就是愚人节,我都爱你。

 

莆田东岩山,旧称宗孔堂、俗称三教祠的麟山祖祠,供奉三一教创始人林龙江,祖祠正殿有一对楹联表述着林龙江的教旨:贤此心,圣此心,天地亦此心,主敬最要;家吾事,国吾事,宇宙皆吾事,集义为先——好有胸怀!

 

今天中午,逛莆田古街县巷,扫了一眼三家小画廊联办的书画展。没什么意外的收获。倒是邂逅吴剑伟老友,盛邀去他租住的一老宅,观之,不错,大,老,有古意。剑伟是奇人,以一己之力,独自钻研莆田老工艺,写成莆田木雕一书。近年又组织莆风竹社,一批莆田工艺界收藏界靑年才俊雅集研讨,已有成色。下期莆田乡讯就来做他们的专题!

 

李娟曾经是我认为的中国当代最优秀的散文家,那么纯洁干净的文字,国内罕见。然而,去年她发表的一些散文新作,稍稍让我扫兴,我看出了她的老到和油滑,她好像是有了写作的雄心,字里行间慢慢有了刻意。从这个角度看,苏枕书比她更有价值。纳兰妙殊瞎写一气,潇洒得很。去年我看到的最好的散文是苏枕书和纳兰妙殊。《人民文学》挺牛逼的,都发在那。

 

格非的新长篇《春尽江南》,我通篇读了,非常好看,成熟,细腻,完整,你会感叹,姜还是老的辣。然而,还是有遗憾,离我期待的格非还是有一段距离,因为受不到震撼,没有敬仰的理由。南帆曾经说我,黎晗有大师情结,是的,所以说,格非这一代师傅级的长辈,怎么说,我有理由对他们近年的表现表示失望。

 

昨晚,意外接到老友吴剑雄从宁波打来的电话,彼此恶狠狠地聊了诸多往事,爽!老吴现在宁波一门心思做宁波莆田商会,而且开始写诗,真是有意思的生活。老吴邀我去宁波,我想我应该在天气回暖后去一趟。人老了,老朋友一个一个冒了出来,这真是好事。

 

昨日(15日)出太阳,天气晴好,下午驱车往返200公里,突袭福州马尾,到卓美辉老哥的从前店,喝一壶红茶,挑几件冬装,天黑时分回来。美辉在马尾,写诗听音乐看风景发呆,随手开了个服装店,且有可爱的唐本本做伴,日子过得比这天的太阳还阳光,看了高兴。发短信告诉雪帆,他说,他也有这个感觉。都为美辉高兴。

 

中国各类出版物中,最无耻最恶心的,一定包括近年来问世的各地志书年鉴。

 

挺有意思的哈,几年前,不少有名头的作家纷纷成为各地文联作协的主席副主席,现在,越来越多的作家,尤其是诗人变成了画家、书法家。这里头肯定有得一说。

 

校庆和同学聚会像嫖娼,要去的时候都心向往之,出来一个比一个沮丧。

 

给朝明(麦冬)的邮件:阿明兄,昨晚你老爸麦饼的典故让我一路笑着回了家,哈,老头智慧可爱!

 

新年快乐!一一客套话。多说亦无大害。 天天快乐!一一骂人的话。哪个会天天快乐呢?除非你是精神病人。

 

许多年前,我所在的城市颁发一个杂文奖,获奖者多为官员,于是出现了主席台上领导们相互颁奖的喜剧场面,我当时说,这真是最牛叉的杂文奖啊!

 

今晚在老作家王顺镇家喝茶,其间,我大力揭批文吏不可交之事例种种。老王道:笑林广记第一篇叫客栈三娘子,说的是三娘子给客官吃她做的麦饼,吃的人都变成了牛和驴。后有客官窥破秘密,骗三娘子吃了她自己做的饼,三娘子也变成了驴?客官骑着它到了华山脚下,一老道拦住,叹道:三娘子啊,你也有今天!我们听了哈哈大笑,天哪,我们吃了人家多少麦饼!

 

南方周末做了一个过年读小说的专题,上了麦家、残雪和洪峰的新作。读了,一般,没有一处闪光点。短小说,万字以内的,几千字的,最见功力,这个领域,全中国我只佩服一个人:韩东。

很多年前,我在广东瞐报副刊发表了一个五千字的小说,占半个版,另一半是韩东的。这张报纸我一直保存着,这是我一生难得的荣耀!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太寂寞,于是决定从壬辰年开始玩微博,刚刚上传了头像,用的是春节在三亚潜水的片片,其寓意大概是,黎晗潜水在这里

 

木心说,文学在于玩笑,文学在于胡闹,文学在于悲伤。我为何如此荒芜?因为没了玩笑之心,因为厌倦胡闹,因为过于悲伤??

 

那天跟义福聊天,突然说到人生哲学,我是这么说的:时时可死,处处求生,日本禅宗大师铃木大拙的话,年轻时候看的,一直记到现在,彷佛自己就是这样过的。

 

合适最好:一年两个小说,一些散文;一部二手小车;近郊的风景;一些不咸不淡的朋友,不要太近,远了当然也不好;书籍,音乐,古玩,简单的饮食……有时出门走得离这里远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