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美籍华裔小朋友小L的中文习作  

2012-03-10 16:03:34|  分类: 浮想联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L,日本出生,美国籍,华裔,六年级小朋友。我的老友老L的儿子。过去的一年里,他跟随爸爸的工作变动,在北京学了一年的中文。看看小雨点的中文习作吧。

——真是让人震撼!对比一下我们的孩子,当他们像小L这么大的时候,他们的老师让他们写的是什么狗屎!

 

 

笔记体

小L

 

 ……是啊,怎么我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安妮?弗朗克曾想到。

萨特曾想到,加缪也曾想到。

但唯一给我完整答案的是加缪。

为了脱离现实,你必须否定一切。

加缪说,是荒谬。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3

人的本性是什么?善?恶?

善?说这个太乐观。

恶?说这个太悲观。

善不能到全善的地步,恶也不能。

4

今天,我在(故宫)景山散步。我看到的是一片树林,看似没有终点,只有起点。大雾又让人以为这是在捉迷藏。

我进去了。

进去的是四只脚的婴儿,走出来的是个三只脚的老头。

5

我个人认为艺术比其它学科更伟大:艺术永无止境。艺术家永远不会满足于他所创造的。

6

人类是不会获得永远的真理的。牛顿绝对时空观念被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取代,经院派哲学受到人文主义的冲击。当一个看似合理的真理崛起之后,渐渐为大众所信奉,它实际上已经取代了原有的真理。然而,当它几百年后化为陈腐时,一个新兴的理论又代替了它,前人之理与后人之理不同。因此人类永远不会获得绝对真理。

 

 对话体

小L

 

论题:无神论与基督教

师:你,在你看来,世界历史上有多少基督教徒?

生:无数个。

师(摇头):在我看来,只有一个。他始终遵守着这宗教的规则。可怜,他的门生和教徒都不遵守。

生:莫非是耶稣?

师:当然是。你看后来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和犹太教残杀,他们都忘了一件无比重要的事:爱你的邻人。所以宗教扼杀人的本能。人太贪欲,他们恨不得明天就打进君士坦丁堡。很可惜,这个战争口号是拯救受“异教”影响的人们。他们还是先做自然神论者好。

生:那怎么抵抗它?

师:你先说说看。

生:用科学阻止迷信。

师:这句话很容易获得赞同,但它不能彻底解决。

生:为什么?

师:请你想,我刚才说“扼杀本能”,这个有很大的作用。

生:你的意思是,宗教“禁欲”。

师:没错,不过,请你想,我们人是怎样生活的。

生:起床,吃饭,工作,赚钱,消费……

……

  

小说

  

小L

 

一九一八年十二月初,凡尔登的法军第四军团被转移到了索姆河和莱茵河防线,准备向对岸的德军开战。今年是个多事之秋,随着保加利亚和奥斯曼土耳其的退出、俄国革命的发生、美国的参战、德军在西线的失利、意大利对南德的进攻,优势渐渐转到了协约国这一方。法兵路易?但顿感到,一场最后的战役即将来临。

路易-但顿在这块平原上吃的最后一顿晚餐是在十二月九日。那天晚上,他很快地把面包和土豆塞进嘴里,回到他的帐篷旁,坐视着这个夜晚。

西边慢慢降落的太阳,在一片逐渐变暗的晚霞中,像他一样,陷入了沉思。但是太阳没过多久就从天边消失了,他还是没有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这时,一名士兵也用完晚餐,来到他的身边。嗨,路易。想什么呢?你觉得明天我们会胜利吗?” 

“我不想明天的事。我想的是明天的明天。” 但顿像是在自言自语。“明天的明天,这片平原上将躺下几万具尸体,也许就有你我。” 

“您这么悲观!您忘了,我们是当兵的,胜利了,我们就可以升官发财了。” 

“……成群的乌鸦盘旋,降落,啄食着尸体;老鼠们都从地洞里出来,天天享用它们的盛宴……”

没等他说完,那个士兵已经不耐烦地走开了。

路易-但顿为了再看一眼北斗星,把头伸出了帐篷外。

深夜的寒气让他打了一个冷颤,北斗星还在,一动不动,在天寒地冻的夜空中显得更加清晰。

“哦,上帝,如果你真的存在,为什么不能在1918年站出来一下?”他的嘴唇在动,但没有说出声来。

当然,他不可能听得到答案。就在他正要把头缩回帐篷时,一片黑影飘过!他来不及细看,只听到风声中有一丝细微的人声:“Follow me(跟着我)……”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伸出手去抓住黑影。等他回头时,发现帐篷和睡袋都已经被抛在身后,他手里紧攥着的是黑色的衣角。一个黑衣黑裤黑帽黑鞋的人带着他奔跑,越来越快,他觉得自己跑得都快飞起来了。他不知不觉地就闭上了眼睛。

等到耳边呼啸的风声消失了,他才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停在一片幽静的森林深处。黑衣者已经消失不见了。树林里鸟语花香,果实累累,地上有一堆篝火,架在上面的烤肉飘出诱人的芳香。

路易-但顿在他的桃花源里流连忘返。不知多少日子过去了,有一天,他好奇地捡起一张偶然飘到他脚下的破报纸。原来,战争在多年前就已经彻底结束了。作为胜利者,法国政府曾在报纸上悼念英雄们。他在那份长长的《法军阵亡者名单》中看到许多熟悉的名字。突然,一个更熟悉的名字攫住了他的眼珠:“……路易?但顿,27岁,出生于波尔多,第四军团,阵亡于索姆河战役……”

他觉得世界停止了10分钟。在第11分钟,“我死了,但我还活着。这是一种什么存在?”他自问道。

他不知道的是,交战双方的德法两国里,海德格尔和萨特过不久也将开始追问同样的问题。但是,路易?但顿不是哲学家,他只是一个死人。他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活人。

第二天,路易-但顿就收拾行李,踏上了回家的路。等到他到达巴黎时,他已经认不出这个故乡了,战争毁灭了太多美好的东西,即使是在战胜国里。还有什么比战争对这世界的破坏更大?生态,生命,城市,乡村,平原,植物,动物,以及像动物一样交战的人类,全都灰飞烟灭!这一年是193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阵亡者路易?但顿在敲响他老家的大门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炮声又响了。

大门打开,家里空空如也。突然,一片黑影飘过!他来不及细看,只听到风声中有一丝细微的人声:“Follow me……”

……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