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九鲤追梦(《读书声里是吾家》系列之一)  

2011-09-06 21:16:50|  分类: 散文新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鲤追梦

——《读书声里是吾家》系列之一

黎晗

 

池塘四五尺深水,篱落两三般样花。

过客不须频问姓,读书声里是吾家。

官事归来衣雪理,儿童灯火小茅斋。

人家不必论贫富,惟有读书声最佳。

——【五代】翁承瓒《读书声里是吾家》

 

莆田当地搞文史、做民间文化研究的都说,九鲤湖何氏九仙的传说发端于汉武帝时代。这个观点符合当时的时代逻辑。归纳《史记》里关于这个皇那个帝的记载,中国古代最妄想长生不老的皇帝有两个,一个是秦始皇,一个是汉武帝。秦始皇先是听到一个传说,东海上住着神仙,神仙手里有长生不死药。接着他老是做梦,梦见神仙答应要送不死药给他。于是他就派徐市带上童男童女各五百,到传说中的东海上的仙山——蓬莱、方丈、瀛洲去找神仙。徐市在海上漂流了几年,探险经费用光了,胡须变白了,童男童女好多不“童”了——枯燥的航海、恐怖的海啸、无望的寻觅终于让爱情不可抑制地在船队中频频爆发,——徐市在海上除了见到海水还是海水,他本来是想躲到哪个海岛上不回来的,可是湾流又把他送回了大秦国的岸边。满载始皇帝长生不老之梦的科学考察行动失败,徐市生怕杀头丢命,只好扯谎说,都快到仙山了,可海里头有大鲛鱼挡路,怎么都过不去。秦始皇信了他的鬼话,亲自出海,从琅琊一路北上,寻找那只徐市虚构的巨鱼。到了芝罘,他们还真的看到了一条大鱼,头上有角,全身长满眼睛,长相怪异让人心悸,身躯比皇帝的龙船还大。秦始皇用连弩箭射它,大鱼身上的眼睛像天亮时分的路灯一样,一只接着一只灭了。之后,徐市再次扬帆出海,但秦始皇没有等到他回来,在从芝罘回咸阳的路上,因一场类似于感冒的小病,我们的第一位皇帝意外驾崩了。

以上这个段子听起来像是我的瞎扯,其实除了对大鲛鱼的夸张描绘,其它都是《史记-秦始皇本纪》里记载的。不了解《史记》的人都以为司马迁一本正经的,实际上《史记》最喜欢拉家常,你要说它是司马迁的个人微博也行。有人可能会问,秦始皇派去寻找神仙的方士不是“徐福”吗,怎么变成了“徐市”?这就是历史的有趣之处,有关这位大秦帝国探险队长的名字,《史记》里提到的就是和民间传说的不一样。

拿《史记》跟别的历史典籍比较,你会觉得司马迁这老头比我们现在修志的文史学家有意思得多,司马老头喜欢谁就喜欢谁,不喜欢谁就不喜欢谁,你就是把他剜了,他也不改口。比如汉武帝,毛润之先生说“惜秦皇汉武,略输文彩”,似乎是贬,但也没有贬得一文不值,无非就是略输文彩而已。可是在司马迁笔下,汉武帝就是个神经病,《史记-孝武本纪》里,大半的篇幅都在说汉武帝终其一生如何如何宠信方士,如何如何到处寻访灵丹妙药,如何如何被方士们忽悠,又如何如何把方士们一个接一个剁了。和秦始皇相比,汉武帝更癫狂,他不仅相信蓬莱上有神仙,他更相信李少君、栾大那些方士能够把仙丹炼制出来。晚年的时候,汉武帝甚至让方士在宫殿里炼仙丹,把整个皇宫搞得乌烟瘴气的。

何氏九兄弟成仙的传说,就发生在这么雷人的时代。有意思的是,汉武帝不断地更换首席科学家,把一个国家最优秀的炼丹术士集中起来搞科技攻关,最后也没搞出什么名堂。而远在蛮荒之地的闽越国原始森林里,何氏九兄弟用很短的时间却获得了重大的科学突破。何氏九兄弟炼丹,“丹成而跨鲤升天”,一人一条鲤鱼,排成“UFO”常见的飞碟阵形,哧溜一声,飞到了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九鲤湖”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从科学史角度看,“九鲤湖”不仅是神仙的诞生地,同时还是神州最古老的科研基地和最具想象力的航天航空中心。

举一国之力,实现不了一个人的梦,汉武帝为什么不如何氏兄弟?可以想到的原因之一是,汉武帝贵为一国之君,不可能亲自动手炼丹。由此可见,要成仙还得靠自己。所以,后世的文人对此多有感慨。明代三位莆田诗人登临九鲤湖,都替皇帝操了一回心。方鲤(进士、南京监察御史)说“汉武漫求方外士,何郎只是世间人”,这个观点我很赞同,我总是相信高人和秘方都偷偷躲在凡间。黄廷宣(进士、广东按察司佥事)感到奇怪,同处一个时代,民间有人成仙了,皇帝怎么会不知道呢,所以他问,“不知汉武求方外,曾否寻思到此中” ?方道南(诸生)想的不是皇帝长生不老的事,他想得更远,想到的是皇家的命运,“汉家兴废无穷事,曾觅何郎说梦不” ?这话问得有意思,我喜欢这种略带嘲讽的调调。方道南是个诸生,诸生就是明清时期经考试录取而进入府、州、县各级学校学习的生员,相当于现在的预科生,没什么功名,也没留下什么事迹传略。然而不管是古代还是今天,往往是没什么名气的文人,他们有时候会说出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话。

挺好玩的,我以为只有我会把汉武帝跟何氏九兄弟联系起来,没想到五六百年前的同乡文人先辈,他们也这样想过。

还有人说,无论怎么折腾,秦始皇、汉武帝就是不会成仙。理由是,你既然是皇帝,你就不能成仙。你是皇帝,太重,鲤鱼载不动你。鲛鱼载得动你,但你把鲛鱼射杀了,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带你去仙山。

也是哦,千百年流传下来的传说里,从来没有说皇帝变成神仙的。

何氏九兄弟是哪里人?莆田各类公开发表出版的文史资料,都说他们是临川(今江西抚州)人。江西人怎么会跑到福建的山旮旯里来炼丹,而且一来就来了九个兄弟?原来我的想法是,古代的传说大多比较大胆,所谓“富有雄浑的想象力”,反正是传说,你爱说几个兄弟就几个兄弟,爱说他们乘鲤鱼就乘鲤鱼,爱说他们乘鲛鱼就乘鲛鱼,何家又不会有人跑来跟你计较。可是有一天我读明朝周瑛和黄仲昭合著的《兴化府志》,翻到《户纪-山川考》部分《九鲤湖》一文,我看了大吃一惊。

周、黄二先儒说,“九仙事无传识可考,俗传汉临川人,其父尝从淮南王安游,九子知安必败,谏父不听,乃弃而入闽,修丹于此。”

淮南王安是谁?他就是著名成语“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主人公,西汉淮南王刘安。刘安是史上迷恋炼丹术的第一人,史书载,他当时的科研团队比汉武帝的还庞大,据说最热闹的时候,有一千多名方士躲在他的府邸进行秘密的科学实验。而且根据当时的传说称,刘安炼出了仙丹,得了道,升了天,不仅他的家人,连他家的鸡们狗们都跟着变成了神仙。

而刘安的侄子刘彻,就是赫赫有名的、也热爱炼丹求长生的当朝天子汉武帝。

淮南王刘安,汉武帝刘彻,“其父尝从淮南王安游”的何氏九兄弟,他们同处一个时代,他们都是科学爱好者,他们做的是同一个长生不老的幻梦……

传说里说,刘安得了道,他家的宠物都升了天。而《史记-孝武本纪》里却说,汉武帝以谋逆罪诛杀了他的亲叔叔。

刘彻虽然杀了刘安,但看来是没得到传言中的刘安研制的仙丹秘方,所以他最终没有得道。

何氏九兄弟呢,他们凭什么“知安必败”,又为什么要“弃而入闽,修丹于此”?

刘安的炼丹秘方哪去了,有人说,被一个叫刘向的人趁乱抄走了。这个刘向是西汉皇族,著名的经学家、目录学家和文学家。刘向编著的《新序》、《说苑》、《古列女传》三部历史故事集,在文学史上享有地位,被认为是魏晋小说的先导。

刘向成仙了吗,他抄录的仙丹秘方哪去了?野史里没说。但是刘安死去不久,远在闽越古国蛮夷之地的奇石飞瀑间,传说飞起了九条鲤鱼……

究竟是谁第一个编造出了何氏九仙的传说?作为一个小说家,我非常乐意从何氏九子突然离开淮南王的突兀举动中,一次次揣摩他们“弃而入闽,修丹于此”的真正动机:莫非他们是刘安科研团队里的精英,莫非他们已经研制出了长生不老药……如果有人愿意继续听我说鬼话,我会更大胆地展开想象:说不定刘向已经失传的《新序》或《说苑》里,就有一篇关于何氏九子在闽越国深山乘鲤成仙的故事。

——不可能吗,刘向是我们小说家的祖师爷呀!何况他手上偷偷藏着仙丹的秘方。如果你多少知道一些小说家的技俩,你就能理解,小说家内心深处不能说出的秘密和幻梦,总是要想方设法假托在另外一些人身上。

也许,九仙传说就是一千年前帝王和子民们内心深处一个共同的幻梦。这个梦既然无法寄托在刘彻、刘安、刘向等皇家身上,那就只好另辟蹊径,把它安放在一个遥不可及的神秘地方?

而这个当年杳无人迹的地方,最终因为这个万众托付的美丽幻梦,拥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仙游。一个神仙游过的地方。

九鲤湖什么时候起变成了祈梦圣地,何氏九仙什么时候起变成了世俗梦神?我四处搜寻,无法找到比较靠谱的线索。我们只知道,何氏九子乘鲤飞天的传说传开来后,奔赴九鲤湖朝圣祈梦的明星式人物突然多了起来。莆田当地做文史研究和旅游推广的人士都振振有辞地宣称,六朝太府郑露,唐衡州刺史许稷,宋端明殿学士蔡襄,枢密院编修郑樵、江湖派诗歌领袖刘克庄,明礼部尚书陈经邦、大学士黄道周、状元罗伦、江南才子唐伯虎、小说家冯梦龙、旅行家徐霞客,清代名臣纪晓岚、梁章钜等等,他们都来过九鲤湖祈过梦,后来他们的梦都应验了。奇怪的是,人们渐渐不再奢求长生不老,不再寻找仙丹灵药,大家一下子变得非常世俗起来。元代诗人卢琦在《游九鲤湖》一诗里说,“愿借一枕通仙灵”,这似乎成了所有人的卑微请求。此梦非彼梦,和秦皇汉武的蓬莱仙梦比起来,后世文人的这些梦实在做得有些没劲。从文学的角度,我更喜欢猜想徐市(或徐福)第二次出海后是否又遇见了大鲛鱼,我甚至愿意相信,徐福(或徐市)后来真的如民间传说到了琉球。另外,如果将来有可能,我愿意为刘安失踪的秘方写一个奇幻小说,故事一定与何氏九兄弟有关。还有,九仙的传说中说,何氏九兄弟都是瞎子,唯靠老大的一只独眼带路,这一点也特别让我着迷。独眼带路却能成仙,这样的细节实在好玩。

我宁愿相信何氏九兄弟靠一只独眼引路的传说,我总觉得其中一定有我们尚未猜到的玄机。我却不愿过多地关注似真似假的九鲤梦验故事。是梦,就应该狂想,哪怕像个疯子。是梦,就不应该醒着做,以至和现实勾连得那么紧密。

某一日,我陪外阜朋友到九鲤湖一游,碧湖,仙洞,飞瀑,奇石,一步一景,美得密集。环湖绕洞,多有文人墨客留下的镌文。在一块黑糊糊的石头上,我看到一句前人题的诗,“人来寻仙问名利,我来寻仙看山水”。我看完呵呵一笑,原来,古人里也有我这样脾气不好的人呀。回来一查,原来是明参议陈迁的《题九鲤湖》。过了些日子,我翻阅《九鲤湖志》,看到明万历年间仙游知县徐观复的一首《梦说》,读起来特别好玩:怪杀骑鳞人,归真反成梦。我来为解嘲,湖空月影弄。对湖莫问仙,对仙莫问我。夜半吼秋风,芙蓉千万朵。这首诗据说也刻在九鲤湖哪块石头上。果真如此,我倒要说,九鲤湖确实宽容,连反对意见都如此尊重,现在那些著名的旅游景点可没有这么大的器量。

有关九鲤湖的诗句甚多,我后来陆续读到了一些。看来看去还是南宋江湖诗派领袖、莆田籍诗人刘克庄的《九鲤湖》写得最好:“凡是龙居处,皆难敌此泉。下穷源至海,上有穴通天。小派皆成瀑,低峰亦起烟。莫疑乘鲤事,能住即能仙。

最后两句特别来劲,我用短信发给著名剧作家郑怀兴。我说,怀兴老师,你看刘克庄说的就是你。

郑怀兴先生是我国当代最有分量的剧作家中的一位,二十多年前,当我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半大孩子时,他就和魏明伦、郭宏安一道被誉为“中国当代戏剧界的三驾马车”。怀兴先生一辈子都在仙游住居、写作,不知道这个神仙游过的地方是不是经常有人找他祈梦、解梦?

何氏九兄弟是江西临川人。有意思的是,大概一千年之后,唐咸通年间,莆田涵江黄巷子弟本寂禅师,在何氏九兄弟的故乡临川开宗立派,创出了佛教“曹洞宗”。

《莆田市志》有关本寂的记载比较详细,文称,“本寂,俗姓黄,名崇精,涵江黄巷(今莆田市涵江区国欢镇黄霞村)人。唐开成五年(840年)生。幼习儒业,博闻强记。大中十二年(858年),离家入福州灵石山学禅,法名耽章。咸通五年(864年),落发受具足戒。不久,到瑞州洞山(今江西高安)拜悟本禅师良价学禅,历经10余年。悟本认为他‘堪任大法’,把洞山宗旨的《宝镜三昧》、《五位显诀》、《三种渗漏》等不传之旨密授于他。于是名冠禅林,号称本寂禅师。之后,他往曹溪顶礼南宗六祖慧能的浮图,在归途中,行经临川(今江西省抚州市),被秀丽的山水所吸引,就定居下来,人们将他居住的地方称为曹山。他在那里弘扬‘顿门’教义,从理与事、体与用的关系上说明‘事理不二,体用无碍’的道理,大振宗风,后发展成为佛教的一大宗派,世称‘曹洞宗’,他也被人称为‘曹山本寂’。

本寂又与其兄文矩(妙应禅师)舍黄巷旧宅建国欢寺,还创建九峰院和上生寺。天复元年(901年),安坐而化,终年61岁。葬于曹山的西丘山,其墓被称为‘福圆塔’。敕谥‘元灯大师’。著有《寒山子诗集清注》传世。”

有关本寂禅师,莆田当代文化人知道其价值的不多。我的朋友、作家萧春雷年轻时候习禅,对佛教颇有心得。有一天,我跟他聊起本寂禅师,说本寂禅师是涵江黄巷人。萧兄听了大为惊讶,“了不得,‘曹洞宗’是禅宗五大门派之一,本寂禅师开宗立派,不是一般人物!”

我呵呵一笑,我也是涵江黄巷的后裔,这个黄家历史上出过六十多位举人和进士。明朝和周瑛合著《兴化府志》的黄仲昭也是这个家族的后代。

“你们祖宗了不得呀!”萧春雷赞叹道。

“本寂是和尚,怎么说也不能算是我祖宗。”我呵呵大笑。

本寂习禅,属佛;何氏炼丹,属道。佛与道两边的高人,刚好都跑到对方美丽的故乡去得道开悟,此事想来有趣。看来要修行也不能老是赖在自己家门口。

我的同族先祖本寂和妙应二位唐代高僧创建的国欢寺、九峰院和上生院都还在,其中上生寺就在我每天上班必经的路口附近。它的对面是一家在当地小有名气的酒店,酒店有吃有玩,生意火爆,客人的坐骑经常停满上生寺门口有限的空地。某一日,我去该酒店赴宴,在上生寺门口泊车时,我突然想起了本寂禅师和何氏九仙的传说。我下了车,趴在上生寺紧闭的大门上,努力地往寺庙里瞧去。我什么都没看到,看来上生寺的寺门是金属焊接的,如果是木头凿制的,一定有可借以窥视的缝儿。

我转身要离开时,忽然寺里某处传来了诵念佛经的声音。细一听,还有梆、梆的木鱼之声。

再一听,我听出来了,不是人声,是录音机器播放的。

不知道寺庙里敲的木鱼上面雕刻的鱼儿,是不是鲤鱼。我一直要向懂佛经的萧春雷请教,却老是给忘了。

20110317,一稿

20110908,二稿

20110917,三稿

20111026,四稿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