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正如花间小词,楚楚有致”——张寿祺点滴  

2011-04-26 10:56:47|  分类: 围庄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如花间小词,楚楚有致

——张寿祺点滴


黎晗

“正如花间小词,楚楚有致”——张寿祺点滴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正如花间小词,楚楚有致”——张寿祺点滴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正如花间小词,楚楚有致”——张寿祺点滴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正如花间小词,楚楚有致”——张寿祺点滴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在晚清到民国琳琅满目的莆田士子中,张寿祺算是经历独特的一位。《莆田历代书画选集》(福建美术出版社,1988年出版)上载有他的简介:“张寿祺(18571927),清代书法家。字介庵,城厢市头下人。光绪乙酉(1885)拔贡,朝考一等,授吏部主事。光绪二十七年(1901),任莆田县官立小学监督。光绪三十二年(1906),进京供职,补任文选司主事。公元1912年,任仙游县 长。善小楷,初学颜,后致力欧虞,秀润纤妍。诗亦清新。”

“拔贡”是科举制度中由地方贡入国子监的生员之一种。清朝制度,初定六年一次,乾隆中改为逢酉一选,也就是十二年考一次,优选者以小京官用,次选以教谕用。每府学二名,州、县学各一名,由各省学政从生员中考选,保送入京,作为拔贡。——以此推之,当年能留京任吏部主事,张寿祺该是如何之出类拔萃。由于资料的严重缺乏,我们现在已经很难知道,他为什么会在任京官十六年后返乡任官立小学的监督,而年之后,又为什么会再次进京供职。有关1912年他“任仙游县 长”的记载,似乎不确凿,我查过《莆田市志》,1912年仙游还不设县 长,《莆田市志》中有关“仙游知县”的记载也不是他。和当代各类泥沙俱下的人物传记、人物通讯相比,旧时代“官本位”现象更为严重,“吏部”虽是大部,但“吏部主事”的官级进不了史官的视野。所以有关张寿祺生平介绍之简陋乃至一些谬误,是旧时代主流叙事的正常疏漏,并不值得惊讶。

有意思的是,做为一位文人、书法家、乡绅,去乡之前、返乡之后的在乡期间,关于张寿祺事略的记载倒是不少。我通过百度搜寻,网络上有这几件读来颇富情趣的资料:

一,《莆田碑碣》载,“《重修石室岩佛殿记》,于清光绪三年(1877)十一月立石,由刘尚文撰文,张寿祺书丹。今存石室岩寺。”1877年,张寿祺20岁,尚未参加拔贡考试,如此重要的碣已经请他“书丹”,可见青年时代张寿祺的书法造诣已然不浅,且已在乡人中享有不凡声誉。

二,莆田一中的前身——“兴化中学校、福建省第十中学19131月—19237月部分教师名单”中,有张寿祺的名字。当年的旧式文人多热衷于创办或致力于乡学,张琴、关陈谟、林向秀、朱铎、愧群、宋增矩等书画名家的名字也昂然出现其中。

三,民国十一年(1922年)雕刻的由关陈谟撰写的《重修木兰陂》碑文里记载,当年一起参与重修木兰陂的董事中有张寿祺的名字(非常有意思的是,这个名单中还有书法家吴鸿宾、关陈谟等莆田当地著名文人。)由此可见,返乡之后的前“京官”张寿祺曾经热诚参与了家乡的公益事业。

    四,今人王琛撰写的《莆阳楹联拾遗》中有如下记载:“清光绪吏部主事张寿祺,字介庵,归里后殁,其徒宋增佑撰挽联云:‘与先君为莫逆交,料应地下相逢,话十载壶山变幻;识吾师从幼学始,犹记席前请益,读百回吏部文章。’张寿祺得病前一日,与中医师林仰周游吴楼,急雨至。楼主人摘树上龙眼款待,遂病霍乱而殁。林仰周作挽联云:‘我曾亲炙末光,忆月前茶话方浓,暮雨催归成永诀;天不孑遗一老,叹此后兰潮无主,秋风吹恨哭斯文。’据说此联亦为增佑代笔。增佑父亲宋石壶逝世时,张寿祺曾作挽联云:‘悔作囊山游,一诀缘悭,绿水归舟为吊客;忍回壶峤去?三秋望断,黄花别墅少诗人。’”《莆田历代书画选集》评价张寿祺“诗亦清新”,从以上张寿祺吊唁宋石壶的挽联中可见一斑。

做京城小官吏,可能在历史上留不下一丝痕迹;做小地方文人,却已然与壶山、兰潮、囊山、壶峤同在。这是我在近百年之后,检索翻阅张寿祺事略时的感慨。

张寿祺以书法芳名留世,他的字到底是怎样的一番气度呢?我的朋友、著名文学批评家谢有顺在谈论中国书法时说,“文人字真正贵重的,就是文字的下面藏着文心。”张寿祺拔贡出身,典型的旧式文人,他的字下究竟藏着怎样的“文心”?我们来看看这套楷书四条屏。从字的造型结构看,《莆田历代书画选集》“秀润纤妍”之断不虚,细细察研,其字筋骨端正,长幼有序,举手投足间有士林之风。法度之外,最让我佩服的是,虽然是题赠朋友的酬答之作,张寿祺却为其创作了一篇美文。这里重新断句并全文载录,反复吟诵,其秀雅“文心”跃然纸上:

“凡画山寺殿宇,宜作重檐、飞梢、浮屠。描云在高岩绝壁之处,松杉掩映,似有高僧隐士栖止其上,使观者顿生()世之想。谷内村墟,宜有深林遮蔽,少露屋脊,樵径斜穿,盘纡曲折而下。山麓茅店可当途,小亭踞林麓幽绝处。至两峰狭窄之间宜筑关隘。

“倪迂画若散缓而神趣油然,见之不觉绕屋狂叫。观石谷所抚幼霞,标致可想也。画临石谷却雅近南田,字复娟秀,正如花间小词,楚楚有致,足当隽品。按,薛道祖有清秘阁,黄伯思有云林堂。倪乃两袭之,清秘尤胜。前植碧梧,周列奇石,蓄古法书、名画。王仲和称其为‘人富而韵’。清秘阁名闻四夷,尝有进贡人经无锡,以沉香百斤求见。倪辞之。再至。再辞。其人徘徊不去。倪令开云林堂,使登焉。堂东设古玉器,西列古鼎彝尊缶。其方惊顾,间问曰:清秘何在?家人曰:非可易入也。乃望阁再拜而出,今图中景物正仿佛可得,孙退谷《消夏录》云林堂、清秘阁图画已像其中。今在孝感程正揆处,程为临一纸。

“张荇青有一芝子两骨面,一刻秋声赋,全首字细如蚊脚,以显微镜窥之始见,其波折起伏极类孙过庭。一面刻秋声图,一人挑灯读短,僮启门,叶受风飞入,僮似惊,作却立状。其外,烟林蔽月,明河在天。把玩移时,不觉秋声在耳。

“翼英仁兄雅属并正,介庵张寿祺。”

谁是“翼英仁兄”呀,他真是有福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59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