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白发千丝拔不得  

2011-01-28 15:01:15|  分类: 浮想联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发千丝拔不得

(为《杂文选刊》“写家实验黎晗作品专辑”而作)

 

感谢《杂文选刊》对《长短句》的看重:这样一堆寂寞飘浮、呓语堰塞、冷僻而接近虚无的文字碎屑,本来是不期待在人世人群中受到什么注目、褒扬甚或流传的。

《长短句》算什么呢,他们可能会撇撇嘴这样说。他们一定会这么问:这算散文、杂文,还是时下流行的“微博”小碎嘴

《长短句》什么都不算。《长短句》就是一些长长短短的句子,记录了我头脑深处偶或浮现的一些长长短短的思绪。我的思绪远比这些句子更断裂,更庞杂,更疯狂,可惜我没能发明一条直通文字的连接线,没能一一将之全盘实录。——也没什么好可惜的,人已经够寂寞,何苦再去苦文字。

编辑选了这些文字,来电话一定要我提供“文学观”、“创作谈”。此事让我颇为彷徨。我实在是害怕人家问我要所谓的“文学观”。我没有自己的“文学观”,一直都没有。这太可怕了,我还不是很老,我怎么就能有“文学观”呢!

一个作家真正的文学观都已经融化在了他的作品中,他的观点是那么轻,以至于你根本察觉不到。如果你曾经试图提炼、归纳他的所谓“观点”,你会发现,这种举动无异于用竹篮在水中打水。当然,如果你一定要说那个竹篮就是“文学观”,你就那么说好了。

反正我要说:我没有。

如果你要问我在文学上有什么追求,我可以告诉你:我曾经心怀天下,歪戴旧草帽,仗剑走过大街和宽巷。而如今,我两鬓有白发如青葱之根隐于土下,你千万别好奇,别用你的纤纤细手来拨弄,你一拔,不小心会拔出我的愁绪七八十丈。不信你去问那个人,去年夏天,那个人控制不住自己,一定要为我拔白发,后来她把自己弄得比谁都伤感。

然而,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请你来喝茶。喝功夫茶,红茶,喝春天采摘的新绿和夏天过后的秋香。冬天坡地上不生茶。但我在秋天已经为你备好了上等香茗。

我还可以请你一起来鉴赏古字画,没有火气的字,以及不说废话的笔墨。

我在这里,在南方小镇。这里冷,冬天有风,不时有雨,但我们可以点起火炉。这样我们可以离古人近一些。我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说古人有多好,有关古人,我目前只看到一点好,那就是他们不说多余的话。甚至,他们有话只说一半半。甚至,他们有话也不说。你看古诗里的他们,古画里的他们,他们就那样静静地坐着,哪里像我们现在这样,不停地动啊动,不停地说啊说的。

所以,你要是来我这里,我会请你喝好茶,请你一起看古人不爱说话的样子。我们就像古人那样,面对面坐着,不说话,双眼可以看着对方,也可以不看。最好是不看,最最好是把双眼闭上,像一棵古代的树那样坐着。

等我们坐累了,寂寞了,我们可以说一点闲话。但你不要跟我说文学。文学不是说出来的。

还有,不要把什么都放在你粉丝三千万的“微博”上。我害怕,我纵有白发三千丝,也不敌你粉丝三千万。

就这样好了。我们把眼睛闭上吧,你看我们这样像不像两棵古代的树

 

2011128于福建小城涵江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