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麦冬、杨静南、黎晗写同题短文  

2011-01-10 10:19: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前的日子,荒疏而空茫,我邀约了麦冬、静南二友,为201012期的《莆田乡讯》文化版写稿,定题为“莆田文化观察之艺术居所”。这个专题的三个短文,我以为麦冬、静南写得比我好。他们动了心意,而我只用了巧劲。这件事告诉我们,文章好不好,不在技巧,而在心意。

 

沈彤的画室

麦冬

麦冬、杨静南、黎晗写同题短文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沈彤的画室位于南门西路和龙山街交叉的路口,那里总是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不停地响着疯狂的喇叭。沈彤的画室就在路口边上的二楼,画室面西,窗下是南门西路667弄的斜坡。沈彤把窗户拆了改造成门,并用方钢和角铁焊就一道铁梯与斜坡相连,这样就巧妙地把二楼弄成了一楼。沈彤又在窗前门下种上青松翠竹三角梅,这些绿色植物长得不亦乐乎,成了那片暗淡街区的一道风景。

我居住的地方离沈彤的画室不远,每回下楼理发或者到附近的小超市购物,总会抬头看看沈彤的画室,看看那些风尘仆仆的青松翠竹,想到有沈彤这样的邻居,就会觉得自己住的这一带不再那么令人难以忍受。如果有机会碰见沈彤,有机会看着膀大腰圆的沈彤带着放学回家的女儿一路絮絮叨叨地走来,看着他们父女俩在喧嚣的马路上缓缓移动,好像一座小山包带着只吃草的小羊羔,我的心情就会变得明朗,这片灰色的街区也会突然间亮堂起来。我想这应该是沈彤创作的最美的一幅画吧,我会把它珍藏在心底。

忘了第一次拜访沈彤是哪年哪月的事了,只记得带我去见沈彤的是我一个画画的同事,在他的描述中,沈彤仿佛就是个符号,就是另类、前卫和自由自在搞艺术的代表。我承认我第一次见他时心底有点虚,因为他不但是个“真正搞艺术的”,而且还是个大块头。后来去的次数多了,便发现他并不另类,也不算前卫,关键是,他虽然块头大,却为人热情诚恳,质朴坦率,不拘小节,去他那里做客,不必正襟危坐,大可光着脚丫,甚至把腿翘到椅子上。

和我一样常去他那里串门聊天的人不少,三教九流都有,当然最多的还是他那些画画的同行们。我知道他的魅力来自哪里,除了热情诚恳的个性外,还在于他感觉敏锐,谈吐不俗,许多见解发人深省。热闹过后,沈彤也会独自一人带上钓具,去海边坐上一整天。他说,“也不单是为了鱼了,坐在海边,看看大海……”

我浏览过沈彤的一些作品,深深体会到了他在艺术追求上的艰辛和执着。他画的那些东西,无论风格主题,都与本地的同行有所不同。特别是那些人物小品中透露出来的对人性的洞察总让我怦然心动。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的,反正我每次看到那些作品,总觉得看到了自己,看到了自己心中的向往、失落、无奈、憋屈、欲望、压抑、无聊、庸碌、自我陶醉和自我麻醉,看到了心底里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层层叠叠沟沟壑壑。反正他是把我和跟我差不太多的形形色色的普通人心中一再经历却从来没有细察的东西生动地呈现了出来。我觉得,这已经够了不起了。

“像沈彤这样画的,在外面还是很多的……”他的同行如是说。这我相信。我同样相信北京上海的画廊里还有许多我想象不到的“大作”,但我仍然喜欢沈彤的小玩意,宁愿相信这些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谁叫他是我的邻居呢。   

 

 

小潘的书店

杨静南

 

麦冬、杨静南、黎晗写同题短文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那年夏天,学园路上冒出了家叫景行的小书店。一开始没在意,有一回晚上散步时忍不住进去逛了下。这一逛还真让人惊喜,想不到,景行竟然是家相当有品味的书店,站在架子前,看着眼前的社科文学书,我自然而然想起了福州晓风和上海季风。扭头去看柜台电脑后面,那里坐着个很帅气的年青人,戴着黑边眼镜,头发略微卷曲,表情有些腼腆。他就是小潘。

在社科文学书的挑选上,小潘相当专业。景行的出现对莆田读书人来说应该是福音,最起码,那时候大家不必再跑福州厦门买书了。莆田书店大多不值一逛,最巨无霸的新华书店里年复一年摆着《三个火枪手》、《简爱》等,那沉闷和腐朽劲头让人觉得地球好像已经停止了转动。小潘把一种新的学术气息和文化力量引进了沉闷的莆田。2007年,小潘搬到石室路文献中学附近,门店稍稍大了些。景行就像小潘的为人,安静、低调,但是专业,有自己的格调。

莆田好书店太少了,一些搞艺术的、律师、公务员、中学老师、在企业上班的,自己做生意的,凡喜欢社科人文书的都跑景行来了。有时候不同顾客过来,聊着聊着大家发现彼此都挺熟,倒也很有意思。私下里,小潘把工作之后、退休之前的人全部定义为“社会青年”,这些“社会青年”会看美学三书,会看库切,会看拉什迪,也会看韩寒独唱团,思想比较活跃。小潘书店里学生的流量也大,学生们看得多,买得少,祖国未来的中坚力量在这里看书买书,播下了思想和追求的种子,也留下了一些成长的记忆。小潘书店开了六年,当年的学生出去读大学了,有一些过年回来还会惦记着到店里看看。聊起顾客群,小潘说就是大学生这一批断档了,在他印象中,莆田学院的学生好像都不怎么读书。

如果能养活自己,不愁奶粉尿布,开书店算是个能给人快乐的事情。可如今,书店不好开了。图书不打折也就差不多三四成的毛利,要打折再加上房租,再加上网络购书的盛行,实体书店确实没什么奔头了。之所以还在做,小潘说,主要是有种感情因素在支撑,觉得毕竟是个事儿,都没奋斗几年就扔掉也不见得是什么好态度。有时候他又想,要是大家都认可经过他的手挑的书,这种认同感也是很惬意的事。小潘说起一个去留学的学生,她从布拉格给他寄明信片回来,这张明信片就足以鼓励景行坚持个一年半载了。

现在,大城市的书店风格开始趋向休闲,书店里面,咖啡茶点好像都是必须的了,广州尚书吧甚至开始在卖红酒。小潘说,在咖啡店看书当然很享受,可书感觉是给陪衬了,而且对不喝咖啡的读者来说,未必是种美好的购书体验。小潘也想要让景行多样化,可至于朝哪个方向多样化,他还真的有点儿犹豫。

谁知道,莆田到底需不需要这家小书店?

 

 

江晓的客厅

黎晗

 

麦冬、杨静南、黎晗写同题短文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安居》杂志的陈德军问我,莆田艺术家,谁家最有艺术情趣?我推荐了雕刻家、收藏家江晓的客厅。陈德军派了好几位摄影高手去拍,连呼过瘾。《安居》一口气用好几P上了这个选题,杂志出来,好几位商界朋友来问我,你们涵江有那么好的地方呀,为什么不带我们去?我呵呵坏笑,尔等粗人,江晓才不理你们呢。

我说的是实情,也正因为江晓的这种傲气、雅气和清气,他家的客厅成为我平日最念想的去处之一。那些百无聊赖的夜晚,当我孑然一人踟蹰于涵江市声杂乱的街头,我总是控制不住地一次次拨通江晓的手机。有时未等我开口,他就抢着说,正要喊你呢,快来。我笑了,这家伙,不是自己出了新作品,就是又从哪里挖到了新宝贝。

江晓的家在白塘湖畔,他有一个两百平米的客厅,作品陈列室、书房、茶厅、小饭厅、古董屋,每一盏灯、每一块木头、每一张椅子、每一株竹子、每一条鱼,皆由主人倾心挑选构筑,《安居》杂志称,这里是“涵江最适宜安放心灵的地方”。《安居》做“江晓客厅”专题的文字经过了我的“润色”,中间有这样的描述:

“荡漾湖景,艺术人家,人与景如何实现最零距离的亲近与接触?低悬水上的户外观景阳台和巨幅落地玻璃的使用成为必然,而阳台地板的防腐木、栏杆的毛竹和大片玻璃,显然是一种强烈的传统与现代的对比。实际上这种对比与镶嵌,随处可见:书房是典型的复古风——老木雕门扇点缀着木书柜,块木打造成大书桌,桌上文玩样样古典,墙上老花板透着旧时光的芬芳;稍做隔断的小客厅却有着浓郁的现代味道——布艺沙发,艺术挂灯,‘福建黑’块石茶桌,灰色石片地板……传统与现代的各类元素在一种巧思中获得了高度统一。

现代的线条框架内,处处却是传统的小意境:前厅和后厅间的一座小池里生活着七八条红鲤,它们嬉戏间自由聚散,毫不怕生,见到你过来,反而将唇露出水面,犹如讨要零嘴的顽童,煞是可爱。

江晓爱竹,鱼池内侧培种了柔美的紫竹,它们透过一片玻璃婆娑摇曳于屋内人外望的眼睛。他是因了窗口的那个清代木雕夫妻枕而想起家的温馨,还是因了窗外的紫竹,而牵挂起了一阙未填完的古词,还是轻风吹动湖水,让他恍然记起了渔舟唱晚的暮色与归鸦?

生活原来可以这样诗意经营——一切貌似无意,却有着创造者的独特追求;一切看似雕琢,却契合了自然的气韵。花鸟虫鱼、生活起居原来可以这样融合,生活品、装饰品、收藏品也可以如此亲密相处……”

爱写古诗的西沉兄供职涵江时,我曾多次带他前往雅聚。西沉兄为这个客厅留下了两首诗。其一《题白塘湖》:“白塘细柳村,景色画中伦。秋色迷游客,风光亦醉人。星垂寂寥夜,把酒酹黄昏。湖映月光寒,清茶水亦温。”诗中提到的“湖映月光寒,清茶水亦温”,是西沉兄坐在江晓客厅喝茶时,随口吟出的。写这首诗的时候,西沉兄心生去意而前路未明,故有“月光寒”的淡淡愁绪,而江晓家的清茶多少给了他一些小地方难遇的温情。西沉兄离开涵江履新后,用手机发来了《题“雁门雕刻事业”》:“舍南杨柳舍北莲,几树絮花梦炊烟。春去春来皆是客,桃源依旧可耕田。”西沉兄在写这首诗发这条短信的时候,心头一定涌起了那些在江晓家客厅清谈时的美好时光。

江晓家的客厅接待过多少朋友呀,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像西沉兄那样在离开后还一直念叨不停。这几日天冷,我在离江晓家客厅两公里的办公室缩着脖子发呆,忽然我想到了他们家客厅外小鱼塘里的那几条鱼。

 

麦冬、杨静南、黎晗写同题短文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麦冬、杨静南、黎晗写同题短文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麦冬、杨静南、黎晗写同题短文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评论这张
 
阅读(47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