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海峡都市报》:莆田诗群终于“被命名”  

2010-03-04 15:57:47|  分类: 文化档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莆田诗群终于“被命名”

海都网 2010-3-04 02:41 来源: 海峡都市报

与《莆田乡讯》文化专题《莆田诗群:独木成林与集体命名——杨雪帆、黎晗对话莆田诗歌群体》同步,《海峡都市波》“阅读周刊”200934日推出《莆田诗群“被命名”》专题,记者宋晖。本博转载为档,为寂寞的莆田诗歌心灵“立此存照”。

 

 

在福建诗歌版图上,有闽东诗群、福州诗群、厦门诗群、三明诗群等,唯独莆田 诗群没有“被命名”。《诗歌月刊》2010年第2期“诗版图”栏目大篇幅推出“福建莆田诗群作品展示”,这个原先“各自为政”的莆田诗人群体,第一次被命名为“莆田诗群”。

 

诗歌里的乡土情结

这次集体亮相的作品中,写到了湄洲岛(张旗《去湄洲岛》)、南日岛(小谢《诗歌的岛屿》)、广化寺(本少爷《登临莆田广化寺》)、石室岩 (楚鹰《独上石室岩》);写到了木兰溪 (林落木《木兰溪的水》、旧车站(黄披星《家乡》);写到了赛龙舟(程剑平《吾乡吾俗》);写到了枇杷(张坚《枇杷》);写到了莆田人(南夫《我是莆田人》)、莆仙之夜(蔡书琴《莆仙之夜》)……关于莆田的相同文化背景、地域特征,是他们创作的共同点。而另一个共同点则是,虽然职业、身份、年龄、个性都不相同,但他们的作品却传递出一种比较接近的精神取向。莆田诗人杨雪帆说,这个展示,对于个体的诗人本身没什么意义,但对莆田这么个小城市来说颇有意味。它让读者知道了中国诗歌版图上有个叫莆田的地方,这个地方有这么些诗人,他们会发现,以前读到的、听说的一些诗人原来都是莆田的。这次亮相了26位莆田诗人,年龄大的如南夫1958年出生,年龄小的如艾溅果是90后的;职业差异也很大,有公务员、老师、学生、自由职业者。一半人在家乡工作,另一半分布全国各地。杨雪帆说,这次作品展漏了几位诗人:麦冬、王鸿、萧然、施清泉、陈默、倪伟李、阮幼紫等等,是个遗憾。

 

低调姿态还是张扬个性

莆田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黎晗用低调姿态来形容这个诗歌群体的状态,他们安静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做着各自的事,时而搞些沙龙聚会,聚会不仅是交谈的那一小块地儿,还是一个存在和情感的状态,谈话者展示了不同想法,故事、场景、独白、朗诵不同的诗,这些有意思的碎片共同组成了叙事。但却没想过要命名个诗群,多年以来也被外界所忽略,他们似乎也很满足现在的状态,安静地写着自己的诗歌。杨雪帆则把这群诗人分作两类倾向:一种守旧、内敛;一种务实、张扬。前者把写作看成个人的乌托邦,后者则渴望被命名、被承认。现居莆田的诗人比较安静,而在外面的诗人希望拉着家里的往外走,寻找外界的认同。我觉得,你要是一直那么清醒地去寻找认同,你可能就很功利。而守旧、内敛的并不妨碍作品的传播,如果你有好作品,你就用不着恐慌,用不着命名,也用不着搞个群体性事件来让人关注。

 

莆田诗群气质孤寂冷静

杨雪帆用孤寂冷静来形容莆田诗人的作品中最重要的东西。杨解释说,孤寂反映了莆田诗人的生存状况。在时代的喧嚣中,这种孤独感具有一种稀有价值,只有很少人认识到它的价值。诗歌的孤独也是如此。在最近2030年间,社会观念起了很大的变化,很多原来被承认的东西,现在被否定了,诗歌经历过更多不同程度和种类的寂寞。而冷静是一种面对客观世界的态度,莆田诗人思考传统中国诗的传承与嫁接,摸索古诗在历史黑暗中的断裂处。我们希望以正确的方式,找到未知的另一个向度,而且不屈服于读者的喜好。地方性成为莆田诗歌写作的一个重要特征。

黎晗说安静,而安静背后是什么?杨雪帆说,是激情,人性,愤世嫉俗,想象力,大胆,原始,无畏,简单,乃至粗暴。但还是太安静了。莆田尚未出现吕德安、汤养宗这样的领军人物,诗人的作品没有牵动社会的思索,没有使舆论震惊。在艺术上,莆田诗人更关注心灵中的世界,更倾向于探索生、老、病、死及人自身深层意识中的种种矛盾冲突。《诗歌月刊》刊登的作品并不是最好的,诗人们最出色的诗篇能够纠正人们对莆田诗歌的既成印象。

 

人活一辈子总得有一样非卖品,诗就是非卖品

《诗歌月刊》的主持人阿翔 说了一段有意思的话:慢慢翻开福建莆田诗人作品,我看到……他们显示出了自足的气象,眼下的这拨诗人已经具备了独木成林的能力。如果诗还能够在这样的岁月中给我们一些温暖,或许我也不应该再强求什么别的了……”黎晗说,物质时代,写诗的人几乎成了稀有种类。一个城市300多万人,写诗的30多人,十万人中只有一个。在艺术世界里,别的艺术门类,像书、画、音乐、舞蹈、雕刻等等,都可以形成产业,产业意味着钱、财富、一切。写诗却不可能形成诗产业,我经常听到一些文学界之外的朋友问,你们天天写那些看不懂的东西,为什么不改行去写电视剧呢?而他们却依然在坚持。

杨雪帆说,正因为我是十万人中仅有的一个,我才坚持写诗。现在什么都可以卖———土地、风景、人体器官、良心,美国人连贞操都拿到网上拍卖。不能卖的东西越来越少,诗歌就是其中一种。我写诗也是因为诗不会被拿出去卖。人活一辈子,总得有一样非卖品。别把一切都卖个精光。只有诗歌仍在对物质时代说。写诗需要独立精神,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精神取向

其实,我更希望诗歌回到课堂,回到公共场所、日常生活上来。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