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独木成林与集体命名:杨雪帆、黎晗对话“莆田诗群”  

2010-02-28 17:25:41|  分类: 文学现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莆田诗群”:独木成林与集体命名

——关于莆田诗歌群体的一次对话

杨雪帆V黎 晗

 

对话者杨雪帆(诗人,现居福建莆田)  黎晗(作家,现居福建涵江)

时间2010224日,农历正月十一,雨夜

地点】莆田涵江

话题缘起】《诗歌月刊》2010年第2期“诗版图”栏目大篇幅推出“福建莆田诗群作品展示”

 

黎晗:《诗歌月刊》曾以先锋性闻名,是中国公开发行的刊物中较有影响力的诗歌杂志,此次该刊集中推出26位莆田诗人组成的诗歌方阵。这对你们而言很重要吗?

杨雪帆:去年,三位莆田籍青年诗人,武汉的张坚、合肥的本少爷、厦门的岸子发起举办了第一届“张坚诗歌奖”,几十位莆田诗人首次坐在一起交流了作品。随后,本少爷动了编辑一个作品展的念头。这个展示,对于个体的诗人本身没什么意义,但对莆田这么个小城市来说颇有意味。它让读者知道了中国诗歌版图上有个叫莆田的地方,这个地方有这么些诗人,他们会发现,以前读到的、听说的一些诗人原来都是莆田的。

黎晗:26位诗人,除少数为外人所知,大多数在莆田的面目也是非常模糊的,从年龄、职业、身份、居住地能区分出各自的存在吗?

杨雪帆:26人,每人都是独立的精神个体。年龄大的如南夫58年出生,年龄小的如艾溅果是90后;职业差异也很大,有公务员、老师、学生、自由职业者。我算了算,一半人在家乡工作,另一半分布全国各地。这次作品展还漏了几位诗人,麦冬、王鸿、萧然、施清泉、陈默、倪伟李、阮幼紫等等,这是个遗憾。

黎晗:在福建诗歌版图上,有闽东诗群、福州诗群、厦门诗群、三明诗群等,唯独莆田诗群没有被命名,这里有一开始写诗就形成的低调姿态,也有多年被外界忽略的惯性使然。这次集体亮相也许体现了莆田诗人在2010年渴望被命名,渴望走出莆田的愿望。

杨雪帆:诗人中有两种倾向:一种守旧、内敛;一种务实、张扬。前者把写作看成个人的乌托邦,后者则渴望被命名、被承认。现居莆田的这些诗人比较安静,而在外面的诗人希望拉着家里的往外走,寻找外界的认同。“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唯心契合于道,唯物分别于器。我觉得,你要是一直那么清醒地去寻找认同,你可能就很功利。让作品走向世界是每个诗人的理想,区别只在于方式。守旧、内敛并不妨碍作品的传播,如果你有好作品,你就用不着恐慌,用不着命名,也用不着搞个群体性事件来让人关注。

黎晗:《诗歌月刊》的主持人阿翔说了一段颇有深意的话:“慢慢翻开福建莆田诗人作品,我看到他们体现在文本上的一个重要标志是,彻底摆脱了整齐不一的传统模式,显示出了自足的气象,眼下的这拨诗人已经具备了独木成林的能力。如果诗还能够在这样的岁月中给我们一些温暖,或许我也不应该再强求什么别的了。黑暗中,我仿佛听见他们头发噼啪作响的变白的声音。”我很认同阿翔的看法。你是怎么看待“噼啪作响,头发变白”的?

杨雪帆:我不太理解“噼啪作响,头发变白”指的是什么,我想阿翔可能觉得,莆田的诗人与别的地方不一样,比较独特,满足于在一个小地方写作,或者说有一种写作精神的自足。别的地方很多人都跟着潮流走。

黎晗:随着物质时代的来临,写诗的人几乎成了稀有种类。一个城市300多万人,写诗的30多人,十万人中只有一个。在艺术世界里,别的艺术门类,像书、画、音乐、舞蹈、雕刻等等,都可以形成产业,产业意味着钱,财富,一切。写诗却不可能形成诗产业,甚至远远不如小说、散文有大量的读者群。我经常听到一些文学界之外的朋友问,你们这些人啊,天天写那些人家看不懂的东西,为什么不改行去写电视剧呢

杨雪帆:记得一位诗人说过,他试图放弃写诗。因为,诗歌无法解决现实问题,它无法改变世界。我们常常试图改变世界,那是可笑的。至于我自己,正因为我是十万人中仅有的一个,我才坚持写诗。现在是一个什么都可以卖的时代,土地,风景,人体器官,良心,美国人连贞操都拿到网上拍卖。不能卖的东西越来越少,诗歌就是其中一种。我写诗也是因为诗不会被拿出去卖。人活一辈子,总得有一样非卖品。别把一切都卖个精光。想挣钱你可以开公司,做生意。

黎晗:读了你们的作品,我发现诗中写到了湄洲岛(张旗《去湄洲岛》)、南日岛(小谢《诗歌的岛屿》)、广化寺(本少爷《登临莆田广化寺》)、石室岩(楚鹰《独上石室岩》);写到了木兰溪(林落木《木兰溪的水》、旧车站(黄披星《家乡》);写到了赛龙舟(程剑平《吾乡吾俗》);写到了枇杷(张坚《枇杷》);写到了莆田人(南夫《我是莆田人》)、莆仙之夜(蔡书琴《莆仙之夜》)……关于莆田的相同文化背景、地域特征,是你们创作的共同点。而另一个共同点则是,虽然职业、身份、年龄、个性都不相同,你们的作品却传递出一种比较接近的精神取向。

杨雪帆:诗歌能让人看到人心的真相,它传达出诗人内心的想法。这想法来自诗人对莆田、对中国、对整个世界的客观现实的感受。换句话说,诗歌是现实的一种,而不是反现实,好的诗人不会去写脱离现实的诗,因为他们有担当。历史上最好的诗是有担当的诗。现在,对艺术的评判标准太混乱,而且大多跟钱沾上了关系,许多读者已经不知如何去分辨是非好坏。美术、书法等诸多艺术门类已经介入生活,只有诗歌仍在对物质时代说“不”。写诗需要独立精神,这可能就是你说的那种精神取向。其实,我更希望诗歌回到课堂,回到公共场所、日常生活上来。

黎晗:这是个有趣的话题。一方面,诗歌希望面对更多的公众,另一方面,公众又觉得诗歌太务虚、太抽象、不近人情、难以理解。有人认为,写诗仅仅是个人修为,与民族没有关系。也有人觉得在当代写诗是一件傻事,当他们讲起唐诗宋词,李白杜甫,似乎怀着尊敬之心,一提到当代诗人就不以为然。对唐诗是一种看法,对现代诗是另一种看法。而两者其实并无太大的反差,因为我认定那种尊敬是一种假尊敬。经过教科书洗脑,他们脑中形成了一种伟大的空洞定格,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并不懂李白、王维的诗伟大在哪儿。

杨雪帆:你说的对。在这一千年里,诗歌的本质并没有改变,是时代的性质改变了。因为时代的性质改变了,物种就活该灭绝,诗就活该不能写,人就活该死于非典和猪流感,活该遭受次贷危机,这是什么逻辑?

黎晗:物质时代的好处是使人务实,坏处是一切物化,人的生命和价值都可以用钱来计量,伦理道德、文学艺术统统成为摆设

杨雪帆:我非常吃惊地发现,绝大多数成年人一般不看书,他们只上网、看电视,他们基本上不知道书店里卖什么。我想问问,难道不读书与民族没有关系?

黎晗:回到诗本身。这次作品展,是大家多年坚持的结果,可以说是花开蒂落,水到渠成,让人看到了莆田的诗歌气象:寂寞、坚守,担当。

杨雪帆:诗歌中应有承担。自身修为也可能是一种承担。一个人的隐与显,并不能说明承担与否,而要从他的诗歌中去看。在一个喧闹的时代,越是安静的诗人有可能承担得越多。

黎晗:很多人想了解,诗人们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杨雪帆:如果把生活分为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那诗人的精神生活都过得十分富足。读诗犹如在阳台上种满鲜花,读诗是营造一个诗意的心灵,种花则是营造一个诗意的家,由这样的家庭组成的社会才是一个不会堕落的社会。

黎晗:就诗歌写作而言,你比较看中这里面的哪些人?

杨雪帆:我寄希望于年轻诗人,像巫小茶、陈言、年微漾等等,年轻诗人那种强烈的个人表达的东西,可能带来一些非常新鲜的元素。

黎晗:在我的一篇文艺随笔《一座岛屿的传奇》中,提到你曾经与杨静南、张旗、康桥、陈北、张紫宸等人的交往,你们在那座荒凉的岛屿上一起种下了现代诗的种子,你现在是怎么看那个时段的?后来,他们一个接一个进入城市,但直到今天仍没有在各种诱惑面前丢下手中的笔,我觉得这是诗歌的力量在起作用。

杨雪帆:那是非常美好的一段时光,纯真的80年代。现在时代变了,要重新找到那种状态、那种感觉太难了。每个人在他成长的关口,都会遭遇某些困惑,都要确立某个目标,这时候诗歌找到了我们,成为我们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寄托,它远比人生中其他阶段发生的关键事件更重要,影响也更深远。说到这儿,我倒想向你提个问题,你以前也写诗,为什么后来改写散文、小说,难道诗歌的力量没有在你身上起作用?

黎晗:我是个功利主义者,在莆田,已经有一个诗人杨雪帆了,再多一个诗人黎晗就没什么意思了。而且,我是个话痨子,诗歌太短,不足以表达我对世界的看法,所以后来我选择了散文。再后来,我发现光表达看法还不过瘾,我就选择了小说,在小说中我可以虚构一个世界,主宰其中的人物,成为一个王。呵呵,再把问题踢还给你:你进城有20年了吧,像张旗、巫小茶等人都写到了城市,但很少看到你的城市题材作品,用20年时间去观察一个地方,你觉得还不够吗?

杨雪帆:是的。我对南日岛的审视和思考就用了30年。现在,我才慢慢理解了那块土地,知道了它的悲痛和喜悦。城市生活是我不爱写的一种题材。这些人中,巫小茶的城市生活写得比较好,她是个纯粹的城里人。其他人写乡下比写城市来得好。一个人的写作总是打上了他的出生地、他的童年的深深烙印,可以说,一个人的地理原乡往往就是他的精神原乡。

(记录整理、图片张玉泉)

 

 

  评论这张
 
阅读(461)|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