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文学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消亡”:专访李朝全(一)  

2010-01-07 10:13:44|  分类: 文学现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学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消亡”

——专访莆籍青年作家、批评家李朝全

黎晗

(《湄洲日报》201016日“书香”版)

 

【李朝全,1970年生,仙游度尾人。199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文学硕士、历史学学士,副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国作协创研部党支部书记、理论处处长。1992年起从事文学研究、创作、编辑、组织工作,1993年开始发表作品,200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理论批评专著《文艺创作与国家形象》、长篇纪实《少年英雄——20名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英雄少年的故事》、传记《居里夫人的女儿》、《硬汉子作家海明威》等,译注《明心宝鉴》《读史心得·忠信读本》,执行主编《世纪知交——巴金与冰心》、《世纪之爱:冰心》、《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报告文学卷》、“中国年度报告文学作品选”、《第四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获奖作品集》、《青年必知名家散文精选》、“诺贝尔奖获得者的青少年时代”丛书等1000余万字。发表评论、散文、译诗等100余篇。曾任鲁迅文学奖、徐迟报告文学奖、金盾文学奖、《北京文学》奖等评委、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审读专家等。曾获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全国优秀科普作品奖、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优秀论文奖和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优秀论文奖。2009年获第12届“庄重文文学奖”。】

 

问:你好朝全先生,祝贺你获得“庄重文文学奖”,我的朋友陈加伟告诉我,你和他,还有现任教于北大东语系的林丰民,你们三个都是仙游农家子弟,你们当年在北京有过一段美好的求学经历。20年过去了,如今想来,有什么特别感受?

答:加伟和丰民当年我们都是要好的朋友。丰民原先在北大当副教授,1999-2002年,我还同他合作,一起承担并完成了由他领衔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他者化:东方文艺创作的误区》。听说他现在在教育部任职,长期派驻国外。很遗憾,同他们两位我均久未联系。从1988年到北京求学至今21载,岁月匆匆,如驹过隙。回首来路,觉得自己一直很努力,没有灰心懈怠过,因此,也还没有感到愧疚或懊悔。

在仙游生活了18年,在北京生活了21年,因此,两处都成家乡。每年春节总要争取回家看看父母,看看亲人、朋友。故乡永远是熟悉的,永远是美丽如梦的。感谢故乡,感谢故乡的老师和亲人,是你们教会了我正直做人,正派做事。我会一直心怀感恩和珍惜,去面对未来,面对生活。

 

问:你创作编著的作品相当广泛,涉猎的范围极广,目前你从事的写作、研究方向主要是什么?

答:我现在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任职。因为工作的需要,我主要涉猎当代文艺评论和文艺理论研究。长期从事报告文学作品选编、评论和研究。手头上正在整理一部研究专著《新世纪报告文学10年》,这是中国作家协会2005年扶持的一个重点项目。同时还在独立承担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中国当代文学对外译介研究》。

我也采写了一些报告文学作品。譬如去年汶川大地震后不久,我只身前往余震不断的灾区,到四川都江堰、彭州、汶川映秀、绵竹、北川、平武和重庆、陕西、甘肃重灾区,采写了20位英雄少年的事迹。这部书去年获得了中华优秀出版物奖抗震救灾特别奖。出版社责任编辑告诉我,此书最近被新闻出版总署列入“农家书屋”重点推荐图书,再版加印了8000册。我感到很欣慰。

同时我还做了一些古籍整理,点校和译注方面的工作。譬如,我在2006年发现了中国已失传的、译介到西方的第一部书《明心宝鉴》。这是一本很好的劝善书、童蒙书和励志书。我认为这是一部于世有益、于今尤其有益的书,因此不惜花费一年时间将其整理出版。许多读者读过后都给予了好评。他们告诉我,一些寺庙也收藏这部书,因为它是劝人为善的。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付出是值得的。

因为工作的便利,我偶尔也翻译一些英文作品,发表一些散文等作品。

 

问:影视、网络、电子产品……严肃文学越来越边缘,你在国内文学界的前沿,你怎么看严肃文学在当下的尴尬处境?

答:我认为,“严肃文学”不是一个严谨的概念。影视、网络、电子产品之中并不乏严肃作品。我们文学研究者常常把当下文学区分为所谓的大众文学、网络文学和传统的纯文学三大块或者传统文学、青春文学、大众文学、网络文学等等。我认为这些划分并不严谨。它们只是研究者为了论说的便利而作的一种不准确的分割。因为,无论是叫“严肃文学”,还是叫“传统文学”、“纯文学”云云,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文学概念,这些文学类型没有明确的内涵或科学的定义。而青春文学、大众文学、网络文学本身都并不排斥所谓的纯文学的种种要求——严肃主题、艺术品位、艺术技巧等等。

当然,我们不能充当文学鸵鸟。包括你所说的严肃文学在内,其实文学整体在信息时代和新传媒时代,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影视、动漫等确实日渐瓜分侵占了原先可能是属于文学的消费空间。社会受众确实有疏远文学的趋势。同时,我们也需要看到,作家和文学也在不断地调整自身,努力去适应全新的传媒时代,去利用新传媒。譬如网络文学、手机文学、电视散文、电视政论片、电子书、数字阅读等,就是作家开始注意运用新兴便捷的传媒方式,来伸延文学的影响。网络文学中,博客、微博的兴盛,培育了不计其数的作者和读者。文学同时又是一切艺术的母本。影视文学,大量改编自优秀文学作品,还有不少是由作家操刀的,——文学和作家自身也在调整、调适。这个过程是痛苦的、漫长的,但代表着人类形象力、想象力巅峰的文学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消亡。它将与人类同在。

 

问:这几年,莆田本土写作不俗,比如冯小刚导演的《集结号》就是改编自本土作家杨金远的短篇小说,你现在是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理论处的处长,应该说已经拥有了一个广阔的视野,我很想听听你对身处莆田这样小地方的写作者的意见。

答:谢谢你告知我,我原先还不知道杨金远是莆田籍作家。

我不同意你说莆田是个小地方。莆仙历史上即是著名的“文献名邦”“海滨邹鲁”,诞生了郑樵、郑纪、蔡襄、蔡京、林默娘、郭风、林兰英、闵桂荣等等,我一时也数不清的文化科技名人;莆仙戏影响深远,剧作家陈仁鉴、郑怀兴、周长赋等在全国都是鼎鼎有名的。妈祖文化源远流长。莆田地理风物,如徐霞客笔下的九鲤湖,南少林,千年木兰陂,等等,在历史上都有声名。

我很敬佩莆田文化界前辈,很敬重家乡深厚的文化积淀。我一直期待着,兴化大地,木兰溪畔,能够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在全国都有影响的作家、诗人、评论家。我很欣喜地看到,家乡近年来,不断有作家、诗人加入中国作协,陈章武、陈章汉、朱谷忠、吴建华……等等,即便远在京华,我也时常能得到他们创作新成就的消息。

对于莆田文学界,我除了有很好的祝愿外,也抱着很高的期待。我认为,这块孕育了千年莆仙戏的土地,这块崇文尚德的土地,这块文化底蕴丰沃的土地,迟早会继续产生出如郭风散文那样散发着浓郁八闽风情的优美的文字。我将热切地注视着莆田文学,希望莆田作家积极参与全国性的文学作品扶持、研讨、评奖等,积极加入到全国文学创作的主流中。请借便转达我对莆田同行同道诚挚的问候!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