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新作之长短句(二)  

2009-10-17 13:32:43|  分类: 散文新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短句(二)

黎晗

 (本文应《杂文选刊》约稿,请勿转载。)

 

之错

世间之错,大抵是这样处理的:小孩警告,老人批评,同僚通报,配偶记过,朋友开除。

只有自己的错,无论大小,皆可免诉。

看起来很不公平,其实最后都扯平了:谁不都是那个“自己”,谁最后不都获得了免诉?

 

古人也是如此。我翻遍旧书,灰尘粘了一手,看不见一个认错的字眼。

没有吗?不是也有“错错错,莫莫莫”吗?

那不算,那是怨恨。

 

再说爱情里头到底还是没有对错,怎么恨都行,恨死了也好,就是不需要认错。

 

亲情呢?

老父嗫嚅着跟我认了一个错。七年前的事了,我的心一直痛到今晚。

 

八百年,一千年

宋朝的人和今朝的人,一样吗?

当我在网络上读到宋词时,我十分高兴地看见了八百年前的自己。

 

昨天。今天。明天。

难道“今”天没有时间属性,不然为什么没有“日”字旁?

原来只有“今”天可以糊里糊涂过。

“活在当下”,说的大概是这个意思。

也没意思,八百年,一千年,古人都这么过了。年年都是“当下”,天天如此。

 

命名以及称呼

马:我又没有坐着拉的习性,他们为什么要把那脏器具叫“马桶”?

牛:没啥好气的,我从来没有大肚子,他们却有那么多“牛奶”卖!

鸡:别提了,我有那么讨厌吗,不然那些讨厌的女人为什么要被叫做“鸡婆”?

鸭:我呢,我好色吗!

 

也真是没道理,水费这么贵,水龙头里流出来的还叫“自来水”。

房子这么高,这么整齐,老家还叫“故乡”。

情人有十来个,她们还叫“情人”,何况一个个都那么开心!

 

他们都叫大哥“部长”,我只好不做他的小弟了。

但是,他们叫我“主席”,我到底做不做自己?

 

梦不是梦

久不做梦不可怕,可怕的是,每个梦都那么现实。

昨晚突然梦见你,那么清晰,连同你左边脸颊上的七粒雀斑。

我不知道,这究竟算不算梦。

 

谁是谁

“真是对不起,我知道你是谁,可我叫不出你的名字。”

“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叫得出你的名字,可我不知道你是谁。”

 

花生

我喜欢这样的名字:大麦,小麦,稻子,香菇,地瓜,芋头,花生……尽管“花生”并不是“花”生出来的。

 

古训

“学我者死。”

其实,你学别人,他更不高兴。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你们俩别误会,我不是自谦,我是说给你们听的。

 

拥抱

现在,我可不可以拥抱一下你?

还有,稍后你能不能先行一步,在你离开后,我想拥抱一下风。

 

青蛙

雨过天晴,没有雨了。

还有什么?

青蛙出来了。

 

出声

真奇怪,居然没人吹口哨了。

我也不吹了,我怕你怀疑我又在叹息。

 

微笑

很甜,很美,很单纯。可惜是一种服务。

她叫张敏娜,大学刚毕业,学的是园艺,现在是一家银行的职员。

 

鼾声如雷

午夜时分,他比白昼更清醒。

我敢断定,一分钟后,他将鼾声如雷。

 

比喻手法

有没有一种新的比喻手法,关于星星,月亮,背影,刘海,山间溪流,隐身的权杖?

没有,它们本身就是喻体,所以他物无法比喻。

旧的手法里怎么说?

 

假如

假如时光能够倒流,你最想变成什么?

那还用说,当然是时光了。

 

无语

——关于时光,你想说什么?

——时光无语。

——那好像说的是历史?

——不想说了。

 

——关于爱情,你想说什么?

——爱情无语。

——爱情怎么能够无语?

——更不想说了。

 

——关于死亡,你想说什么?

——死亡无语。

——废话!

——那是,死了有什么好说的。

 

——关于你自己,你想说什么?

——我无语。

——你不正说着吗?

——所以无语呀。

 

 

重来

——爱,可不可以重来?

——可以。

——怎么来?

——你演,我提供剧本。

 

——人生,可不可以重来?

——可以。

——怎么来?

——我演,你投资。

 

——友情,可不可以重来?

——可以。

——怎么来?

——我们一起演,演到哪算到哪。

 

背叛

背叛不见得不好,不好的是你突然转身,把我撞个正着。

你去的方向,我也正想去呢。

 

再说背叛

我不是不原谅你的背叛,是不能原谅你对你自己的背叛。

更不能原谅的是,你一经背叛,就变得跟我一样无趣了。

 

词意

恩断义绝?

夸张了点,本来就是小额投资,亏得不多,不必大惊小怪。

 

 

出类拔萃?

都是一类,拔不拔、萃不萃一点都不重要。

 

乐不可支?

倒是一个好词,只是笑的样子不好看。

 

问候

——你在忙什么?

——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我总不能说,我正“忙着想你”吧?

 

猜猜看

——猜猜看,我手里有什么?

——你的手攥得这么紧,什么都没有,只有你自己的手和手汗。

 

先锋

我到外面转转,吃午饭的时候记得喊我。

 

摇滚

我只看到“摇”,没看到“滚,终归不过瘾。

 

抛砖引玉

稍有文化的人都知道,其实并非所有的砖都不如玉,比如秦汉古砖,比如施以手工魔法的艺术砖雕,可是,可是,明明引不来玉,干嘛把那些砖都抛了呢?

 

振振有词

笔录做到一半,嫌犯生气了:这事也不能全怪我们,难道给个八万他会死,他偏偏只答应给七万九,难道他的命只值一千!

说得也是哦,年轻的警察差点笑出来。

老警察没笑,他在心里骂:难道你们的命也才值一千?知道什么叫分寸感吗?笨!

 

好呀

从机场大厅出来,鹤发童颜的老者深深地吸了口烟,好呀。

飞机从他头顶飞了过去。真好呀。

 

苔藓

赤脚走在苔藓上。王维做到了。

后世的人,穿老北京布鞋也做不到。

 

痕迹

我为什么到今天还喜欢在白纸上写铅笔字?

无他,仅仅是喜欢橡皮擦把它们擦去后留下的痕迹。

 

四季

啊,花开了,一朵,两朵——求求你,别数了,再数春天就脸红了。

啊,下雨了,一滴,两滴——求求你,别数了,再数夏天就翻脸了。

啊,叶落了,一片,两片——求求你,别数了,再数秋天就自卑了。

冬天没法数,冬天一直都那么严肃。那么,就让他永远严肃下去吧。

 

恩情

恩师恩人之误解乃至不宽谅,乃人生之一大不幸。

不幸的根源在于曾经很幸运地得到他的恩典恩情。

 

出尘

男人如果动了出尘之念,大多能够得到男人女人的理解。女人如果这样想,连女人都会以为发生了天大的事。

 

 

君子

伪君子不见了,到处都是真小人。

起码他原来还要装出是君子的样子啊。

 

可爱

三种女人最可爱:未嫁未为人母的幼儿园老师,扮鬼脸的老太太,用橡皮筋绑头发的少妇。

三种男人不可爱:矮个武师、瘦子厨师和背台词的脸上有麻子的导游。

 

个人喜好

喜欢穿旧衣服,但绝不穿破袜子。

喜欢听老戏,但不爱听新人唱。

喜欢去老地方,但不要老人带路。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