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答麦冬先生问:“我不是什么名犬,我就是一条土狗”  

2009-08-06 16:54:23|  分类: 文学现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湄洲日报》改版,设“书香”版面,编辑是老副刊林仙久。老林接手这个副刊,他想做些事。前不久,约同事王朝明来访我。

王朝明是《湄洲日报》最懂媒体的编辑、记者,但他一向懒散,所以在该报基本上是一种隐居的姿态。老林约他写我,看来是找对人。因为王朝明还有一个基本不为该报上下知晓的身份,他就是作家麦冬。麦冬是我多年的文学兄弟,他来访我,我自然是认真应对。

这个访谈在他来了之后两三天就做了出来,最后见报是昨天。昨天的晚报还发了我的小说处女作《莲花令》。

和我早先在《湄洲日报》发的一些作品一样,这个最初的访谈稿最后被删节了。麦冬兄来了电话,心有不甘不舍。我说,没事的,这有什么?他们不改就很好了。以前我年轻时候在该报发豆腐块,他们的编辑,特别是一位部队回来的“高管”还直接在我的文章上添加延安文艺精神。没事的,真的,我一点都不在乎。《湄洲日报》能改版,能出“书香”这样的版面,能来做我的访谈,能不在我的回答中添加科学发展观,这已经就是巨大的进步。

这里是我和麦冬对话的原稿。感谢麦冬的器重和操心。下一次应该由我来访谈他,他是我心目中莆田最有价值的作家之一,这样的作家不超过三位。

 

“我不是什么名犬,我就是一条土狗”

——答麦冬先生问

 

 

黎晗,中国作协会员,莆田市作协副主席,涵江区文联主席。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中短篇小说集《呼唤龙》、《贞元年间的隐秘镜子》(与杨雪帆、麦冬、康桥合集)。今年2月起在《海峡都市报》开设专栏“无处告解”,《十月》今年第4期发表报告文学作品《蜂神传奇》,短篇小说《假肢》、《晚期》,散文《长短句》系列等近期亦将由《十月》《作家》等刊发表。

 

问:你好啊,又在《十月》发作品了。

答:一个约稿,好久没发东西了。

问:我记得,你最早在《十月》发的是《筝》和《荫》?

答:好多年前的事了,《十月》在我青春最无望的时候肯定了我,所以我愿意为他们写不是文学的“报告文学”,而且写得比小说还卖劲。

问:你散文中的那种温暖十分动人,让人想到沈从文和汪曾祺。废名很久没读了吧?

答:刚好前段又翻了一下,体会到了“温故而知新”的温暖和动人。废名、沈从文、汪曾祺,在我的书柜上,他们三个是摆在一块的。原来我还把川端康成也跟他们摆在一起。意境小说四大家,是我文字刚发育时,最为重要的营养。川端和废名可能对我的启发更大,他们都是“感伤美”的创造者,刚好在20年前抚慰了我灰暗压抑的青春。

问:你说过,不读木心,就没有资格和你谈散文。我特地找来读了两篇,还真不错。

答:我这样说过吗,我经常胡说八道的。

问:我记得你非常喜欢川端康成。村上春树你也喜欢。

答:日本作家的血液里流淌着纯正的东方传统。比如村上春树,他是非常资本主义的,小情小调,知识分子趣味,坊间不是有人说他的小说有向美国作家保罗·奥斯特致敬的痕迹吗,但是你看他最新的短篇小说集《东京奇谭录》,又小资,又非常的日本,非常的东方。这真是了不得。中国当代文学已经没有传统了,你体会不到汉语的优雅和繁富。我们现在要吗是普通话,要吗是翻译腔,但没有汉语。

问:你喜欢的作家有些共同点:温暖、机智、简洁、干净,比如卡佛,卡尔维诺。

答:漏了一个:优雅。你看木心,雅到骨子里了。极致则美。

问:你特别讨厌繁复、笨重?

答:沈从文有句话,“某月日,见一大胖女人从桥上过,心中十分难过。”

问:你的博客中贴了篇韩东的文章,他比较了中和西,轻和重,简和繁,说得相当好。

答:老韩思考的是,一个中国的写作者,他在东西方两种不同的文学经典面前,要如何融会贯通。他说的不一定是真理,真理是,只要你思考了,你就离真理近了一步。老韩有头脑,现在好多人写东西是用手,不用头脑,包括目前国内很红的那些所谓腕儿。他们可能用心写,但没有用脑。现在有电脑了,方便了,很多人就不用脑了。——我好像很愤世嫉俗的样子,其实我现在的口头禅是“懒得说”。

问:你有一篇谈收藏的文章很有意思,“素雅的本质就是素”。

答:收藏会让人悟出很多很朴素的真理。“素雅”一词真是颇值玩味,素是本质,雅是效果。但是我们经常把效果和本质颠倒了。

问:收藏也是一种阅读吧。

答:物不语,最能言。

问:你以前雄心勃勃,一心向外,现在开始关注起脚下的这片土地来了。

答:这是衰老的前兆,呵呵。现在两天不玩莆田老木雕,不玩莆田民俗收藏,我心里就难受。这是一个魔咒吧,我被家乡文化施了魔咒,哈哈。

问:海都报的专栏还在写吧,特别精彩,都是身边的人和事,有点像笔记小说。

断断续续几个月,快结束了,我倒是很愿意一直这样写下去,我从来没有写得这么舒畅过。我现在很懒,但只要有人来约,我就端正态度好好写。

问:这些也是小说胚子。

答:是的,慢慢地将来我再发展成小说。

问:“无处告解”,为什么用这个专栏名?

答:就是想集中表达现代人内心的隐痛、无言、隔膜、焦虑、牵挂……说不出口、说不清楚的那些东西。

问:这些也是你近几年小说关注的核心问题。

答:杨雪帆说得好,文学应该表达那些说不清楚的东西,说得清楚的属于新闻、影视。

问:最近看了不少笔记小说?中国古代笔记小说量太多了,要找到一些特别点的不容易。

答:是的,但是古人云,开卷有益。

问:有人说写作就像狗在垃圾堆里找骨头,读书是否也一样?

答:关键的是做一条怎样的狗,以及拥有一个怎样的狗鼻子。我不是名犬,不是藏獒,不是猎犬,当然也不是哈巴狗。我就是是一条土狗。你知道吗,土狗也有学名的,叫“中华田园犬”,挺有诗意的嘛!哈哈。

问:除了笔记小说,最近还读了些什么?

答:《马未都谈收藏》,《民国手抄本莆田俚歌集》,《游泳指南》(着重研究如何换气,我学游泳学了三年,现在换气还是不好),我读的东西很不上档次的。

问:你曾把写作比作“举刀向己”,是否可以说阅读是“揽镜自照”?

答:写作就是自己杀自己。“杀”听起来很吓人,通俗讲就是解剖自己,寻找自我,向自己的内心挖掘。阅读我觉得还是像狗找骨头。“揽镜自照”这样的词我想更适合搞政治的。

问:你一直关注“小地方写作”这个问题,是不是也有一个“小地方阅读”的问题?

答:我不是关注,是强调。文学也受地方GDP影响,大地方的人那么强调他们的大地方,那我就索性强调我就是在小地方阅读写作。我记得22年前我考进福清师专时,非常扫兴,我是莆田一中应届文科班的,我这样的出身去读师专,当然很耻辱。这也是我名牌母校的耻辱,所以尽管至今我可能是校友中唯一的中国作协会员,但我尊敬的母校根本不会请我去开讲座。我的文学信心是什么时候建立的,我透露一个从未说出的秘密。我进师专的第一年寒假,去拜访一个在某名牌大学读中文系的中学同学。我们聊起朦胧诗。他一直跟我透露有关北岛成名的故事,而我一直要跟他探讨的是北岛的诗歌特征,我热切地背诵着北岛的诗句,而他对此毫无兴趣。这次见面对我影响巨大。离开他家后,我想我这辈子有事做了。打住吧,我有吹大牛的嫌疑了。

 

  评论这张
 
阅读(47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