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海峡都市报》《莆田乡讯》上我对杨金远的一个访谈  

2009-05-05 17:20:23|  分类: 文学现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访谈同步出现在两家媒体上,一家是福建发行量最大的《海峡都市报》,57日《阅读周刊》头条,一家是我自己主持的福建发行量最小的《莆田乡讯》,4月号,报纸刚刚出来,到读者手里还要几天。

这是一篇有点奇怪的访谈,我再次以记者的身份出现在别的媒体上。如果我没记错,上一次是在15年前,陈章汉主持的《家园》创刊,我受邀专访郑怀兴,就电视连续剧《林则徐》的剧本写作做了一次深谈,全文万把字。

我也是作家,按杨金远的话说,是个“有影响力的作家”,我为什么愿意这样以记者的配角身份来对他们进行访问?道理很简单,只要能为他们鼓吹的事,我都愿意做,我当个配角,做个抬轿的轿夫或摇扇的丫头,我都愿意。杨金远、郑怀兴、我自己,我们都是小地方的写作者,余光中曾经说过,“岛上的声音总要传回中原”,同样的,小地方发生的事情总要传到大地方去,为了这种“传”,比他们年轻的我,愿意费心费力。而且,我甚至认为,我责无旁贷。

这样的责无旁贷十几年前杨金远曾经倾力奉献,从《闽中职工文化报》到《莆田政协报》再到《莆田侨乡时报》,杨金远提携帮助过多少莆田年轻人!可惜大多数的当年籍籍无名的年轻人,他们都忘了!

我受惠蒙恩的那时候,杨金远比现在的我还年轻,一眨眼十几年就过去了。当年莆田最著名的愤青——在下,两鬓已有了霜发,而当年莆田文学界最著名的带头大哥杨金远,苦熬半辈子,终于名满天下。每当念及于此,我总是不胜感慨。所以,如果现在我能为杨金远做点什么,我不仅十分乐意,而且颇感欣慰。何况,轮得上我做都是一种骄傲!

很遗憾,由于版面缘故,我开在海都的专栏今天没有出来,如果出来,是一篇悼念张紫宸的短文《小兄弟》……

 

 

 

“对自己的祖国,他们是真诚的”

——作家杨金远谈新作《下南洋》

受访/杨金远  采访/黄黎晗

《海峡都市报》《莆田乡讯》我对杨金远的一个访谈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海峡都市报》《莆田乡讯》我对杨金远的一个访谈 - 网上黎晗 - 黎晗围庄

 

【编者按】继短篇小说《官司》被改编为电影《集结号》、长篇小说《突围》被改编为30集电视连续剧之后,我市作家杨金远于去年完成的长篇新作《下南洋》,今年“五一”期间由北京群言出版社出版。据悉,湖北影视传媒将联合福建广电集团等将该小说改编成电影和50集电视连续剧,目前,该作品已在国家广电总局完成电影立项。

本报一直关注作家杨金远的创作,20052月,杨金远与冯小刚在京签定《官司》改编协议后,本报于3月号推出专访《杨金远:我与文学的“官司”“没完没了”》,成为国内报道此事的第一家媒体。2007年,电影《集结号》首映、《突围》出版之际,本报于12月号推出报道《“集结号”吹响,作家杨金远突出重围》,再次予以关注。现在《下南洋》新书问世,基于对本报的信任,作家杨金远再次接受了本报专访,《莆田乡讯》成为报道《下南洋》的第一家媒体。

 

《莆田乡讯》:严格地说,被改编成影视的《官司》、《突围》都是您几年前的旧作。我们想知道,您在新作《下南洋》中有何新的思考?《官司》、《突围》关注的是人、人性,《下南洋》集中关注什么?我们知道,您总是能为中国文学提供一种原创性的思考角度。

杨金远:《下南洋》是一部描写清朝末年福建黄陈两个家族远赴南洋创业的故事,时间跨度50多年,一直写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如果说在本人以往的文学作品,如《官司》、《突围》等所表现出的是一种对人,对人性的认真思考的话,那么,《下南洋》则是在讲述一群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漂洋过海,在海外生活和创业的故事。我力求把这个故事讲得完整,讲得生动精彩,讲得悲壮凄美一点。而且,还要避免与过去别人已经讲过的有关海外的故事雷同,使读者失去对该作品的阅读兴趣。那是本人在写作过程中追求的第一个层次,也是最基本的一个层次。当然,任何文学作品都有作者自己的思考追求和审美追求,在《下南洋》里,我始终贯穿的是一种“贱民”的思想,一种“宁肯朝廷负我,我也不可负朝廷”的思想。一种死了也要魂归故里、叶落归根的思想。有意思的是,那种思想也恰恰是我中华民族子民们普遍遵循的一个规则。

在《下南洋》中,被迫去南洋的那些华人中,十有八九当初是被当时的朝廷驱赶去海外的,或者因为生活所迫转赴南洋的。他们身上虽然披着朝廷强加给他们的重重枷锁,心里却时时刻刻仍然挂念朝廷,挂念祖国,为朝廷之忧而忧。当祖国需要他们献出生命时,他们可以不计恩怨,不计荣辱,义无反顾,回到祖国,为祖国肝脑涂地,洒尽一腔热血。在《下南洋》中,作为写作者的我来说,实在无法给那群人的那种行为下一个明确的定义,说不清楚是应该为他们而歌,而赞,还是其他什么,我只能说,对自己的祖国,他们是真诚的。

 

《莆田乡讯》:为什么会想到写这个题材?

杨金远:像这类的题材一般不好写,也不好把握,处理不好,很容易写成那种吃力而不讨好的文章。也就是说,官方不讨好,读者也不讨好,更谈不上文学品位,那是很尴尬的。当初接受这个题材,完全是出版社的“命题作文”,并不是我自己想要写的。也完全是从今后改编电影电视的因素考虑。如果现在让我再次选择,我是不会接受的。因为从纯粹的文学角度来说,她确实没有什么价值。拍摄电影电视倒是可以的,可以拍得回肠荡气。

 

《莆田乡讯》:写作《下南洋》的过程艰辛吗,“海外体验”如何进行?

杨金远:是不太好写。因为我毕竟从来就没有过那段经历,也没有去过南洋,一切只能凭借感觉,凭借故事主线进行创作。也就是说,主要是在讲故事。如此一来,在写作过程中就必然会磕磕碰碰,捉襟见肘,没有以前写自己所熟悉的那类题材一样得心应手。但也正因为是靠讲故事来完成本书的写作,“海外体验”的有无倒变得非常次要了。这就好像要写皇帝,自己未必要当过皇帝;要写杀人犯,自己也不一定要先去杀一个人一样。

 

《莆田乡讯》:莆田是福建主要侨乡,我们的乡亲中有不少下南洋的,我们经常说“海内有个莆田,海外还有一个莆田”,这本书完成之后,您对这个海外乡亲群体有何认知?

杨金远:在写作《下南洋》的过程中,我确实搜集了有关莆田人在海外的许多资料,也接触了许多过去在海外生活,现在已经告老还乡的莆田乡亲。通过与他们的交谈,使我知道,他们在海外艰苦创业,特别是在当初刚“出洋”那会,他们所经历的艰辛的生活状况确实让人难以想象。我们现在有些人总是一味地责怪和埋怨华侨们“小气”,“不爱家乡”,那实际上是不恰当的,也是极不负责任的,要知道,当初他们刚“出洋”那会,他们的艰难困苦有谁替他们分担过?他们在海外受到外邦的欺辱时有几个人还惦念着他们?当然,那都是一些题外话了。问题是他们的钱也不是偷来的,或者抢来的,他们也是一分一厘辛辛苦苦赚来的,积攒起来的,他们干嘛就不能够“小气”而非得要大方呢?这也是我在写作这本书时感受最深刻的一点。当然,从某种程度上讲,那些海外华侨还是明事理的,当祖国和家乡需要他们时,他们会大方得让所有人瞠目结舌。那时,有些人又有另一种说法了:人家是华侨,当然牛B了!

这就是我们有些莆田人!

 

《莆田乡讯》:下一步写作有何新的计划?您现在是炮连响啊,我们很期待您的下一步。

杨金远:不存在三炮连响。文学作品是要经过时间检验的。我现在所做的或许只是一种快餐文化,或者叫急功近利。当然,任何事情都讲运气。我父亲在世时对我说,人这一辈子有许多的运年,一个运年一般三五年,十年八年。这几年,或许让我赶上运年了,运年过了,一切又将回归沉寂。这一点,我还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我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因此,在任何时候,我还是我,我不可能无知到连自己是什么东东都不知道的地步。那是很可笑的。我得量力而行,我不想跟任何人去攀比。我的作品也不需要任何人去加什么标签。更没有任何的打算和计划,写到哪算到哪。我不过把写作当作一种消遣,一种自娱自乐。过去我曾经说过,文学是我的情人。我确实已经把她当作自己无法舍弃的情人了。我得和她慢慢走下去,一直走到老,走到我再也走不动的时候。

 

作家杨金远“触电”记

1990年中篇小说《大杂院》被福建电视台改编为上下集电视剧《大杂院》

1991年《义务兵》被拍摄电视剧并在中央台播出

2007年短篇小说《官司》被改编为电影《集结号》,该片获29届大众电影百花奖,台湾金马奖,亚洲电影大奖最佳故事片奖

2008年,长篇小说《突围》被改编为30集电视连续剧

2009年长篇小说《下南洋》被湖北影视传媒、福建广电集团等改编为50集电视连续剧和电影,目前正进入改编筹拍阶段。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