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这个婶娘大夹漈”  

2009-03-21 15:13:58|  分类: 围庄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围庄闲话】

 

“这个婶娘大夹漈”

黎晗

(为《莆田乡讯》文化版备稿。今年起,若时间许可,我想为自己的报纸开一个小专栏,每期写上几百字,事关莆田传统文化的发现思考,算是我对这块土地的一种回报吧。)

 

正月的一天,天寒骨冷,我去白沙泡温泉。出来后,坐在户外大埕上边擦汗边看澡堂客往来穿梭寒暄。这是一处小泉眼,蛰身于白沙镇街道一公里外,若不是当地朋友引导,我们这样的山外客不可能有缘领略如此乡野的情趣。所谓“乡野”是指地偏,隐身于村庄内部;泉小,仅四五个小汤池,池也特别小;特别有趣的是来泡澡的除我们几个,都是当地的村民。因为是本乡本土人,他们进进出出少不得寒暄几句。我细心聆听,虽然没有了有关“桑麻”的农业话头,但也有会心一笑的熟稔亲热。话不多,在春节那样的日子,怎么听怎么温暖。

我对语言多少有些兴趣,莆田话虽然同宗同源,但平原和山区还是有些微差别。山区的本地话,吐字舌头音比较厚,每当我想起山区乡亲的“厚朴”,耳畔总有他们舌厚音的回响。温泉在地底奔流,山们逶迤如韵律,我听着此起彼伏的莆田厚音本地话,一时间有些迷醉。

忽然,两位山里大嫂绘声绘色的对话吸引了我。

“阿芳伊们家这几年做大好呃?”

“大好,很大好。”

“阿芳这个婶娘大jia ji啊!”

“伊们一厝婶娘都是大jia ji!”

“婶娘”是莆田对已婚女人的俗称,“大”是强调。“jia ji”翻译成汉字是“夹漈”吗?

我跑过去问那两位大嫂:“你们刚才说的‘大jia ji’是什么意思?”

大嫂听了哈哈大笑。“你不知道啊,看来你是城里人!‘大jia ji’,很厉害,很聪明,很会做事!”

“呀,看来我不‘jia ji’!”我也哈哈大笑。

我再问:“你们说的‘jia ji’是‘夹漈公’的‘夹漈’吗?”

“夹漈公我们知道,年年都要烧香的,夹漈公‘大有舍’(指很灵验)。但我们不知道刚才说的‘jia ji’怎么来的,古人怎么说我们怎么学嘛。”

精彩!我在心里暗暗叫好。我不再怀疑她们说的“jia ji”就是“夹漈”,为什么不是呢?一代史学大师郑樵,莆田文化的最高峰代表人物,905年前,就是在这块土地诞生的。他的坟墓,就在此地不远处,已经修葺整理成当地政府极力推介的一个文化景观。

大“jia ji”:很厉害,很聪明,很会做事,郑樵精神不是包含这些吗?

——真是神奇啊,这个名词向形容词的美妙转换。我再次坚信,无论地面如何沧海桑田,传统文化都会像地底的温泉一样,潜自奔涌,生生不息。泉眼无声惜细流,偶然间冒出的点点滴滴,都可以如此地让你心头发烫。

2009321正午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