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小藏怡情  

2008-07-27 15:13:10|  分类: 围庄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雪珠主持《艺博海西》,正筹备第三期,又来催我的专栏稿,赶了一些出来,估计她能用两期了。(以下图片为本人藏品,均从本土古玩市场中获得。)

 

 

有款识的炭烧陶制熨斗 

仙女招财进宝瓦当

 

童戏瓦当

托元宝瓦当

有提把的陶罐

双鱼瓦当

树叶形麒麟瓦当

鹿竹瓦当

开半张嘴的提水瓦罐

狐狸浮雕捣子

酸枝盒子古砚

八角福鹿瓦当

插香砖塑

【非主流收藏】

小藏怡情

——答朋友问

 

问:你好像真的很痴迷收藏,“收藏专栏”都开起来了?

答:呵呵,我识趣,称自己是“非主流”。其实我压根就不是个藏家,连收藏者都算不上。莆田这边,我是知道有一些高人,在这条道上走了很多年,我也正一家家挑机会碰缘份去拜访他们。你别看我在文学圈里讲话很大声,在收藏家跟前,我就是一只“菜鸟”。我虽然应邀开了专栏,对收藏说三道四,但我也就是一个爱好者,文字是我的长项,我更愿意自己是个收藏界的记者,一个收藏文化的传播者,我要把收藏界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告诉给读者,这也是这张报纸邀约我的初衷。

 

问:也是,收藏家给人的感觉都很神秘,也确实需要有心人把他们的故事说出来。你涉足其中有何感受?

答:人都有好奇的本性,你看垂钓爱好者,如果没有童心耐性组合成的强烈的好奇心,谁可能像一块石头一样在水边守侯几个时辰?有爱好的人都很可爱,我喜欢垂钓者,喜欢那些在屋檐下仰首数雨滴的人,喜欢对着一个老罐子手舞足蹈的收藏者。我以前少年时代在城里读书的时候,租借在莆田河滨一户人家家里。那户人家祖上辉煌,留下的房产非常大,就租给了很多外人,有来城里务工的,服务员、厨师、三轮车夫,等等,也有我们那样的准备高考的学生。其中有一户租户,拖儿带女的,一大堆人,他们的家长,一个中年男子,矮且胖,胡须拉渣的,好像在郊区哪一个垃圾场干活,好像还是个集体企业之类,我搞不清楚,反正每天他回来浑身上下都一股臭味。二十来年过去了,河滨那张大房子里的房东和租户们我几乎都记不起他们的样子了,但是那位胡须拉渣的工人大哥我一直记得,因为他是个神秘的收藏家!他收藏邮票,几十本邮册都装得满满的。每天回家他的神情都非常诡秘,藏藏掖掖的,他是个垃圾场的工人,他一定是从垃圾中发现了宝贝,回来赶紧躲到逼仄的房间里去整理……泄露这个秘密的是他的儿子,他儿子书念得一塌糊涂,这家的老奶奶就对我们学生很热情,经常地送点酸菜、热水什么的,我们很感恩,就帮忙辅导了她孙子几次作业,后来,我们就知道了,他的老爸是个狂热的集邮家……

    我很快地考上大学离开了河滨,但一直记得这位集邮家,不知道后来他的那些垃圾中淘出来的邮票还在不在,他的儿子后来是否继承了父亲的这个爱好?——有爱好的人,是多么富有魅力啊,我有一天一定要为那位垃圾场工人写一个文章。

有关收藏,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小藏怡情,大藏兴国”,大藏离我们遥远,大藏是王世襄、马未都……故宫博物院,那是大大藏,国家宝藏嘛。我们这些每个月都被摁在地上揭一层皮的“按揭者”,口袋里根本没什么闲钱让自己痴迷收藏,我们只能算是小藏、小小藏,但同样也可怡情。你看那个垃圾场的集邮家,他每天日子过得多么开心!

 

 

问:你自己都收些什么呢?

答:我啊,可真的是上不了台面,我跟你说,收藏的范围是非常广泛的,在咱们国家,主流收藏主要有:青铜、玉器、瓷器、古籍、字画、家具、当代艺术、邮币卡等,其他五花八门的大多归于杂项,都是些小玩意儿,铜镜子啦,文房啦,挂件啦,鼻烟壶啦,多着呢,上百种。我所钟情的主要是石雕、砖雕、木雕三种,算是杂项中最不起眼的吧,我最钟情本土的工艺,里面蕴涵着一种亲近家乡故土的文化情结。那些玩意不入方家法眼,价钱不高,入门也快,不懂也可以就近查资料。最开始的是石雕,我非常喜欢石头狮子,但莆田的石雕水平一般,而且存量极少,渐渐我就把目光投入到了砖雕方面。这一方面,我有了一些小收获。木雕收藏是受雕刻家江晓的影响。江晓是涵江“雁门雕塑”的传承人,据我了解,木雕花板、门头,包括竹雕笔筒一类,江晓是莆田第一藏家。一个优秀的木雕家涉足老木雕收藏,那必定是专家中的专家。我跟江晓到仙游赖店去看花板,嘿,人家古玩商都对他毕恭毕敬的。那回我收了一对花板,挺贵的,江晓说,你去省博物馆看看,他们的没有这两块好。我还真的跑去看了,出馆得意了半天:确实我的好。半年后,江晓问我,你出手不,人家翻一倍价给你。我说,切,我吃酸菜吃了半年,现在怎么舍得出手。受此启发,我很是用心地在赖店、涵江宫口河找到了一些小小的花板。“你要开古玩店吗?”我老婆问。我嘿嘿笑。隔一阵子,我用镜框装了一些出来,带到福州去,哇,可让朋友们开心了一把。

说来好笑,我挑东西的时候,经常会有一种潜在的心思,这东西将来都是要送给朋友们玩的。朋友都是文化人,所以审美成为我收藏的第一标准。哪个文化人不好这一口呢?

 

问:你这么说不怕古玩店对你提价?

答:怕也没用,我跟你说,古玩这个行业的人都比我们精明,人家一辈子吃这口饭,他们的市场神经极其敏锐。前一阵子画家邓伯元还跟我说,你看你,开了专栏,整个宫口河的瓦当、秤砣都涨价了。我说,不然,我们买得多了,整个市场都知道涵江有俩傻逼喜欢这个,全莆田的瓦当都会一边涨价一边往涵江跑。你别跟一个市场斗,你斗不过他们。还是随缘的好,东西就是这样,你收着收着就贵了起来。

古玩商没利益,谁帮你跑腿呢?你每样东西都拼命砍价,砍得人家没利益诱惑,人家就没激情帮你找东西了。我有时候还要故意装傻给人家多一点赚头。我之所以收得到东西,就是我看起来有点傻,起码在那些古玩贩子看来是这样的。

要想让价钱便宜下来,我的经验是找上线,把耳朵竖得高一点,把游街收货的第一道古玩贩子找到,他们的市场神经相对没有开店的灵,你把他们截住,东西更好价钱更合理。我的很多东西就是这么来的。当然很抱歉,我不可能在这里透露我手头的那几条线。呵呵,我透露了,我下期专栏文章怎么写?

 

 

问:听你这么一通说下来,我的心也痒痒的,也想收些东西来玩,你看我这新手上路该注意些什么?

答:我们仅仅只是为了“怡情”而“小藏”,最关键的是,一定要有“美在过程”的心态。新手上路,一定要三思,这东西你真的喜欢吗,你看准了吗,真的不是一时冲动?收藏界的朋友大都很热心,大家潜意识里都有“好为人师”的兴趣,你看中一样东西,如果是小东西,花费几十元,一两百元,你喜欢,想清楚了,就下手,如果贵一点,你最好是请师傅级的行家把眼一下,大家都乐意帮忙的。新手千万别有偷偷拣到宝贝的那种窃喜,按行话说,你别有“捡漏”的心态,我跟你说,“捡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以前是大家不懂,你是行家,你当然可以像早年的马未都那样沙里淘金,现在可不行,人家可能都是吃这碗长大的,你是新手,你怎么可能捡到宝?我听到不少收藏界的故事,别说是新手,就是老手,只要是一时冲动的,大多走眼,事后要后悔死掉。另外,我还发现,不少人做收藏就是占有,把东西千辛万苦搞到手,往家里柜上一摆,经常就忘了它。这是非常糟糕的行为。为什么不好好拿出来再研究研究呢?你可以查查相关资料,翻翻书,请藏友们来切磋一把,甚至,你可以拍个相片,拿到网络上跟人家去交流,有的也可以转让出去。我给大家介绍个地方,“雅昌艺术论坛”,你上网“百度”一下,上头有好多分类,里面高手林立,藏龙卧虎,你可以在上面学到很多东西。

 

问:我去哪里买东西比较可靠? 莆田、涵江周五都有一些人摆摊出来,里头有好东西吗?

问:地摊上怎么有好东西?全是现代工艺品。为什么不去赖店呢?我很奇怪,很多朋友喜欢收藏却从来没去过赖店。我不是说赖店的东西都是好东西,都是真东西,但是赖店的古玩市场多大呀,你到了那里才明白,哇,原来自己的信息有多闭塞!当然,赖店也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但是赖店也有大鱼,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怎样认识那些大鱼,这要靠朋友介绍,赖店真正的宝贝人家不会随便摆在店头,你进入这行久了,以后自然就有机会登堂入室,见识到那些有爆炸力的东西。但是,起码你可以自己到赖店古玩一条街去逛逛,你不买也可以长很多见识。赖店是有古玩文化积淀的地方,有时候,一位长相普通的老奶奶就会让你肃然起敬。可惜涵江宫口河的古玩店有些落寞了,涵江人喜欢收藏的太少,古玩店撑不下去了。没有利润,古玩商是很容易失去收货的冲动的。当然,老东西是越来越少,他们也越来越收不到东西了。赖店的东西我刚看过不久,除去几个大户,好东西也是越来越少。然而,这也是收藏的最好时机:物以稀为贵,收藏因独一无二而让人迷醉。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