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莆田乡讯》311期记  

2008-05-07 15:43:58|  分类: 浮想联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号的报纸拖到现在才出来,原因有二:一,4月的最后几天莆田有好几个大新闻发生,妈祖诞辰1048年纪念活动举行,投资3000多万元的妈祖阁竣工,涵江24个新项目登场。只好等所有事件都进行了,都变成新闻了,再来统筹编排。二,白沙镇拿了两个版面来做专版,提供的图片、文字都不合适,只好重新安排。就拖了下来。

这期的闪光点有三:

——一版头条《杨根生任莆田市委书记》。如果按兄弟报刊套路,发个标题新闻就可以了。但我不愿意这样做。去年以来,《南方周末》已经在“政要访谈”方面做了非常多的尝试,他们甚至请出一些政要的同学老师来谈他们的青年时代。其实政要并不神秘,是我们媒体故弄玄虚的结果。比如新任市委书记,他来莆履新之前,从哪个岗位来,他的年龄,早年的经历,完全可以透露的,读者也关心这个,为什么不可以发表呢?我“百度”“杨根生”,他的简历,很快就从“人民网”上搜到了,整理一下,就发了出来。后来我看“莆田新闻网”,双华他们也发布了。我觉得很好,并无不妥,这本来就是媒介应该做的。老书记袁锦贵,他什么时候来莆任职,现在去了哪里,我们也都集中做了介绍。

——二三连版做了白沙专题。静南坚持简洁的表述,不让它有广告味和乡镇味。白沙镇长小曾亲自做了文案修改,他当然希望能多一点政府味。我做了调和。出来的效果应该说不错,内容丰富,政府味不浓。不至于掉报纸的品味。凡所发布在报纸上的每一个字眼每一张图片,当然都不可糊涂,如果糊涂,报纸的身价马上就掉了下来。朋友说,如果换个人来主持乡讯,味道马上就变了。我笑笑,心里说,何止是味道变?恐怕是像一块玻璃,哗啦,碎了。说这话的我,对这张小报,已经有了很多的感情。以前老在想,谁来接它啊,一点都不好玩了,没劲了,总不可能十年都办这么小的报吧?现在,如果谁让我放弃,已经舍不得了,哪怕我为之耗费了很多本该拿来写作的精力。想想如果没有一个平台让我来表达新闻理念,想想不能公开地巧妙地说出一些比别人动听的话,那该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比如四版的彭燕郊专题。如果不是我在主持这个报,有谁会用一个版面来对彭老这样的文化老人进行追思和缅怀?他们,市内的其他报纸,他们容量多大啊,他们为什么不做呢!有容量不一定有肚量,此肚量非彼肚量,文化上的胸襟不是按肚子大小来衡量的。我们的静南可以说已经是全莆田最牛逼的文化编辑。甚至,只有我们报纸才专门开设了“文化”版块。我这也是鸡对鸭说了,跟没文化的人没道理可讲。做我们自己的事吧。

静南的编辑之功已经非常老到,不采访而能做出一个三千多字的专稿,这是乡讯团队的本事。

这期的样报应该想办法邮寄给彭老的家人和长沙文联之类的机构。我们不能让人家瞧不起:彭燕郊这样的文化大家,他的家乡居然连个追思的人都没有。

安息彭老!

安心莆田文化!

因为有《莆田乡讯》。

 

 

  一版要闻

 

杨根生任中共莆田市委书记 

 

423下午,中共莆田市委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传达省委关于莆田市委主要领导同志职务调整的决定。

省委常委、纪委书记陈文清受省委的委托,在会上宣布省委关于莆田市委主要领导调整变动的决定并作重要讲话。省委决定:杨根生同志任中共莆田市委委员、常委、书记,袁锦贵同志不再担任中共莆田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

袁锦贵同志于20037月任莆田市委书记,在20081月召开的福建省十一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当选为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杨根生同志,河南商城人(福建出生),195511月出生,19731月参加工作,中共党员,大专学历。来莆履职之前,历任福建省政和县人民政府副县长、中共政和县县委副书记、政和代县长、县长、中共南平市委常委(福建省第二批援藏干部工作队领队,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委委员、地委副书记、地区行署常务副专员)、中共漳州市委副书记、中共福建省委农办常务副主任、省委农办主任。杨根生同志系中共福建省第八届委员会候补委员。

 

……

四版·文化

彭燕郊:一个时代的诗性符号3000字)

 

 

2008331,中国一代文学大师,莆田籍著名诗人彭燕郊在长沙逝世。(照片文字说明)

 

彭燕郊(1920-2008),原名陈德矩,福建莆田黄石人。1938年参加新四军,1939年开始发表诗歌,为七月诗派重要作者之一。1940年从部队转移到后方,在桂林、重庆等地从事文学活动,参加民主运动。1946年在桂林遭蒋政权逮捕,关押将近1年后遇特赦获释。1949年潜赴香港转北平参加第一次文代会,会后在《光明日报》主持《文学周刊》、《民间文艺》等副刊。19506月起在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学院任教。1955年因胡风案受牵连被捕,获释后在街道工厂劳动。19793月起在湘潭大学任教授,同年10月获平反,1987年退休。彭燕郊一生创作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诗作,出版有诗集《春天——大地的诱惑》、《妈妈,我,和我唱的歌》、《战斗的江南季节》、《第一次爱》、《彭燕郊诗选》、《混沌初开》、《夜行》、《当代湖南作家作品选·彭燕郊卷》,散文集《浪子》和诗论集《和亮亮谈诗》。2007年出版4卷本《彭燕郊诗文集》。曾主编《诗苑译林》、《犀牛丛书》、《现代散文诗译丛》、《散文译丛》等丛书和大型诗歌文化杂志《世界诗坛》、《现代世界诗坛》,在全国文学界、文化界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春天——大地的诱惑

 

这里面许许多多的事事物物,我们大家都看见过,可是很少人觉得稀奇。彭燕郊却不同,他看什么东西都是新奇的。而且他不但对于我们常见而漠视了的东西发生兴趣,还能从大家共见的东西上看出我们所不能看见的东西。

——聂绀弩

 

在莆田黄石,彭燕郊家算是很大的一个家族,“有钱,做生意,后来因为做小麦生意惨败,就破产了,家里卖了很多田。”

出生于富裕家庭的彭燕郊自小就喜欢文学,受鲁迅的影响尤著。由于家庭越来越困难,彭燕郊基本上是从12岁就离开家了。1938年,抗日战争第二年,新四军成立,彭燕郊在福建参了军。

彭燕郊在学校里头就已经开始写诗,到部队之后,他仍然坚持写。从闽西到皖南,他们大概每天行军50里,到宿营地,做完宣传工作,唱歌、写标语之后,彭燕郊就埋头写他的诗歌。

新四军时期,彭燕郊写出了《山国》、《冬日》、《雪天》、《岁寒》、《春天——大地的诱惑》等名篇,他与众不同的抒情方式充分展现了他的诗歌才华。《秋天是我的季节》和《村庄被朔风虐待着》是这一阶段特别值得重视的作品,前者是这位少年浪子心灵世界和内省诗风的本真表现;后者雄浑、深沉、厚重和交响诗般的大气磅礴,则预示了中国新诗一个全新境界的开启。

19401945年,民族战争中人(特别是农民)的生存状态成为彭燕郊关注的重点,在《路毙》、《雨后》、《倾斜的原野》、《殡仪》等诗作中,彭燕郊发掘“潜伏在人民的生活底层,心的底层,为一般人所不能看见的东西”,“倾心吐胆地说出他们的朴质的希望”,而在散文诗《村里》(组诗)、《谷》、《土》、《宽阔的蔚蓝》以及长诗《妈妈,我,和我唱的歌》等诗中,他更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表现了从精神奴役的创伤和氛围中夺取生路、挣扎出来的生活历程和心路历程。在这一阶段,彭燕郊的作品与当时大多数七月诗人拉开了距离,艺术思维方式、感受方式、表达方式及美学观念的转换,使他更多地葆有了自己独特、本真的艺术个性和艺术创造力。

 

他始终没有离开诗歌

 

只有那些在世界的黑夜里担当着不断追求真理,追寻人类终极价值的诗人才是真正的诗人。

——海德格尔

 

尽管彭燕郊自认不是一个对政治很有兴趣的人,但早年身处抗战以及解放战争的火热环境,他也不可避免地投身其中,无论是创作诗歌作品还是从事报纸副刊编辑,他都对当时的国民党政府进行了抗拒与抨击。为此,1946年,彭燕郊有了第一次监狱生活。他在监狱里写了好多诗,回忆起这些时,彭燕郊平静而舒缓地说,“没有纸,用一张张小纸条,写的字跟芝麻一样大,写完了,传不出去,但国民党的狱卒可以用钱收买的,就让他带给我太太,她交给我的朋友,有的拿到报纸上发表了。国民党时代很奇怪的,我坐牢还能发表诗,有一首诗还假装是翻译作品。这些纸条还保存着,不全了,密密麻麻的,将来我要按原大印到书上去,很有意思的。”

1955年,全国上下开始大张旗鼓地批判胡风,作为七月派重要诗人,彭燕郊预料到了自己的不可幸免。对彭燕郊而言,5070年代是“生活的炼狱”,这一时期他被剥夺了艺术创作和自由发表作品的权利,可就是在关押中,彭燕郊竟然还能在脑子里写作,出狱后再默写出来。这一时期,彭燕郊用散文诗形式写的正是这一文体最擅长表现的灵魂世界里的惨烈挣扎与搏斗,是“抉心自食”式的精神“夜行”景象。它们惊心动魄地展示了灵魂遭受的外部诘难和自我拷问,在达到极限的种种压力下精神的极端性迷惘、错乱、战栗、奔突、思索、自救和反诘。

彭燕郊写作这些诗的时代背景、环境氛围、精神状态及写作方式,这些诗中记录和蕴含的极为丰富、复杂、独特的人类经验,使这批作品成为中国知识分子苦难历程的具有典型价值的精神实录和“在场”见证。

在被人们遗忘的20多年里,彭燕郊始终没有离开诗歌,20多年的磨难没有消磨掉他对诗的钟爱,反而将他的一片冰心磨砺得更加晶莹。

 

生命的神奇的张力

 

要写诗,就应该有勇气写不像人们观念中久已习惯了的那种诗。不像诗的诗,似乎很可能成为对神圣的诗的亵渎,其实,这正是对诗的新的肯定,新的尊重。这样做,必须付出更艰巨的努力。艺术追求不是技巧上的追求,而是精神上的、心灵的追求。

——彭燕郊

 

1978年,彭燕郊58岁,在时隔20多年后,他再次获得了自由发表作品的权利。前半个世纪的人生贮蓄,放逐20多年来的诗思郁积,终于形成了一次井喷般的壮丽景观。彭燕郊诗如潮涌,从《画仙人掌》的发表开始,“毋忘我草”组诗(如《家》、《盐的甜味》、《归来》、《小船》、《一朵火焰》等等),“南国浅春谱”组诗(如《太阳照着》、《路上》、《春水》等等),桂林组曲(如《漓江舟中作》、《画山九马》、《晴雨》、《虹》、《雾》等等),艺术组诗(如《钢琴演奏》、《小泽征尔》、《金山农民画》、《东山魁夷》等等),一组组,一篇篇,在多个方向上表现出多姿多彩的风格特征。彭燕郊出手不凡,以他多面出击的别致诗风,在“归来者”作家群中开辟了一种新境界。

1984年,彭燕郊以64岁之年开始了又一次更艰难、更惨烈、更决绝的突围。他单枪匹马从一个文化荒芜多年后的新启蒙岁月里踉跄冲出,在短暂的岁月反刍之后,他似乎已超越了笼罩中国新诗近百年之久的困惑与混沌,拖着长长的历史背影:从鲁迅、闻一多、艾青、穆旦到朦胧诗群,后现代主义,从“民间立场知识分子写作”,他的身影跃过脆弱的心灵,秉性肤浅的代沟和无谓的纷争无限地逼近了那个真实的存在。

在望八之年,彭燕郊创作完成了两万多字的长诗《混沌初开》。这部巨作是彭燕郊一生的精神自传和生命之歌,也是20世纪中国知识分子自我反思、寻求超越的精神史诗。他在痛定思痛后深入探寻20世纪中国社会文化悲剧的来由,探究它给中国人和中国文化造成的深刻影响。这部个体的生命超越之歌和民族的精神史诗,笔力雄劲,气象雄浑,以新诗中未曾有过的思维方式、思想观念、语言形式和叙述方法,又一次对彭燕郊自己的诗歌创作进行了全面超越,也将已往的中国新诗向前实行了总体的推进。

《罪泪》、《德彪西〈月光〉语译》、《漂瓶》、《烟声》、《门里门外》、《混沌初开》、《无色透明的下午》、《五位一体》等标志彭燕郊“衰年变法”成就的诗作,是真正具有原创性和开拓性的诗歌。彭燕郊的诗写出了生命的真诚、自信和坚持。它是天与地、生与死、含混与清晰、对立与统一、捆绑与解缚、尖锐与犀利、颠倒与畸变、异化与沉沦,是痛彻入骨的生命体验的呈现,他把爱和苦都上升到了美的层面。(本报综合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