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沉痛悼念莆籍杰出作家彭燕郊先生  

2008-04-02 16:36:55|  分类: 文化档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我朋友湖南作家沈念的博客,才知道彭燕郊老逝世了。现转来沈念先生的怀念文章,表示哀悼。在清明之前听闻彭老逝世消息,心里有了特别复杂的感受。硕果仅存的“七月派诗人”,我的唯一进入中国文学史的同乡……这位从莆田走出去的最杰出的作家逝世的消息,两天之后,在这个偶然的下午,才为我所知,实在颇多感慨。

我与彭老素不相识,倒是他的亲弟弟陈德豫先生曾经在我们这里任过人大的副主任,他是经济界的活跃分子,所以与之几乎没有交往。记得有一次,好像区里两会期间,我跟老陈有过一次简单的交谈。话题当然关于彭老。可也没问出什么细节来。老想着要在合适的时机,亲自去采访一下彭老,可惜,就这么错过了。下期的乡讯,请谁来写一个文章吧……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了……(这段文字用家乡做丧事才用的蓝色字标出,聊表一位后学的哀思吧。)

 

     斯人远逝,心永存念

沈念/331

有很多事情,不是你不想它就不会发生的。

早上起床,推开窗子,眼前的一片新绿迷人地在眼睛里晃动。小区里的这些樟树,曾多次在我的文字中跳动,或是安静,或是伤感。这些树,熟知我的生活与心情,也曾偷听过我对另一个人的说话。前些晴朗的日子,我还为它们的落叶燃烧引起的烟雾而颇为烦恼,就是这春天边落叶边冒出新的生命的树,在这新的一天惹发许多莫名的思绪。

手上一直感觉不满意的小说还在进行时状态,小说中的主人公要开始的是一种与我现在心境完全不同的生活,我们像两匹奔跑在河两岸的野马,没有缰绳能挽住奔蹄。许多我渴盼的,也许是不该渴盼的。坐在电脑前,手指从手机的键盘转移到电脑的键盘上,但心情却没被带回来。肯定会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可阻挡的。

上午十点五十九分,拾柴的电话打来,声音顿了一下,处于一种嘶哑的状态——彭燕郊老逝世了。这是我没想到的,这位早年即以他所属的“七月诗派”而进入当代中国文学大师之列的长者,这枚文学界的硕果,一直还在健康地写作着青春洋溢的诗歌,怎么突然就消失了呢?

我向长沙的好友远人兄询问,噩耗得到证实。

大约是在2003年暑假,湖南文艺出版社的崔灿兄引我走进了省博物馆那一排老旧的家属房。彭老午体起来,穿着件大汗衫和肥大的平角裤。他笑眯眯的,这是彭老在我脑海中永存的形象。那天下午,我们谈了文学与诗歌,谈了老人家收藏的画作(他遗憾地告诉我在文革中被烧毁了更多的精品),谈湖南文艺社计划为老人出诗文集的事。去年,这套诗文集正式出版,首次以相对完备的形式展现了这位大师级诗人诗歌艺术的全景。我还记得四五年前看老人在《芙蓉》上发表的长篇散文诗《混沌初开》,400多行的长诗《生生:五位一体》,那种开阔的想象与大胆的探索,岂是我们年轻一代所能做到的。88岁的他一直在不倦地探索,仍然拥有敏锐的艺术感受力,广阔的艺术想象力和旺盛的艺术创造力,他保持艺术青春与创作活力永远是一个谜。

2004年,我应邀给本地一家报纸做文化版,曾请彭老写过专栏,他总是很工整地将誊写稿寄来,在来信中还嘱咐我,请根据编辑需要处理。他也仍然不忘记还叮咛一句,要多写,多写诗,对其它文学创作是有好处的。我们每次通电话,他也总是要问我最近写了什么,听说我因为忙,或是在写小说散文而没写诗歌时,他还是会补充一句,要写写诗。他的声音是那么爽朗,我一下就想起他笑眯眯的样子。那是一张老人和蔼慈祥的脸,那是一颗对年轻人关切的心。

如今,斯人远逝!心永存念……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