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答朋友问:就让我就做一条对月乱叫的疯狗吧  

2008-03-07 18:03:41|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从你的博客上不断看到你在谈你的工作、你的收藏、你的日常生活、你对朋友的评论,什么什么的,那些个很琐碎的东西,真的那么重要?比你的写作更重要?你不觉得你是在浪费自己的才华?

答:写作当然很重要,尤其对于我。如果我不写作,我好像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但是有时候我会逆着想,如果我不写作,我可能会过得很开心。比如今晚我看了一个碟,周杰伦的《大灌篮》,我看得津津有味,看得哈哈大笑。这个时候我根本忘记了自己是个作家,娱乐多好啊,如果我不是个作家多好啊,我对生活的要求本来就低,有口饭吃就好,茶呀烟呀差点也没事,我可以去爬山去野外,可以买很多很多的碟看,现在D9多便宜,一个才9元钱,我可以乐呵呵地过一个夜晚。我为什么要是个作家呢?为什么要那么挑剔自己呢,为什么要让自己那么地不开心呢?有时候我真的是这么想的。我对生活的要求是那么低,我也有商业头脑,也会投机钻营,也会赚钱,我为什么非要跟自己过不去呢?你别笑我,我真的很多时候是这么想的。我开始怀疑写作的意义,特别是当下这样的文学氛围里,我真怀疑自己这样较劲有什么意思。

我不断地谈这个谈那个,那些个无聊的与文学无关的话题弥漫在我周围,你可以说我是在浪费才华,可以说我在放弃自己的理想。可是,当你的才华不能为这个时代所容忍所肯定,你浪费,你珍惜,这中间有差别吗?

在目前整个中国写实主义妖气喧天的这样一个环境里,多写一个小说,少写几个散文,很重要吗?我好像很消沉,很没落。可是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吗?

    如果不是这样,我的最新的作品在哪里?我已经五年不写小说了,我说过,我赌过咒的,《呼唤龙》不发表,我不会写小说。我说自己是心中有鬼赶不走,是的,中国的文学杂志,他们是不会承认《呼唤龙》那样的东西的。他们居然说那是“戏说”,真是笑掉大牙了!我这样的作家会“戏说”!

我知道他们要怎样的小说,可我为什么要顺着他们的意走?凭什么我要听他们的,我自己有父亲,我第一遗精后,我就不听我老爸的话了。我不就是我老爸的一个精子变出来的吗,我自己都有精子了,还多得满了出来,那我为什么要听我老爸的!我连自己老爸的话都不听,我干嘛要听那些陌生人的话?我也写过有些中编辑之意的小说,我写过,我现在当然也能写,可是,一个路子的小说写过几篇了,都发表了,也收入这个收入那个选本了,也就是说受到一些肯定了。那我为什么还要再写?在这点上,我跟百分九十九的作家同行的想法是不一样的。如果写作变成一种惯性,那有什么意思,那有什么快感?那不跟娼妓一样吗?换个嫖客如果不换操法,哪来快感!我不想当那样的作家。反正我又不靠写东西吃饭,反正我也成不了大师,那我该堕落就堕落,该寂寞就寂寞吧!如果我不能写出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能写出不一样的东西,不能自由自在地写东西,那我就拉倒吧,就看碟品茶玩收藏吧。

 

问:你散文也不写了?毕竟在这个文体上,很多人还是很看好你的。如果说你的小说没有广受承认,散文还算在业界有了一定的知名度的。为什么不写了?

答:很多人看好关我什么事?你知道《流水围庄》一本书里,十几万字的散文,那是我什么时候的作品?我实话告诉你,大多数是我20岁出头的作品。你们说《岁兄》《于先生》《夜里戴草帽的人们》怎么怎么个好,我福州一大批朋友,一见我就说《感谢理发师》,孙绍振老师做中学语文教材编选工作时,还选了这个进去,最后被什么专家给干掉了,等等。可是,那些作品都是我20来岁写的,现在我都快40岁了,大家还期盼我继续写那样的东西,这不太可笑了吗?我20岁时能写出那样的好作品,都没人来承认,等到我老了,很多人来约稿,你就写《草帽》那一路东西吧,我们杂志喜欢。我说,操,我又不是奶牛,每天都年轻都有奶。我不是傻冒,我怎么可能去再写《草帽》呢?一个文章,无论长短,无论成功与否,无论外界怎么看,只要是已经完成我真实内心的表达,我绝无再写同类文章的道理。我不是那样的作家。所以我基本上是把《流水围庄》那个书当做告别青春的信物的。我不是说我有多牛逼,我本来就不是大师,但还行,一个人20来岁能写那样的文章,够可以了。可是,我不可能重复自己,我也不可能再写一大堆东西等20年以后被人家来追认。20年以后,我早阳痿了,现在人家不承认不让我爽不给我快感,我自己操什么劳呢。所以,我基本不写散文,要写就写《变色鱼》那样的散淡的东西。我的博客上曾经有人在《变色鱼》后跟帖,大意是表扬,说怎么怎么个好。我猜测对方是个对古典文学很有心得的人,后来我知道,那是一位古典文学博士,她的表扬让我非常受用,毕竟还是有高人看得懂的。我真心愿意为她那样的读者写作。可是,现在的大多数散文编辑,他们懂个屁啊,那些个散文论坛上牛逼轰轰的什么斑竹,他们真的是连屁从哪个洞洞放出来的都没搞明白。整个散文界的文章都是“做”出来的,附文生义一类,都有个主题有个让人肉麻的什么情感,那是文学吗?创造性在哪里?全中国的散文好像同一个人写的似的,好像他们的妈都跟同一个男人偷情似的,恶心透了。你说咱也混沌在他们一起,不是给咱妈添耻辱吗!写散文的都在读散文,都在研究散文家怎么个写法,真是傻到家了。整个中国,有几个人在琢磨散文的文体创造?恐怕什么叫文体他们都没搞清楚,一个个都发情得跟什么似的,都捡了宝似的疯狂地制造垃圾,跟个拿鸟蹭树根的野狗有什么区别……

 

:你说得这么鸟,那你自己有什么追求,你的有创造性的作品在哪里?

答:乱世出英雄,盛世出高僧,我们的时代不是乱世也非盛世(说是盛世的人神经病),这个平庸的世界我不知道能出什么,所以,我既没追求,更无创造,如果可能,我就做一只汪汪乱叫的疯狗吧,只有疯狗才会在深夜对着昏沉沉的月亮乱吠。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