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水面倒映着青春的影子  

2008-01-19 21:20:53|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建为 - Over The Way

有关施国龙及其他

黎晗

 

 

腊月最冷的那天下午,施国龙来我办公室喝茶。烟来烟去,闲聊半天后,提出要我为他即将出版的通讯散文集做序,我闻言颇为吃惊。意外的原因有三:一,我不懂新闻,至今连通讯、访谈、侧记这几个交叉的概念都分不清。我是在主持一家小报,但我们的报纸一直以来都不太合群,因为没把那些概念搞清楚,没少在各类评奖、评价中吃亏。现在要一个外行来为内行做序,显然不妥。二,我一直以为,为人做序者,都是宿儒名家、位高权重者,再不济,也要活得老一点。现在我既无话语权,白头发又没几根,施兄做此邀约,着实为难在下。三,天寒地冻,年关将至,我想得最多的是如何猫冬睡懒觉,《水乡听潮》几十万字,光是翻一遍,我也要几个晚上不得安宁。何况这几年,随着涵江广电新闻中心“垂直管理”,我对国龙和他同事们从事的工作已知之甚少。国龙想的,做的,经历的,他的悲喜苦乐,我一点都不了解。这般陌生隔阻,序言之“言”从何谈起?

我极力推辞。国龙极力坚持。我答应了。在彼此努力试图说服对方的几分钟里,我突然想起了七八年前,他和许海生几个造访我家的情景。我的心底有了难言的苦涩和感慨。这种无法言说的心绪让我知耻近勇,逆流而上,接受了一生中第一次为人做序这么光彩、隆重乃至辉煌的任务。

七八年前,我记不起具体的年份,郭宝程先生主持涵江广播电视新闻中心,融电视、广播、文字报道于一体,开县区新闻创新之先河,并在区委区政府重视支持下,向全市广发英雄贴招贤纳才。我记得是夏天——夏天一般是招考的合适季节——施国龙、许海生等一批刚刚从省委党校修得本科文凭的生猛青年才俊,纷纷提前潜入涵江,他们以为我是“内部”的人,能够从我那里获得某些“绝密信息”,用于指导他们即将参加的记者考试。其时我人虽在宣传部门任小股长,看起来有点“内部”,其实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无从获得。而像招记者那样的考试,即便是事先获得内部信息,又有什么作用?我不记得自己当时跟国龙他们胡诌了些什么,可能更多的还是文学那无用的伎俩和徒增他们烦恼的文人情绪。那场考试经历了三关,最后从56人选了7人,施国龙那批党校同班同学居然占了3席。实在是了不起,我当时暗暗替他们喝彩,我甚至后怕,如果我不是捷足先登,可能会被那批人狙击合围,打得落花流水。人生往往是这样,所谓位子、机遇,无非是各自的幸运指数多寡罢了。

最初的关于施国龙的印象,现在几乎无从忆起。我倒是非常清晰地记得,从他们各自提供的各种各样佐证个人才华的资料中看,施国龙当时明显已是个中翘楚,他当时已能把理论文章发表在省委党校的学报,而散文已经几次登上了《福建日报》的“武夷山下”副刊。

考试公平,题目设置科学,施国龙没有被埋没,他多年对个人命运的改变愿望终于在那个夏天实现了。在描述这一段陈年旧事时,我的文字有了一些亮色。是的,我为他,他们的这种改变而由衷高兴。和他们一样,我有过与之相似的乡村生活经历,其中的压抑、憋屈、困惑、不甘、沉痛,非亲历者不能体会。从本书所附的作者简历中我们可以窥见,自回到海岛担任小学教师的那一天起,施国龙没有一天安静过,他一直在通过命运留给他的一点点空隙,向外拼命延伸自己生长的触须,一点点,一年年,终于摆脱了原来的困境,跃入了起码从外表看来远如过去惬意的新单位。中间,他所经受的各种不公的鞭打、欺辱,恐怕在日后都会让他夜半惊心。我很清楚地记得许海生曾经跟我说过,当年为了获得参加省委党校入学考试的报名资格,他饱受了屈辱和磨难。这样的经历,让我想起这批乡村秀才们,可能是那个年代的真正的弱者。

好在我们的城市有着他旺盛的生长欲望和能力,各级机构、单位日新月异变化的同时,也为广大的乡村文学爱好者,为拥有一技之长的各类才俊,提供了搏击才华的机会。应该感谢许培元(原《湄洲日报》总编,此公当年从全市各个旮旯里挖出的人才可以装备半个市作家协会)、郭宝程(原涵江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涵江区广电新闻中心主任,虽然只有7个的遴选名额,但这7个人后来的业绩和德行证明了他的不凡眼力)、杨金远(《莆田侨乡时报》总编,莆田青年作家,大半年轻时得过他的恩惠,至今他主持的报纸还养着几十名“原文学爱好者”),正是这几位真正拥有创业雄心的有识之士,为施国龙们提供了从命运的烂泥潭中一跃而起、迈上显示个人才能新舞台的良机。“改行”,曾经是一个多么让莆田青年人热血沸腾的词语啊!何况是把工作跟自己原来的爱好连接在了一起!

国龙来了涵江,但他很快就淡出了我视野。基层新闻通讯工作的艰辛,妻小尾随而来的新生活压力,我自己狡兔三窟的逃遁本领,让我和他平日里的交往渐渐稀少。但是经常不提防地,他会从哪个旮旯钻出来,告诉我,他又在哪里哪里发了个散文、杂文;他的孩子在涵江入了学,已经高中了;他在新涵大街桥那边买了房子,不是很贵,但当时还好及时出手,要不现在房价这么贵恐怕一家人要流落街头了。等等。让我倍感温暖的是,好几次,我下班回家经过新区邮局时,不是他就是林双喜,他们都好像等在那边似的,手里举着本墨香扑鼻的《收获》或《十月》《散文》,兴高采烈地说着,我又来买文学杂志了,这期不错!每回遇见他们这么说,我总是非常惭愧,文学之梦,他们比我做得更漫长啊。

基层新闻采写工作,是非常艰难的,我无数次地瞥见施国龙拎个小摄象机,站在公交车站候车,他的神情多少有些仓皇,有些落魄。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每一次看见国龙,他都穿着西装,绑着领带。我没有问他是不是要求记者必须着正装,我总是问,穿这么少,冷不?他总是潇洒地说,不冷不冷。我才恍然想起,他从海岛来,城里的这点风在他微不足道,恐怕连汗水都吹不干。

而显然,这些年,施国龙没少为这座城市流过汗水,这本通讯散文集的头三部分,正是施国龙进城、进入记者这个行当以来的工作业绩的集中记录。其中“三江弄潮”关乎事,“民生写意”描摹人,“世象洞察”扫瞄社会。人世有浮沉,河光照影子,读者中与那些人事有牵挂的,自会从中拾得记忆的线索,而我们,有事无事翻阅此书,也可籍此浏览城乡变迁、世事沧桑。

书的后两节,国龙留给了自己。“观海拾贝”表达了文化人的热心热忱和敏感敏锐,有担当,有忧思,有情绪的低回,也有激愤的怒吼。“湄屿情思”最为柔软,碧波明月,乡情依依,其中以家、母亲、怀旧为题材的几篇最为动人。《母亲的番薯煎饼》让人伤感。“参加工作后,我也追求过现代浪漫:豪华舞厅、咖啡馆、麦当劳、周末沙龙或是沙滩野营。现代化的口味,伴随了我好几年。在不久前的一次聚餐中,有一道‘农家精品’特色菜——地瓜煎饼,做工考究,色泽艳丽,清香袭人,而我的筷子竟然夹不起它来……母亲的影子竟飘然而至。”如此真情涌动的细节,是这本书中最宝贵的地方。如果国龙愿意,我期待他以后能有更多的这方面的奉献。

国龙说,他的书接近发排,他希望年前能把这本书当做礼物给朋友和家人拜年。我呼应了他的诚意,比原来约定的一周提前五天,赶写了这些文字。如果这些文字违背了序言的文体要求,乞求读者见谅。非我不为,实不知如何为。

                                                                  2008119

                                                                           丁亥年腊月十二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