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可能六人新演义小说】存档/ 庄文卿评《新侠客传》  

2007-09-19 20:29:44|  分类: 文化档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侠”的隐遁,“人”的复萌

          ——评《新侠客传·贞元年间的隐秘镜子》

                         庄文卿

 

对历史和传说进行“故事新编”式改造的文学艺术作品并不鲜见,但真正意义上的“故事新编”应当能营构独异于他人的文本环境和想象空间,同时在其间挖掘、抽绎出别样的意义内涵,并从文化的角度形成对历史和传说新的价值体认方式,使这种方式在受众中引发情与理的共鸣。唯有如此,才可能显出其深刻和凝重,也才可能使创作者真正的拥有卓尔不群的创作个性。杨雪帆、黎晗、麦冬新近创作的具有某种探索倾向的作品《新侠客传·贞元年间的隐秘境子》似乎可以成为这种创作境界的文本代言。

三位作者在作品中试图将历史和传说中的侠客故事演化为某种“可能”的状态。当然,这种“可能”的状态描述并不简单等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历史虚构故事,而是包含着作者极其个人化的生命体验和文学要求。他们努力在营构文本的过程中寻觅各自心中“隐秘的镜子”,借此将既定言说对象的各种“可能”的状态映照出来。虽然他们在行文过程中多有令人忍俊不禁的戏谑表述,但却因内涵的深刻多少使人笑得不太自在。如此一来,就很容易带给读者阅读上的双重审美感受,即既有因文本言说表象的新奇而产生的愉悦感,又有因作品结构深层的凝重而引发的滞涩感。这种审美上的复杂而全新的体验使人难免会进一步产生如是感受:原来历史传说中的故事还可以这样被描述叙写,侠客们的生活方式和内在情感取向实际上与常人无异。他们并不像想象和传说中的那样洒脱俊逸、豪情盖天,而且无牵无挂。他们同样也有七情六欲、他们也要为稻粱谋,并且在某些时候还要屈己从人,忍辱偷生;他们是充满矛盾的,有时候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稚拙可爱的一面,有时候却冷得像一块冰。可以说,他们脸上的侠客面具已经被作者剥离,呈现出原来的面貌,他们已经不再神秘得遥不可及;相反的,他们是清晰可感,很有亲和力的。聂隐娘、荆轲、欧阳春、要离等一个个鲜活的面容跃然于纸上,浮现于我们的审美视野之中。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这些人物在特定环境中的“可能”行为获得某种情理认同,就好比文本中的一面“隐秘的镜子”,为接受者探寻自己的幽微心曲和灵魂悸动提供了合适的介质。在这面“隐秘的镜子”里,我们可以对其中多样的文本景观作洞幽烛微的观照。在这里,既显示了作者对“侠”的自我化体认,又包含了其对侠义精神消解,还展现了侠客们有悖于侠道的行为和他们心灵深处的困境。同时,这些文本景观交织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共同的创作指向:即“侠”的隐遁,“人”的复萌。窃以为,这应该是整部作品一以贯之的核心理念。正因为有这种鲜明的指向,加之作者在文本营构过程中苦心孤诣于语言表层的魅力展示,并着意创造奇特、浪漫、怪诞、神秘的格调,使得作品显现出不可抗拒的迷人外观,前述的创作境界也藉此获得一定程度的体现。

具体来看,三位作者对前述创作基本指向的把握首先体现在对笔下侠客身份焦虑的描述。这种焦灼不安之感如同梦魇一般始终缠绕、困惑着本应洒脱不羁的侠客们。因为他们是侠客,所以作为侠客的潜在规则时时限制着他们。他们必须好任侠、重然诺,冷酷无情,不授人以权柄。不论是男侠、女侠、老侠、少侠,均不能例外。但是他们毕竟也是血肉之躯,首先是人,之后才是侠,然而一切已经不容他们选择。就比如杨雪帆笔下的聂隐娘,她自小养在深闺,行动受到诸多限制,后蒙高人指点,成了一位身怀绝技的女侠。正常的人性舒张她也有,但女侠客的既定身份使她不得不以一副铁石心肠来应对世事,包括应对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感情。她的内心常常泛起波澜,在面对自己钟意的磨镜人,更是一度无法自持,然而她表现出来的始终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对于这一点,作品中多有体现,比如她对马捕快之死这一全城轰动的事件表现出出人意料的冷漠,好像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文中这样写道:“聂隐娘把脸扭向另一边,盯着走廊的砖墙,淡淡地说‘死总是冷酷的’。”又如,“像样的捕快,到这年龄便可以死了。”类似的例子在作品中俯拾即是。由此,我们不难看出,聂隐娘的身份焦虑被最大程度地内化和掩饰,但这无疑会使她更加痛苦和迷惑。同样的身份焦虑感也存在于杨先生笔下的男侠客荆轲身上。荆轲在杨雪帆的作品中本不具备侠客的资质,只是因为政治斗争的需要,使“身材瘦削、谈吐儒雅”的他成为侠客。随之而来的是侠客潜规则的束缚,使他陷入无法排遣的矛盾当中,最终赔上了自己的性命。文中这样描述他的身份焦虑:“他是这次行动的囚犯。作为一个剑客,他必须死在该死的地方,虽然他最强烈的渴望并不是成为曹沫和豫让。他本可以收拾细软,远走高飞,但他没有逃走。这不是一个剑客应该做的。”此外,黎晗在《皇家侍卫》中所塑造的欧阳春和麦冬在《去楚国杀一个人》中描绘的要离也有同样的焦虑和困惑,只不过表现方式有所差别罢了。

三位作者还将批判的矛头指向侠客们所信奉的侠义精神,对它进行质疑和消解。而实际上,作品中侠客们对自身身份的焦虑,也必然会顺其自然地导向对他们所履行的道义和责任产生不自觉的排斥。因为正是“侠”所包含的一切使他们走向了窘境或是悲剧。与此同时,对合乎时代又适宜自身的完美人性人情的追求似乎也可以视作是作者行文意旨的一部分。在《皇家侍卫》中,侠义精神完全被解构。最大最神秘的侠原来就是宋朝仁宗皇帝,所谓江湖,所谓侠义的标准是由他来定的,侠客们的活动空间也由他来圈定。无怪乎欧阳春在他面前展示的“变脸”绝活成了一出闹剧。而在《去楚国杀一个人》中,则连“侠”的影子都不见了,要离刺杀庆忌的行为本应充满血腥气,可作品带给人们的却是一种怪异的轻松。一言以蔽之,侠义精神已经在作者的文本营构过程中被完全颠覆。取而代之是一种别有韵味的奇趣和浪漫。富家小姐聂隐娘可以对一个磨镜子的穷光蛋暗生情愫,荆轲可以是一个具有诗人气质的杀手,他的翩翩风度甚至可以引起秦国王宫上下的连连喝彩。要离和庆忌这对生死冤家可以把酒言欢。一种揉和了浪漫情调,戏说色彩的脉脉温情如同溪流一般洗去了“侠”的印迹,把“人”原本应有的真面目,真性情呈现出来。

除此之外,这部《新侠客传》的个性化语言也应成为我们的关注点。很显然,作者在语言运用上是有所追求的。而从某种意义上说,此作受欢迎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它极具视觉新鲜感的语言。当然,作者的追求绝不仅限于此,在他们这里,语言的功用绝不仅仅停留在一般意义上的描述语言层面上,而是对自身艺术性和创新性的阐释和说明,是作者所要表达的某种“可能”性的承载,更是作者创作旨归的一种显现。换言之,语言已经和作者探寻心灵“隐秘的镜子”的初衷密切地结合在一起。也正是借用这种具有独异性的语言,最大限度地获得消解“侠”、彰显“人“的目的。缘于此,作者在行文中将古今语言有意错置交迭起来,让它们间或出现,时而是庄严典重的文言表达,时而是俗不可耐的市井粗话,时而又是略显冗长的欧化书面语。同时,作者还使人物的身份与他们的语言发生错位。这种叙述语言在作品中的疏离和分裂所造成的视觉反差感是比较强烈的。有的时候甚至给人以荒诞不经之感。比如《去楚国杀一个人》中用这样的的语言来描写侠客要离:“他不是王子,不是将军,也不是杀猪的,他是一位杀狗的。这没什么,问题是他觉得自己也活得像一条狗。”又如《皇家侍卫》描述包拯时写道:“……对欧阳春又是牵手又是摸头,嘘寒问暖,东拉西扯的,甚是热忱。”类似的例子很多,不一而足。然而,仅此简单两例就可以看出,这种语言的解构意味是很浓的。当然,对作品语言的关注还可以更进一步,因为不论是它是出自杨雪帆、黎晗或是麦冬,我们都可以透过他们奇异的语言,看出在这种语言的内部,已经漫溢流动着他们作为创作主体丰富的感受,鲜明的个性,以及某种内在的精神张力。如果说,作者表现“侠”的隐遁,“人”的复萌的创作主旨是为了显示寻找一面“隐秘的镜子”的欲求,那么,他们对作品语言的经营和打磨则是在体验寻觅隐秘心灵之镜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三位作者已经非常轻松自如地将各自心中的幽微心曲借历史和传说中的侠义故事作为躯壳,转化为种种“可能”性状态显现出来,也同时将自己同他人完全区别开来。

在作品的格调方面,《新侠客传》同样表现出别样的风致。格调的差异显示出作者对于创作主旨不同向度的反映。在杨雪帆的《贞元年间的隐秘镜子》中,展现出来的是一种沉郁阴冷的格调,表述上也极尽柔化细化。而其它三部作品则共同呈现出某种戏拟化、荒诞化的格调。

(作者系福建师大文学院2002级中国现当代文学硕士研究生 )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