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流水围庄》存档/薛祖清的书评  

2007-09-16 19:52:41|  分类: 流水围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缘秋曾系  暗香轻留

——评黎晗的散文集《流水围庄

薛祖清

指尖翻过黎晗的散文集子《流水围庄》,匆匆的掠影里拂来的当是缕缕青草味儿混着花的香,那是一许久违的来自天地物华的清香。伴着这旧时清香一刻,心境袅绕,成了一杯清茶,阴韵氤氲,似为秋香。夏花绚烂,秋叶静美,一花一叶里弥漫的记忆在这文字的天地里慢慢地舒张开来,在思维的空茫里澎湃。阅者心知文字下迫近前来的将是一片易感而又幽阔的世界,启封的种种情绪将徜徉在文字里,起舞弄影于时光的叉口,伤感却又美丽着。

黎晗是个喜欢思想的作家,在他看世界的眼瞳里,伴着岁月经年的求索,包裹不住的心灵、思想、气质也必然会在这疏朗有致的散文中流露出来。读他的这些散文如文有引“骑马穿过了几多个村庄”,“风从几多座山头吹来”,披拂抚弄,心绪飘渺,更让阅者自留于“水在玄想中流,而我远离了自己……”的冥想中,着见其诚于布设大巧不求于技,大音不期于声的自然状态,寻求的是自然流淌之妙。黎晗自言这多受废名影响,而周作人曾将废名的文章喻之为水,喻之为风,认为其文:“好像是一道流水,大约总是向东去朝宗了海,它流过的地方,凡有什么汉港弯曲,总得灌注潆洄一番,有什么岩石水草,总要披拂抚弄一下子,再往前走去。再往前去,这都不是它的行程的主脑,但除去了这些,也就别无行程了。”

在黎晗的字里行间也似可见这一屏风,一捧水的脉动,风在云头尽兴撕着,野溪奔流乱花飞絮,一任天然的写出了生活的欢欣和苦涩,静温和无奈。眼前的景物常被调弄的易感而多情,天上流云,枝头绿叶,地上小草,林间鸟啼,顺手拈来都是文字,这些看似不经意的话语,咀嚼并表现着身边的悲欢,沉潜着心底的思绪翻腾。乡村、花鸟虫鱼、野花、草色烟光残照本就是他偏爱的写题,这些易感而不变的脉动,表现了他对这些平凡花草的特殊感兴,那是一种执着,执着于一份典雅、温馨,一种坚实的甚至抗争的生命力。显见得出,黎晗是个注重细节的写者,以细腻而挥洒的笔法描绘这些带有浓重主观感情色彩的自然时,努力用心感受着自然物象的内在气韵,实与虚的契合中弥漫着水墨山水般的朴拙朦胧。如“全哑着的绿”“夕阳终于跌下山那边去”“春天错了眼,那柳叶就是水草,一剪一剪,逐水而漾,去了又回来”“音乐扑面而来,……从冷冬的夜里逼出点什么来……泄出来的……灯影”。西有谚语:天使在想像里,魔鬼在细节里。这样将真情意绪溶进自然物象之中时,细节与想象共融,给人带来更多的是精神的宁静和心灵的快意。

无庸置疑我们的此在其实一无所有,此在的我们所拥有的只是永远在流失的瞬间,只能凭借过去的记忆,回溯追思。黎晗也在笔下寻找着那已然“丢失的七分钟”,他行走在路上,点滴印象却存留于心,在这寻找中留下了一个个或感伤或温情的故事,如《岁兄》、《筝》、《随风飘散》、《台风记忆》、《听城南瘦子唱歌去》等,也许这些回忆性的文字也只是一种直觉性的内在绵延,带着几分厚积与薄发,但各种可能的形式里展现的确是必然的现实,众生驳杂,纷至沓来。在这些文字的背后我们还可以觉察到我们曾经经历的、甚至现在正在经历的冲突和不安、挤压和蜕变,在我们的生命各处引起共鸣。回忆往事,追忆旧人,大都关乎常人状态,乡邻景况,从中也可以看出黎晗对民间场景的迷恋,他绝不是远远待在那儿,无动于衷的样子,而是把哝哝的情絮再现于字里行间。他善于捕捉场面和情景,从日常生活中选取不为人注意的场景,鲜少空洞的表情达意,遂有恰到好处的雅淡。如《涵二中门口有澡堂》、《夜里带草帽的人们》使得那些琐碎的事物,一些兴发的感觉,归拢到文字中得到了生发,微小的生命被提炼出充盈其间的强大与伟力。最能打动人的还在于一些不事雕琢的真情旧事的倾诉如《筝》、《野桔子开花黄又黄》,粗粝世道的仿写如《夜里戴草帽的人们》,这些都是从他自己生活经历,世事人情中拾拈而出的,这过程中有絮语,有呼喊,悠缓的节奏中蓄积着激情。同时一些司空见惯的话语,在他灵动的笔端也时有新见地的凸显,如《白纸上的黑字》,一些生活中思想碎片,臆想轶事,一经摄入魔幻包裹,进去,再出来,竟成就了“字是有生命”的传说,在凸现的白纸与黑字的单调色调中自有一种宿命般的东西让人惊心,透着一股哲思,所写感受,自出机杼。

黎晗的散文风格多样,情真意切让人跃然。尤为特出的是这戛戛独造的《流水围庄》,左逝水,右凋年,摆出了一道疏离而又飘逸的围庄旧影,凝固的,流动的,忘却的人生,锁定了围庄自身长久的静默。悠悠采撷的记忆片石,却唤醒了这似水流长的感伤和字里行间的追忆。在他的文字中能感受到一股股生涓涓细流,平缓、波澜不惊,流淌成一个个平行的生命章节。这些生命确曾在这闪耀过,失踪的紫良、秋天去河边垂钓的陌生人、瘸子玉燕、移香姨奶奶和姨丈公,或悲或喜,不存在轰轰烈烈,但却也曾执着过,并非虚度并非蹉跎并非晃游而过,也并非只是为了从消失中把他们拯救出来,确证那部分生命真正的存在过,而以一幅水墨烟云勾画出他们生命的本真,就着一份熟悉一份亲切。他们就在作者的心里,在读者的眼前,阅者看到了纯朴的情感,看到了自足的人生,看到了顽强的生命。流水的围庄就这样印叠着生命的影迹,并不沉厚,并不绰约,却这般美丽。那河湾,烟光,一草一木,所有的细节,散漫的记忆断片,都流动着情感,呈现着纠缠心底的那些朦胧模糊或被时间埋没的感觉,弥漫着迷离恍惚的氛围。

先时他的笔下描写性的文字比较多,描述着乡村的自然生态,后来显见的少了,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深邃,思想性的文字多了,更多的表现人对城市生活的融入和调和,指向更为深邃、复杂的内心世界。这些文字不再以技巧的娴熟,形容的生动,词汇的精美为目标,它的精魂是不加雕饰的人间世态的追索,为着读者,更是为着自身。如文以载道的《夜里带草帽的人们》,夜幕下的一群影子移动着,透着疲惫与孤单,我们可以从文字里捕捉他们内心无止息的起伏,同时也在这起伏中解读那份为了纷繁而疯烦后的一种淡然的静寂。没有刻意,不见雕琢,却逼近思想的质地、灵魂的本色和心像的原生态,小心而又精到地道出了底层民众生活的艰辛不易,弥漫着无奈和忙碌。意绪压抑的平静声音下面,激荡着深深的同情。“长途车,短程客”,大街上匆匆闪过的人群里,夜里带草帽的人们,匆匆,仍匆匆。也许每一个人都在奔流的间隙中寻找什么?也许,仅仅是为了做一个成功的过客,让人无奈亦无助。殊声合响,异翮同飞,黎晗的笔下,一篇篇小文如朵朵小花,乍开在文字里,真情贯注的《野桔子花开黄又黄》,思维舒展的《随风飘散》,思绵意长的《含笑》,笔墨空阔的《南歌》,情性率直的《郊区》、《呼喊芥蓝菜》,静气开阔的《秋香到》,旷达疏淡的《满地都是野花》,柔劲清和的《筝》,疏放清雅的《美丽的日本之我》,窗竹摇影,往事重现,品味着清净空虚里的感觉,那是对生命与自然交融的亲近,一切沉潜着、清澈着,自构一种自足的宁静。

一切缘秋曾系,那些移动的年华伴着这舒张的花叶,匆匆忙忙。抽枝展叶尽这最后一点残留,成就一杯茶,一杯永日醒眼的心茶,品出天地间一缕清气,一片清凉,去日无可挽驻,为只要暗香轻留。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