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流水围庄》存档/【中国独立阅读报告】的一段评述  

2007-09-14 16:12:03|  分类: 流水围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独立阅读报告】是同人电子杂志,每月一份,由写作、经济、思想、文史等领域的资深书评人针对最近出版的新书进行点评,倡导独立书评立场。订阅烦请发信至shrbooks@gmail.com

豆瓣地址:http://www.douban.com/group/duliyuedu/



报告0707/写作/《这个时代发表心灵已不多见》戴新伟/
记忆中的小说

……

记忆中的散文
对于文学而言,回忆不仅是形式,也可以是主题。就个人口味而言,我比较爱看一些回忆气质浓厚的文学作品,其真实与虚妄的不可捉摸,我以为是文学作品最好玩、最有趣、最富魅力之处,同时也能显示作家功力的深浅与气魄的大小——往往,是作家本人与出生地的相互影响关系所决定。只是阅读当代人写的此类作品,必须忍受文体在散文与随笔之间的漂移——在汉语的语境下,散文与随笔的区别濒临混淆,所以在难以自觉自省的写作者那里,这种漂移幅度之大,大大影响了整部作品的气场和质量。

百花文艺出版社近年来力推青年作家的散文作品,魄力堪赞,不过恕我直言,这些散文书太多了——作者多,内容也多,乍一看去都成了个人地方史,尤其是某些旅游胜地的书,快成旅游指南了——但事实上呢,内容并没有多少让游客满意的地方。我之前读过的几本,涉及云南新疆(恕不透露书名),都是这种成色。至少,不是我希望的那种书——我希望的是,你能够告诉我,这片土地对于生长于此的你而言意味着什么?这个世界与你向往的世界有什么不同?它所给予你的幸福感与不满是什么?老实说,对于建筑的描绘,对于风土人情的陈述,读者我并不感兴趣(如果我对这些感兴趣,就不会读这种缺乏准确性的介绍,我会直接找旅游书。网上查更快)。

这样的写作,类似于叶芝所批评过的,不要把吃早餐的思绪当成诗!描述出生地,对于一位作家来讲,其实妨碍了朝更阔大走去,因为这只是一种半成品,真正的价值所在,是作家的磨练与吞吐,将真实放在虚构里。成为文学,而不是成为纪实。

最近读到的散文集《流水围庄》(百花文艺出版社,20075月版),是一位福建作家写的,围绕自己的生长之地围庄所写的散文,大概是篇幅较少,倒容易看到一些思辩色彩。但其中一些趣味性的东西,又很让人把它跟比如车前子的《茶饭思》(上海远东出版社,20073月版)那种散文归到一起。这个月我读到的最好的散文集应该是陈染的《谁掠夺了我们的脸》(作家出版社20075月版),看了有位朋友的书评,我立刻想读,因为他引用了作者的一句话:我多么渴求生活里温情深挚活生生的东西!我读了这本书,按照行规,应该从陈染的作品或者从当代作家(散文家)来批评,但我觉得有这么一句就够了,现在的散文集里普遍缺乏这么一种自省精神,缺乏直接的、直抒胸臆的表达方式。作者称此书为僻居笔记,记的都是生活中的琐事,包括回忆——第一辑我与我后面几篇其实是自传了,也包括作者与家人与社会的关系——倒是可以从那种隐然的紧张里看出一种态度,作者对自己性格的公布,也指出了独自思考的必然。相对于生活中普遍的汲汲然,反映在文学中的消极、疑问这种不合作态度更值得赞赏。诚然,这部书简直有博客的模样,短章居多,但并没有流于记流水账,除了个别篇章过于私人化之外,第三辑我与心写得非常好,没有趣味,没有寄托,没有鸡汤,但作者个人的困境,却多少唤起读者的感同身受,尤其是这些描述又自然又深刻。

我以为,也正是这些篇章,决定了这部书的价值,它的确体现了混淆在真实与虚妄之间的文学魅力。散文和随笔两种文体是个有意思的话题(即使在西方语境下恐怕也是如此),在中外各种文学理论对于文学类型的划分上,中国的散文是被拨得最踉跄的一个,但我赞同王安忆对散文的看法:

散文不是一种可以经常写,源源不断写的东西。因为散文是直接书写与我们生命有关的感情,生命有多么有限,感情也就有多么有限。(见《王安忆读书笔记》,新星出版社20071月版)

几乎可以说,这个看法有着明确的指引性。《谁掠夺了我们的脸》体现了散文的直接书写,体现了感情的锐度,体现了难以描述的精神困境,尽管,依附于当代散文身上的感时伤怀花鸟鱼虫之乐的风气还需要更多的人去剔除。关于散文和随笔的话题,如果用最近两套重版书来做一个简单的划分也挺有趣:光明日报出版社20074月重版的西风译丛,像托马斯布朗的《瓮葬》、博尔赫斯和索伦蒂诺的访谈《博尔赫斯七夕谈》,都是标准的随笔作品,而像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5月重版的诗与思文丛,像布罗茨基的《文明的孩子》则是标准的散文作品,尤其是阿兰的《幸福散论》——这本书据说重版没有出,我在香港旧书店拣了一本旧版,读了只有一个感觉:散文是这样写的;内心不是口水那样发表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