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8月16日见梅雨师  

2007-08-17 11:10:49|  分类: 浮想联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午时就想,星期四了,后天就同学聚会,总不能等那时节见到老师来,心里愧疚到处躲吧?

下午一上班就打梅老师的手机,老师先是劝说:下雨,你忙,就不来了吧?我态度坚决。老师同意了,说了她家的地址。我说我是路盲,一点印象都没有。老师约了个著名的地点:荔枝公园,你到公园大门口给我电话。

很快就到荔枝公园。打了老师的手机。眼睛四处逡巡着。一会儿,猛地看见马路斜对面,老师匆匆赶路的身影。

我拎起水果,快步穿越马路向她走去。

老师的背有些驼了,两鬓跳跃的霜发清晰可见。后来在她家聊天时,我斗胆问:老师,其实你没大我们多少啊。老师在我们毕业20年之后,终于透露了她的年龄:她就大我们五岁。那一年,她接手我们文科班时师大刚毕业。她是大学毕业第一年就担任我们的班主任的。听到这里,我暗自心酸:没有一个同学知道,那一届我们考得那么差,我们走了以后,我们年轻的班主任,她如何承受这个班的失败?我是当真当过好几年中学老师的,中学校园冷酷的生态,尖酸的语境,促狭的眼界,他们对待一个新手的失败,会是怎样的一种态度……何况是号称文献名邦的莆田的第一中学……我们个体的失败,经由各自20年的磨砺,大多找回了当年失落的尊严,虽说至今没有一个谁很辉煌,但也没哪一个谁很落魄:毕竟是莆田一中的毕业生,毕竟当年是经过初考、中考两次遴选出来的“骄子”。可是有一天我偶然想起这个班级、这批同学时,却突然想到:当年由于我们的失败带给老师的第一次失败,后来她靠什么来挽救?我不忍心问老师,她此后是否还当过班主任,还教过毕业班,她以后带的学生,是不是比我们争气,比我们懂事,不像我们那样,给她添了那么多烦恼,然后谁都装做是受害者,都只听见自己的呻吟,而完全忘记了老师的一声湮没在岁月深处的叹息……

如今,不惟老师,就是我们自己,都已年届不惑,思前想后,真的是有了“却道天凉好个秋”的隐痛和无奈……“却道天凉好个秋”,一句俗透的老话,楞是我这样对辞章最讲究的所谓作家,也无法找到更好的语句来替换它描摹此一刻的心情、心绪和心境了……

这一日,其实天未凉,只是预报中的台风带了酷夏中罕见的凉意。

老师说,前几天我们一家去黄山,我公公说有学生来访,说是学生要聚会来请老师,也不知道是哪一届的。

老师说,小孩今年高考没考好,原来班上一直第一名的,这次才考590多,她向往的北京去不了,就上了厦门大学法语系。小孩心情不好,所以不肯出来见叔叔。

老师还说,小孩其实文科非常出色的,文章也写得好,我让她以后多向你这作家请教。

老师还说了什么?说了这几年她身体不好,她的夫君薛老师没少费心照料妻小。

“这下好,小孩一走,也要让薛老师歇一口气了。我自己还是能照顾好自己的。”说到这老师一下子好像松了一口气……

老师还说了很多,我没记住,中间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走神了。

告别老师一家下楼梯的时候,刚好老班级的团委书记国清打来手机问,好像台风来头不小,我们周末还聚不?

“聚个鸟!”我没好气地喊道。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