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黎晗围庄

一个人在小地方写作

 
 
 

日志

 
 
关于我

黎晗,1969年生,福建莆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专注于小说写作,结集出版有散文集《流水围庄》、小说集《朱红与深蓝》。 电子信箱/dna1969@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林霆华鹏两兄评说老朽的散文  

2007-08-13 18:30:16|  分类: 文学现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一中午没睡着因为风到处乱叫乱拍乱打着什么因为读了红楼梦》。因为心里空空的好像什么人在远方呼唤着。有谁会在远方呼唤我?凭空想出的幻觉而已

    到办公室没有一点上班的念头。其实当真上起班来,又有什么好上的?

    看着桌上几本签好名章的流水围庄》,突然觉得陌生,觉得空,觉得没有一点的意义。这是我的第二本书,第一本是和“可能六人”合作的“新演义小说”丛书。个人的选集,《流水围庄》算是第一本。20年,青春飘忽,就这一本,自己看了都没劲。

懒懒地打开电脑看见了天津的林霆和福州的华鹏发来的电邮两个朋友都说了我的散文林霆是天津师大学的老师因担任2006年中国年度短篇小说编辑选了我的《智能梯子》而结识林霆的信写得温暖粘下几句来存个念黎先生你的散文真的是灵动、跳跃,丰富而有精湛,有你小说的风格,那种想象力令人难忘,我很喜欢对了,你还没送我你的散文集呢,我要有签名的哦。南方的植物太漂亮了,如果我愿意住在南方也是因为那里的植物,还有水果。浇花要花掉这么多时间(指我的信中提到,“我每天要用一个小时时间来浇花”—黎晗注),看来你的花园不小,植物也很壮硕。我家里的橡皮树养得细细瘦瘦,被从漳州来的朋友大肆嘲笑,没有办法呀,北方就是这样干燥,但是在潮湿的地方呆久了,会很怀念这种干燥,还有高高直直的白杨树。很想看到你的花园照片。

华鹏的文章不短,全文复制如下。

开了这个博没一个朋友知道好像在偷偷干什么似的待会就把博客地址粘下来给上面两位老友。(2007.8.12)

 

 

   

 

 

 

 

黎晗和他的围庄

——读《流水围庄》

 

石华鹏

 

把黎晗的文集《流水围庄》当散文来读是一个错误,或至少是一个偏狭的做法。

当我们脑海中漂浮着散文的条条框框,去读《流水围庄》里的那些文字的时候,我们无法看到那些表面看起来独立的篇章,它们的核其实是紧密地团结在一起的,紧密地构成了一个世界,即一个人与一个村庄的世界。如果从散文的角度来考察《流水围庄》,一篇篇来分析它的艺术特色、情感基调,是无法抓住这些文字在整体上所呈现出来的一种美感、一种进入事物内部的力量的。

无数平庸的散文已经将散文变成了一种没有出息的文体。小说借助一张虚构的嘴说出的世界的真实,远远超过了散文,尽管散文长着一副真实——真人、真事、真情——的面孔,说出的却是满嘴的虚伪和虚假。

所以,把《流水围庄》当一部小说,或者一部个人心灵自传来读更合适。

那个叫围庄的村子和涵江的小城像一个巨大的舞台,被黎晗打扮得花枝招展、宽阔亮敞,“我”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一个个粉墨登场,表演自己的故事,尽管故事不那么连贯,表演也不那么规矩,他们尽兴而来尽兴而去,但他们的对话清晰嘹亮、表情丰富多彩,他们的喜怒哀乐像玻璃一样透明。其实,这些人就是一个人——作者自己,黎晗也毫不隐瞒这一点,因为他要做的,是用真实来虚构另一个自己,以及那个叫围庄的村子和涵江的小城。

在这部书里,黎晗和他的文字最大的优点是:诚实。一个三岁小孩的诚实和一个作家的诚实是一样的吗?不是。三岁小孩的诚实是没被污染的、不知虚伪的诚实,而一个作家的诚实,是要突破虚伪和虚假围攻的诚实。人们千言万语地写,是要表白什么和寻找什么,而诚实是通往这些终点的唯一路径。文字回报给诚实这种文学品质的直接酬谢是作家内心的敞开,敞开之后才有文字的发现和抵达。

黎晗在《流水围庄》里究竟敞开了什么?发现了什么?

我很喜欢这本书里第一辑“呼喊芥蓝菜”里边的文字。这些文字远离了波澜不惊的温情,也没陷入回忆的乌托邦幻影,它们像一个诚实的孩子,对生活不是想说出点什么真相,就是想质问点为什么,那些被我们像蚂蚁一般忽视的生活中的人物和细节,偶尔闪念的一个念头——比如夜间戴草帽的人、一个澡堂的告示以及一条新大街的诞生一次婚礼上的演讲等等,被这些不会撒谎的文字不停地放大,放大,最终引人们的注意。

《师傅,请把刀磨得快一些》是其中的代表作。一天早上起来我对妻子说我要去剃个光头,妻子先是有些麻木地应允,继尔又神经质地骂我是不是疯了。这种结果是我没料到的,我的本意是,我要从一个“光头”开始,把昨夜的一场噩梦说给她听,渴望从最亲近的人那里获得一点安慰。整个上午我都陷入光头的冥想和矛盾中,我走向那个我常光顾的理发店,我的愿望还是在剃刀边缘死去了。不过梦境里边不幸还是发生了,我在医院里被一群陌生人剃光了头,因为就在我出理发店不远,我的脑袋被街边树上掉下的一颗清涩的芒果击穿了。

这桩事件,已经超出了想象的边界,如果说文学的本质是接近神祗的话,那这些文字是否已经接近神祗了呢?或许。在对现实诚实的叙述中,黎晗有意思地表达了他对生活以及现实的质问:“生活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脆弱,以至连一句俏皮话、一声空洞的诉说都会吓得它一大跳了?”

类似的质问在《流水围庄》中一直存在,正是这种存在,使这些有人物、有故事、有细节、有发现的文字与散文划清了界限,避免了滑入平庸的千言万语中。

这是一本远离了廉价的抒情的书,它的敞开和发现,其实是对一个人一个村庄一个小城变迁的诚实的记录,在变迁中失落的东西,就是我们所有人借助文字去寻找的东西。从这一点上说,尽管黎晗和他的《流水围庄》是属于他个人的叙述,但我们每一个打开这本书的人,看到的却是我们自己和自己的围庄,这是诚实出色的文字所拥有的力量。

 

                    (《流水围庄》  黎晗 著  百花文艺出版社    20075月版)

 

                               (通联:福州市黎明街11号《福建文学》杂志社 350025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